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探丨PGone糊了但演唱会卖了九成,他还有机会出来吗?

一个内地的嘻哈歌手,在香港举行演唱会,吸引了大批量来自内地的观众。舞台上的PG one、助演rapper和DJ全部来自东三省,他们说话时带着东北口音,演唱中又夹杂了大量的英文词汇,此时的九龙湾国际展贸中心汇星馆,像是一块杂糅的语言飞地,突兀的矗立在九龙半岛上。

腾讯新闻《娱探》

作者:邵登 编辑:柳星张

就在这场演唱会开演前的半个多月,网上依然没有确切的消息,有淘宝店主早早挂出预售信息,将票面价平均加价五百左右,粉丝可以提前在这里付费预订。

但直到演唱会开完,这个店家的销售记录仍显示为零,因为在距离演唱会还有两个星期时,官方消息来了,香港的票务网站快达票和内地的趣票网同时发售,演唱会开场前的半个月里,580、780、980元港币三种价位的3000个座位,共卖出了9成左右。

事后有粉丝向腾讯新闻《娱探》透露,他们一直在关注着这场演唱会,并且早已做好了抢票的准备。

“PGone不是糊了吗?为什么你们还会来采访?”《娱探》和演唱会现场的粉丝聊天时,对方提出了这样的疑问。

《娱探》的问题也差不多——他糊了,为什么你们会来看演唱会?

6月23日,这场名为“Wang Hao in Hong Kong 2019-Hello World”的演唱会在香港九龙湾国际展贸中心上演。无论现场的海报、粉丝的应援物,突出的都是“Wang Hao”(注:PGone本名王昊)这个名字,更为人熟知的“PGone”,几乎只是存在于粉丝的口中。

场馆里立着的海报上,歌手名字是“WANG-HAO”,而不是PGone

粉丝:

不在意票价,自费机酒赴港看演出不疯狂,包下尖沙咀电子屏应援才疯狂

距离演唱会开场还有差不多三个小时,九龙湾国际展贸中心三楼的汇星馆已经聚集了大批观众,人群以年轻女性为主,其中一部分统一穿着橘色T恤,另外一部分穿的是黑色,还有很多人的衣着并不统一,事后才知道,不管着装统一还是不统一,几乎所有粉丝穿的都是从PGone的网店里购买的其个人潮服品牌,这是PGone粉丝的应援方式。也有粉丝说,在淘宝店售卖自己的潮牌是PGone在这两年间的主要收入来源,于情于理,他们得支持。

现场粉丝们穿的衣服,多半是从PGone的网店里购买的

有一位胖胖的姑娘不知疲倦重复高喊:“有票的可以凭票来领取应援物啦”,每次喊声的间隔在三十秒左右,确保每个到场的观众都能接收到讯息。靠近她后,她更加热情:“你也喜欢我们家老公啊?”

应援物包括一个纸袋、一把扇子、一张纸质牌子,所有的文案、设计和制作并非演唱会官方的操作,而是由粉丝出人出钱出力制成。能看出他们确实花费不少心思,在这张“登机牌”上的始发站一栏标注着:2017,这是导致PGone被封杀的“那件事”发生的时间;中转站则是:2019,也就是当下首场大型巡演的举办年份;“到达站”一栏写着“未来”,粉丝对PGone的期待,看来绝不止于这一次巡演。

粉丝制作的应援牌

他们多数从内地赶来,也有少部分来自香港本地或台湾。内地粉丝中,大部分来自珠三角等临近地区,也有一些从全国各省市乘飞机或高铁赶来,这并非官方统计的结果,而是粉丝在观察了粉丝群里对这场演唱会的响应后大致估算出的结果。因为就连票务公司也没有数据给出这场演唱会购票者分布区域的画像。

现场的各种应援物,都来自粉丝

《娱探》在场馆的门口就碰到两位女孩,其中一位来自上海,叫做小话,另一位来自重庆,不愿透露她的名字。在这场演唱会之前她们没有见过面,双方因为都喜欢PGone而在网上认识,她们相约飞到香港,定了同一家酒店,迅速成为好友。

演唱会这天是周日,第二天,她们还要赶回各自的城市上班。

“我们没多大想法,能继续听他的歌就行。”

