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里话丨白宇:我命比较好,贵人很多,所以要做个好人

划重点

  • 1“有人气是好事,你可以影响大家去做公益,工作时也能有更大主动权,但必须牺牲私人空间。”
  • 2“制订了计划和目标有什么用啊?有可能你会为了这些目标走捷径,没必要啊。我觉得走好你脚下的每一步路,让自己开心、舒服、自在就好。”
  • 3“我的希望很简单,我希望我每一次演的角色,都能把我自己给演服了,是我给自己干倒,就OK了。”
  • 4“一路上有很多的贵人,有很多人愿意帮助我,所以要做个好人。”

腾讯新闻《星里话》

文:耿飏 编辑:柳星张

见到白宇那天,他刚结束一天的通告,最近密集的工作安排让他有点喘不过气。他换下拍摄时的设计师外套,穿了一身宽大的白色T恤走进休息室:“平时我就是这样子。”他低头看了看,“衣服是新的,裤子倒是穿了几天了。”(白宇

我们有点意外,这样“自黑”的话竟从一名有着千万粉丝的人气演员嘴里说出来。

和白宇交流是件没有负担的事情,他有着白羊座的热情和直接,回答我们问题时的坦率,完全没有大家想象中的人气演员的骄矜与拘束。

他从不会渲染自己是一位天生的演员,也不往自己的故事里增添上实现梦想的鸡汤调料。

“我真的总是在庆幸自己真的命很好,一毕业待了两三个月就拍戏了。”

事实上,他的人生际遇基本算是一帆风顺,白宇从小家境殷实,生为幺子的他,自幼备受双亲及两个姐姐的疼爱,被爱和幸福包围着成长的。上学后,性格开朗的他人缘极佳,至今还和发小们关系亲密。

高二才开始学习表演的白宇,轻松就考上了表演的最高学府中央戏剧学院。毕业后,他几乎没经历跑剧组投简历的日子,就有演主角的机会。几年后,《镇魂》一炮而红,他一下窜到众人视线前。

2018年夏天,《镇魂》让白宇走红

如果非要说他经历过不顺,大概就是拍第一部戏被导演当着全剧组的面批评,但他很快就用更好的表现让导演闭了嘴。

你很难从白宇身上找到那种被挫折和不幸碾压过的痕迹,他身上的阳光是一种被生活宠爱过的味道,他并没有刻意追求世俗意义上的成功,只不过这一切恰好找到了他。

如今每个季度“国民老公”都要换好几茬,努力经营人气、还是认真磨炼演技?他显然对这个问题深思熟虑过,“有人气是好事,你可以影响大家去做公益,工作时也能有更大主动权,但必须牺牲私人空间。所以,当演员就是演好戏,我一直坚持自己要不放过每一个角色,每一个角色都让自己演满意了。”

白宇说,他最喜欢的演员是基努·里维斯。一个全世界演员中最能诠释“自由”的人,更别说,他还拥有一个摩托车改装工厂。这样的向往背后,或许还藏着这个即将三十而立的男演员的少年气息。

拍《银河补习班》:

被太空戏难度惊呆 还改善了和父亲的关系

在《银河补习班》里,白宇饰演邓超扮演的马皓文的儿子马飞。

拍《绅探》时,白宇知道邓超和俞白眉在寻找男演员,白宇很期待和邓超的合作,“刚看完他的《影》。超哥真是一个狠人,对自己狠。演员就应该这样。”

白宇也被电影中的太空情节深深吸引。

在正式拍摄时,白宇一边要完成拍摄任务,一边也要兼顾拍摄太空戏的身体训练。电影里这段7分钟太空戏,包括166个特效镜头。

白宇在《银河补习班》需要吊威亚来拍摄太空戏份

拍摄时遇到的挑战是他没有想象到的,除了身体上的限制,还有硬件上的限制。演员身着重达100斤的太空服在威亚上完成表演是不可能的,因此所有舱外的表演都需要用CG制作。

白宇在表演时要穿着配好捕捉点的头盔,不能挪动身体,只能靠面部表情变化来表演。他打了个比方:“就像现在让你演一个用手使劲提水桶的动作,但是你手不能动,只能做表情。”最后他想了个辙,在正式拍摄前先对着镜子表演一遍,记住自己的表情,再去实拍。

第二个吸引他的地方在于,故事中的父子关系。电影里,马皓文马飞如同朋友般的父子关系,对白宇来说,是种理想化的状态。

在白宇从小的印象里,父亲就是传统的严父形象——既不善于用语言表达自己对儿子的关爱,也不苟言笑。在成长阶段中,父亲忙于事业,经常出差,自己更多和母亲相处在一起。

在他和邓超俞白眉第二次见面的时候,两位导演让他念电影里的旁白。他一开始也找不准感觉,之后,他拿了瓶啤酒,边喝边听他们讲剧情,感觉一下子对了,读着读着,他眼眶渐红,邓超和俞白眉也觉得就是他了。

