洞察者|续航不差还比特斯拉便宜 新能源车为何打动不了中国消费者?

李斌在蔚来汽车推广初期曾无奈的对媒体表示,大家不要再将其与特斯拉、小鹏等新势力企业去做比较了,“我们的对手是传统燃油车。”

文/腾讯汽车 张翠翠

在国内车企成为“中国特斯拉”之前,宁德时代就已经率先成为了全球“电池大王”,但这位王者最近开始焦虑了。

“不要我们基础设施都准备好了,让欧洲市场抢了先机。”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在第12届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上喊话中国新能源车企。

他的焦虑并非毫无缘由。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欧洲市场新能源汽车销量达到403322辆,同比增长52%,相比而言,中国市场销量降为全球第二,335184辆的销量同比下降44%。

此消彼长之间,中国新能源市场长久以来保持的“全球第一”位置已被易主。曾毓群甚至预测今年全年欧洲市场的整体销量也会超过中国。

更重要的一点是,今年上半年电池装机量宁德时代也被LG化学超越,落在了第二的位置,整体装机量下滑了28.1%,主要原因就是中国市场的“疲软”。

虽然受到补贴下滑和疫情双重叠加的外部环境影响,但不可否认的是,除了特斯拉之外,还没有一款“热销”新能源车型如此得到中国消费者的认可。

目前新能源汽车的技术还不够成熟,人们还是有里程焦虑,充电不方便,二手车不保值等诸多不满意的地方。究竟什么样的新能源汽车更符合中国用户的真正需求?新能源汽车产品该向何处走?已成为全行业共同关注的议题。

用户在焦虑什么?是续航还是充电便利性

“续航里程到了500公里车企就不应该再往上加了,用户日常使用500公里是够的,只有跑的时候实际里程远远跑不到,这个才会让大家心里没有底。”上汽集团技术中心副主任朱军认为真正让用户焦虑的是里程显示“不准”。

图注:广汽新能源总经理古惠南(左一)、威马汽车创始人、董事长、CEO沈晖(中)、上汽集团技术中心副主任朱军(右一)

同样,岚图汽车CEO兼CTO卢放也表示新能源汽车续航里程虽然是一个重要指标,但续航不能无限增大,更重要的是先把里程做“准”。

为此,作为新品牌的岚图汽车也在重点解决这一技术需求,能实时精准做到剩余电量和续航里程的用户告知,将极大降低用户的不安感。“平衡电池重量和续航里程之间的关系。这也是我们在未来设计当中应该考虑的问题。”

不过,广汽新能源总经理古惠南则认为充电便利性更重要。“我认为中国电动车的焦虑已不是续航,而是充电便利性的问题。即便我们推出1000公里续航的产品,有顾虑的人依然会担心,生怕回老家开不回来。这就是消费者对纯电动车的认知差异性。”

7月28日,广汽集团在科技日中发布应用硅材料的负极材料,可以使方形电芯的能量密度突破275Wh/kg,使得电动汽车续航里程突破1000km,第二日相关股票价格应声大涨。

不过,相比欧美地区家庭充电桩的高普及率,中国消费者确实存在“充电难”的困境,今年国家政策层面也在重点推换电、车电分离等多种模式的补能方式,而增程式的理想汽车、换电补能的蔚来汽车也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市场的认可。

为中国消费者“算一笔账”

除了续航焦虑之外,中国消费者也对价格更加敏感。多年以来,国内新能源车企试图以“用车成本低”来教育市场,但收效甚微。

朱军在谈到成本时,举了一个A级电动轿车与A级传统燃油车的成本案例。

目前,以一个续航里程500km的A级EV轿车的成本来看,电动化零件价格(7.7万)+整车价格(15万元,补贴之后)+TOC使用成本(4.1万元),五年10万公里的全部成本要达到26.8万。

同样的A级传统燃油车,整车价格(10万元)+TOC使用成本(8万元),五年10万公里的全部成本只有18万元,消费者当然还是会选择燃油车。

即便当电池成本下降30%、传统燃油车面对双积分压力产生的成本之后,这两个价格则变成新能源车22.2万元和燃油车19万元。

只有当车企与运营商采用车电分离的创新模式之下,消费者才有可能仅用10.1万元购买裸车,加上后续的电池租赁的费用,将整体成本降到燃油车之下。

图注: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

所以也难怪曾毓群预测,2025年电动汽车的成本才有可能实现与燃油车相当,才会实现“无补贴首购平价”。

但市场与排放压力不等人,此前在2017年4月,在由工信部、发改委、科技部联合发布的《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中,针对新能源汽车研发和推广应用提出的目标是“到2020年,新能源汽车年产销达到200万辆”,目前仅完成一半。

政策环境10年河东今年河西

此前,我国政策在新能源补贴方面力度空前,也迅速吸引了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的加入。不过,如今补贴的退坡与市场培育的速度出现断层,也让一部分车企叫苦不迭。

据上汽集团技术中心副主任朱军介绍,欧洲部分国家和地区的新能源补贴已经普遍比国内要高。“德国、法国、英国的政府补贴都比较高,像挪威居民用电不要钱,也有一些国家有路税优惠。“

他指出,欧洲二氧化碳排放量超标1克要罚95欧元,处罚非常重的。“欧洲的电动汽车的发展的氛围,在目前来看比中国要好。当然中国的产业链比较好。

目前上汽有一款纯电动名爵车型在欧洲市场上受到热捧,虽然续航里程仅有263公里,但“每个月可以在欧洲销售2000辆左右,在挪威,在荷兰,在英国,都是卖到当地市场的前三名。“

不过,威马汽车创始人、董事长、CEO沈晖还是更看好国内市场,“对于中国车企而言,讲求投资回报率肯定是在中国更好。”

图注:福耀玻璃集团董事长曹德旺

虽然在汽车行业政策的推动作用很大,但正如“玻璃大王”曹德旺所呼吁的,新能源车企不要靠政府,“等着补贴就是在等死”。

2020新能源车正式向燃油车“宣战”

李斌在蔚来汽车推广初期曾无奈的对媒体表示,大家不要再将其与特斯拉、小鹏等新势力企业去做比较了,“我们的对手是传统燃油车。”

如今这一论断仍然奏效,在今年尤甚。沈晖认为2020年是智能纯电动汽车可以向传统车开始挑战的一年。

“从用户端来讲,有了特斯拉这个网红大家对智能电动车有了广泛的认识;另外从供应链角度谈,电动汽车的电池成本在下降,而传统车受到排放压力成本在上升。”他认为,新能源车真正可以与传统车“同台竞争”了。

“今年新能源相关产业链才刚刚开始走向有竞争力或者说相对成熟,这对产业的推动绝对是非常大的。”古惠南认同这一看法。

目前,国内新能源汽车的年销量仅占整体汽车销量的2%左右,至于中国消费者需要怎样的新能源车型,或许当这一数字变成20%时,市场才会给出真正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