聊的更深入些,她们说,两人都不属于那种“疯狂”的粉丝,这种不疯狂的表现,包括但不限于:不加入任何粉丝群,不会为了偶像跟别人在网上对骂等等。这种不理智的粉丝的确存在,但并不是所有PGone的粉都是这样。

在她们看来,比较疯狂的方式,像是自费在香港人流密集的地方为偶像包下大屏,放出演唱会的海报应援,这次PGone的演唱会就有三块,其中一块位于著名的重庆大厦。但花费超过演唱会票价数倍的机票和住宿赶到香港来听这场演唱会,并不算疯狂。

香港知名的重庆大厦门前,出现了粉丝为PGone包下的应援电子屏

现场:

一个说东北话的嘻哈歌手,在广东话地区,给说普通话的粉丝表演

场馆内是另一番景象。

如果以为花了最高票价980元就可以坐在前排握手位,那显然失算了。现实情况是,内场中间靠后的区域也卖980,有人在入场后拿着票从最前排开始找起,越找越靠后,表情也是越来越疑惑。但多数人没有计较,还有人打趣:“可能这次是低价的票坐在最前面吧。”

事后我们问了一些粉丝,了解到其中的原委:很多铁粉是通过“站子”第一时间进行团购,他们快速拿下了全场最好的位置。根据购买的顺序,越晚买票的人位置越靠后。

现场还有些观众彼此交换了购票费用信息,票面上写着HKD980,通过香港快达票买票的观众,以港币980元拿下,通过内地票网购票的观众也花了980元,只不过是人民币,这之间的有着近130元人民币的价差。不过也没人对此表现出介意。

不管这里有多少PGone的疯狂粉丝,当演唱会开始后,现场一边倒的呈现出“疯狂”的情绪。

PGone即将登台,台下粉丝纷纷举起荧光棒挥舞

有不少歌手会在演唱会上抱怨粉丝的情绪难以调动,但也许那真的只是他们的音乐或抒情、或伤感,无法给予观众高亢的情绪,但在这里不会。演唱会开始前,热场rapper率先出现场,观众瞬时就到达了High点,随后,PGone登台,所有内场观众站起身来。

他在唱了两首歌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好久不见。”全场齐声高呼:“PGone!PGone!PGone!”

一个内地的嘻哈歌手,在香港举行演唱会,吸引了大批量来自内地的观众。舞台上的PGone、助演rapper和DJ全部来自东三省,他们说话时带着东北口音,演唱中又夹杂了大量的英文词汇,此时的九龙湾国际展贸中心汇星馆,像是一块杂糅的语言飞地,突兀的矗立在九龙半岛上。

在这场演唱会里共表演了22首歌,PGone参与演唱了其中的16首。其中有一半为近半年来的新歌。这些歌表达了他自“那件事”之后的心境,他感受到的“背叛”、“消沉”、“愤恨”、“无奈”:“这两年我是一沉到底,你们(粉丝)也不是不知道。”

演唱会上,PGone落泪感谢粉丝.jpg

PGone在演出间歇时说。他还说,“今天晚上我算是把这两年的能量都干出去了。”

演唱会进行到最后,PGone在舞台上哭了很久。

歌迷:

喜欢PGone音乐的真实、热血,不相信“那件事”是真的

在看PGone演出时,《娱探》身旁是一对情侣,和全场多数观众不一样,他们年龄稍大,从外表来看也更像是普通上班族。他们都在香港工作,女方是内地人,男方是本地人,在女方的带动下,男方跟着一起追了《中国有嘻哈》,随之接触了内地的嘻哈音乐。他算不上是PGone的粉丝,但同样认同PGone在说唱方面“很厉害”,他说,能够接受PGone的原因,是因为他的音乐“很洋气,和国际接轨,他的风格比较系统的传承了嘻哈音乐的源头,对于以前就听美国嘻哈的人是容易接受的。”

而他的女友虽然自小生活在内地,但对于内地嘻哈,在PGone火起来之前也是一无所知,直到看到这档节目,她才了解到内地有着这样的圈层,并迅速开始投入时间精力去追:“他们几乎完全是野生的,一群人把嘻哈做了起来,挺厉害的,也挺让人感动。”