在拍摄完这部电影之后,白宇也发现,自己和父亲的关系发生了某些变化。

电影上映后,白宇的家人在电影院里目睹了马飞在太空遇险到化险为夷的全过程。“我妈跟我说,飞船被碎片砸中,我们说回不去地球了,她就开始哭了,贼入戏。但我爸就是一直很严肃,也不说话,眉头紧锁,聚精会神地看。”

《银河补习班》行将收官,累计票房8.5亿,他依然看得到自己的不足:“说白了,我在电影这个领域像是一个小学生一样。”

他并未对自己设限一定要当一个电影演员,只要剧本足够吸引他就行。他下一部戏是电视剧,尽管不能透露细节,但他的兴奋之情难掩:“这个剧本真给我绝杀了!我就演这个了!”

自认演戏没有天赋

开窍来自于一次在在工地对工人的观察

白宇做演员看起来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但他却否认自己在这方面的:“也不是很擅长,也不是很有天赋。”

“就是很喜欢,很享受,乐在其中,苦中能找到乐。”

这得从白宇艺考的故事说起。在高二的时候,白宇的学习成绩中等偏上,他的妈妈让他试着走艺考的路,考个好点的学校。先学的是播音主持,结果学了一个多月,老师跟他说,你不适合播音主持,你适合学表演。选择考中戏也是听指导老师的建议。

顺利考入中戏后,白宇对于表演和做演员仍然没有认同感。他也不是一个天生亲近镜头的人。入学的时候,不管是拍照、录视频,他都免不了紧张情绪,好在戏剧学院更多是舞台表演。

在中戏,从艺先天条件优越的人太多了,白宇觉得自己“啥都会那么一点点,但是啥都不大行。”

虽然嘴上没说,但他一直在默默努力。

大二是他的人生分水岭。假期的表演作业是观察人物,白宇找了个工地,就看工人午休时候打牌的样子。交作业之后,老师点评了三个字——“开窍了”。

这份肯定让白宇现在回想起来,依然有种充满宿命性的喜悦感:“那时候还没有觉得自己要认真做演员,但觉得,确实对表演开始很感兴趣了,以前都没觉得这是件非常让我着迷的一个东西。捅破了那层窗户纸。”

白宇有同学们间公认的好人缘。如今他身边的工作人员也很乐意跟朋友们讲他为人仗义,喜欢买单,性格大方。

因为人缘好,大二的时候他当上了班长,也让他多了份严于律己的要求。大一的时候还是把作业拖到最后一刻才交,大二开始,白宇总是主动跟同学排练、交表演作业。

班上很少有人演老头,他就成了老头专业户。

白宇至今都记得学生时代和同学们一起通宵排练的时光,结果第二天上课表演前大家都睡眼惺忪的。“很享受那种状态。”

做演员,白宇开始上道了。

起初,对于白宇参加艺考出道做演员,父亲并不算支持,他想儿子考个正常大学,毕业了回西安找份工作,或者公务员。一次,父亲来北京出差,看完白宇演的话剧,父亲在结束后餐桌上的态度,让白宇感受到了父亲对自己的认可:“虽然他不说,但是能感受到他的内心……”

2011年,白宇在班级里演经典话剧《桑树坪纪事》,父母在台下观看了这场演出

在成为演员之后,父亲对他的影响也显现出来:“我觉得从我父亲身上学到最大的品质应该是坚持。我爸年轻工作时,认定了要去干一件事,宁愿把家里房子卖了,全家租房子住,后来他成功了。这对我影响还是挺大的。”

第二部戏拍完,白宇拿片酬给家里人都买了礼物:“我给我爸买了一个包,也不是很贵。因为他总是爱随身携带一个小包,我觉得太丑了。”

最狼狈是被导演当众批评

因为无私心而被经纪公司相中

“耐得住寂寞、守得住繁华”——这句话是白宇大学班主任对全班同学的告诫。

这也成为了他作为演员的警句。对这个行业的人来说,“寂寞”的含义显而易见。如今回头看,反倒是这段前置的“寂寞”在白宇的演员之路上意义不小。

白宇(右二)的中戏毕业照,透着俏皮

在四年的校园生活里,白宇没有接戏进组:“我一直告诉自己,大学就这四年,但毕业之后出去是要一直工作的。我就想好好珍惜校园时光,其他的没想那么多。”

这其中有家庭条件的原因,他不必考虑演员作为职业和收入上的压力。白宇说自己在读书时候是个能攒钱的人,但是反而工作之后,“钱都不知道花哪儿去了。”

但看到身边同学试戏跑组,白宇也有焦虑,不过他顶多焦虑一两天,就忘记了这些念头:“也许就是天生比较单纯,就不去想那些竞争这些东西。那会儿没太多的概念。”

他第一次拍戏就演男主角,机会也来得很自然,他的摩托车友知道有部戏在筹拍,他去试戏,原本试的是男二号,却被选中了演男一号。

白宇在第一部作品《屌丝日记》里,就演男一号

但在片场,白宇却遭遇了至今为止最狼狈的一次经历:刚演到第三天,导演在片场突然喊停。当着全剧组的面,把白宇喊了过来,劈头盖脸问到:你会不会演戏?问得白宇无地自容。被说了一顿之后,让他抛弃之前在舞台上表演的条条框框,第二天再到现场,白宇在镜头前果然有了新面貌,跟之前三天完全不一样了。

拍完第一部戏之后,当时已经毕业的白宇没有签约经纪公司,没有经纪人,更没有下一个项目。

“那段时间挺焦虑的,只能告诉自己说,我反正拍了一个戏,那实在不行就先玩儿几个月,我自己再去跑组呗。一个剧组一个剧组的递资料。”

“但是还是命好,玩儿的时候接到了电话。”

他还没有开始跑组,电视剧《长大》的导演林妍找到了他,林妍也是白宇第一部戏《屌丝日记》的导演,当时剧组原定的演员临时放鸽子,白宇就充当了“救火员”的角色。

白宇在《长大》里饰演医生

《长大》的卡司阵容包括陆毅、白百何,对刚毕业白宇来说,这很难不让他对自己的未来产生幻想,他一度觉得自己要火了,但接下来却是走红前漫长的等待。

直到参与拍摄《少帅》期间,他看到同组的李雪健老师对于表演的态度和为人处世之道,他开始自我沉淀,明白自己真正想要的是把戏演好,这也是他在《镇魂》走红后没有迷失自己的原因之一。

在张黎执导的《少帅》里,白宇和李雪健、文章等前辈搭戏

都说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但白宇被壹心选中,却是因为他的无私性格。

壹心娱乐的创始人之一陈洁曾经带着电影《狼图腾》的剧组去中戏挑演员,正好去的时候是周末,学生们大多数都不在学校,在学校的班长一个个给同学打电话,让他们回来试试看。

班长就是白宇。

陈洁记住了这个大公无私的班长,在2014年要成立公司的时候,她第一时间就想起了这位班长。而让白宇决定签约的原因也很简单,“不像是之前出去见那些要签我的人那种感觉,挺舒服的,那我就签吧。”

如今,“国民老公”更新的频率非常快,白宇对此并不讳言,他举起手比划起来:“很多时候,你嘣一下起来了,之后也许曲线慢慢下滑,那就已经是你的人生巅峰了。”

“我可以接受。因为至少我已经有过一次巅峰了,特别幸运。”

不愿意制定计划

最大的压力来自对演戏的自我苛责

白宇不爱给自己设目标,“制订了计划和目标有什么用啊?有可能你会为了这些目标走捷径,没必要啊。我觉得走好你脚下的每一步路,让自己开心、舒服、自在就好。”

他耐住了寂寞,然而眼下的“繁华”更多来说对他意味着的密集的工作安排,让他喘不过气来。

“我这不叫真正开始工作,这叫真正开始玩命了。我觉得我自己并不是一个娇气的人,但是我真的是累了。而且我是一个不爱说自己累,或者自己受不了的一个人。我一般都会自己扛,但是实在扛不住了。”

他对自己的压力始终来自于表演。

“我的希望很简单,我希望我每一次演的角色,都能把我自己给演服了,是我给自己干倒,就OK了。”

去年拍摄《绅探》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对自己的表演不再容易满足。演完一条,感觉不行,他会一再地去尝试不同的表演。

白宇《绅探》剧照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喜欢你的人多了,你需要去做的更好。”

即将到来的30岁,他对于年龄数字并不敏感,对自己人生阶段的改变更加看重。

“拼了命地工作,最起码都是自己喜欢的事,这就很庆幸。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事,如果我不喜欢的话,我估计我早就坚持不下来了。”

他也意识到了高强度快节奏的工作对于自我能量的消耗,他现在就想放一个假。

“我希望我的精神世界更加繁华,更自由。一个演员得去生活,得真正地去生活,去不同的地方感受不一样的东西,你才会有更多不一样的表达方式、更多不一样的东西出来。”

至于目标,“一路上有很多的贵人,有很多人愿意帮助我,所以要做个好人。”他诚恳地说。(白宇

往期回顾

星里话丨杨紫:说我是锦鲤,对其他人太不公平,我们都在努力

星里话丨“旭日阳刚”王旭,一个草根的阶层跨越与自我修养

星里话丨65岁潘虹:我很庆幸,终于不靠青春吃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