PGone在《中国有嘻哈》的舞台上.jpg

粉丝橘子在演唱会后的电话采访里这样表达他喜欢上嘻哈的原因:“感觉他们是一群很真实的人,会诉说自己的感受。因为在生活里,我们一般人表达情绪的时候都很委婉,他们就会很直接,喜欢就是很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很走心的感觉,也让人感觉很热血。”

小话喜欢上PGone时还在美国读书,来看香港演唱会不是她第一次打飞的追PGone,被PGone在《中国有嘻哈》的60秒个人秀惊艳后,她成为他的死忠粉,PGone夺冠后去洛杉矶演出时,她专门从旧金山赶了过去,看到PGone的现场秀,她更是沉迷。

另一位粉丝的Susie也认同PGone是舞台型的歌手,“我觉得他的所有的歌曲,录音版甚至都没有现场版来得好。”但如今的这台演唱会也是他们能够看到的为数不多的PGone现场,“那件事”发生之后,PGone的歌曲被全网下架,其新作只能在公众号中发布,起初,PGone还时常通过直播与粉丝互动,“现在也越来越少了。”

就连这次巡演,除了下一站在加拿大定下来之外,其余场次还未确定。这一切,让粉丝对这场演唱会更是期待。

而多数粉丝们也都坚信,那件导致PGone被封杀的事件并不是真的,因为谁也没有看见,至今也没有任何“实锤”。橘子和Susie也都持这种观点。

如果这场演出到得早,在大厅里转一转,会发现男性观众比例奇低,入场后才发现,男观众并不少,只是不同于那些提前三个小时就到场守候、表现亢奋的女粉丝,他们多数在临近开场时才出现。

很容易就能看出这些男性观众的嘻哈属性,宽松T和球鞋几乎是标配,还有人带着棒球帽和长长的金属项链,着装上,他们和演出海报上“Wang Hao”达成了高度统一。

临近演唱会开场,男粉丝开始出现,他们的打扮是典型的嘻哈风

接受《娱探》采访的女粉丝都宣称自己是嘻哈及PGone的音乐粉,他们并不关注颜值、八卦,而PGone的男粉丝,往往对新晋的嘻哈女粉丝充满歧视,Susie就十分不忿的披露了嘻哈音乐粉丝圈的“仇女”心态。

在还没有《中国有嘻哈》这档节目时,嘻哈是真正属于亚文化圈层,在这个阶段进入的男性粉丝居多,而在节目之后,大量女性粉丝介入,原始的嘻哈粉丝认为,这些女粉丝带入了“饭圈”的不良习气,令这个圈子失去了原始的生猛和单纯。

粉丝寄语:

娱乐圈就不要碰了,专心做音乐就好

“饭圈”文化的介入,对于嘻哈音乐的发展显然是有价值的,一门小众的艺术想要突破圈层必须依靠大众粉丝的力量。

一名乐评人告诉《娱探》,在《中国有嘻哈》将嘻哈文化传播至大众圈层之前,纯正的嘻哈在国内一直处于地下,即便数百人的Livehouse演出也不见得很好卖票,而在节目走红之后,嘻哈音乐演出成为市场中的抢手货,甚至,在深圳出现了以嘻哈音乐为主题的火锅店,为当地的嘻哈乐手提供专门的驻演场所。

“事实上,嘻哈音乐早已普及了,《中国有嘻哈》的作用是将原本只存在于地下的纯正嘻哈和rapper介绍给大众,让这部分人有了出头的机会,而在他们之前,很多音乐人都在做这样的尝试,但都被有意无意的忽视掉了,包括吴亦凡、张艺兴、王嘉尔这类主流歌手,你去听他们的歌,嘻哈音乐绝对是其中最重要的元素。”

而嘻哈的普及,也确实改善了很多rapper的生活,从之前穷的叮当响,到很多rapper有机会参与综艺、代言、甚至拿到不错的商演费用,还有一些rapper试图进入主流,他们不仅在外形、社交网络的行为上更贴近主流价值观,就连歌词也愈发正能量了,显示了强大的求生欲。

让小话觉得最不甘的,是她觉得PGone本来有可能借着嘻哈兴起大势成为这个行业的最顶尖的rapper,在他夺冠后,商业和演出资源上也确实呈现出了这种趋势,但一切在2017年的最后一天急转直下,“现在就慢慢的习惯了,我们就想他在音乐上做到No.1,娱乐圈就不要碰了,专心做音乐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