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丨郭京飞:我再胖下去很可怕,对不起观众

腾讯新闻《一线》 作者:胡梦莹

近日,郭京飞主演的《我是余欢水》在优酷、腾讯视频开播后,引得外界一致好评,豆瓣8.5分的评分也是一举拿下近期开播新剧的评分榜首。4月10日下午,郭京飞接受媒体微信群访,对于从苏明成变身惨到令人心疼的余欢水,他笑称,“余欢水就是来替苏明成还债的”。

郭京飞还称,这次在表演余欢水时摒弃了一切嬉皮笑脸,甚至舍弃了一些可以取悦观众的地方,“在这个戏、这个角色上,我没有考虑太多名利上的东西。我真希望能为我们这些生活在社会夹缝中的人发声,包括我自己,塑造一个活生生的角色。”

“12集是正常节奏,干吗要折磨观众让他们倍速看?”

从连媳妇家里人都瞧不上的社畜,到市民纷纷鲜花的城市英雄,《我是余欢水》仅用6集就构建出一部小人物被生活与命运磋磨的荒诞喜剧。不少网友称这部剧充满了魔幻和喜剧性,郭京飞称,“这是一个荒诞现实主义的戏,导演在里面加了一点浪漫主义的东西。看完剧本,我认为是一部比较工整的荒诞现实主义。它没有那么荒诞,但也没有那么现实。”

郭京飞称,自己过去演话剧,也演过不少纯荒诞剧,“我希望观众朋友真的不要在这上面太较真,因为荒诞剧把人生的坏事都浓缩在了一起。看似荒诞,实则是一个比喻。其实在生活中发生的邪乎事儿可能更邪乎,更荒诞。大家看热闹的看热闹,看门道的也可以看门道。”

他认为,这个故事又悲又喜又爽,但被问及究竟是悲剧还是喜剧,他觉得,“很显然是一部悲剧,而且这就是我对于喜剧的定义。观众都认为悲剧不是喜剧,底儿一定是灰色的,其实它才是高级喜剧,否则应该叫肥皂剧。”“每场戏都挺痛苦的,即便我在逗人的时候,即便我们用喜剧方式去表达的时候,每场戏都挺痛苦的。”

整部剧仅仅只有12集短小精悍的集数,被公认整体节奏很紧凑。对此,郭京飞表示,“这戏节奏快吗?它不就是一个正常戏的节奏吗?据我所知,很多观众看电视剧是要调到两倍速、四倍速的。那干吗要这样折磨观众呢?我们好好的把该剪掉的都剪掉,这不是对观众的尊重吗?我认为这个戏不是节奏快,它就是一个正常的节奏,讲故事就应该是这样的。”

“我必须减肥,再这样胖下去很可怕”

《余欢水》一反常态让男主郭京飞完全没有了主角光环,成了万千中年男人的写实,恭恭敬敬对待这个世界——对领导服从,对朋友侠义,对邻居友善,对老婆爱到卑微,活得小心翼翼换来的是在单位被领导呼来喝去,回到家被老婆颐指气使,朋友借钱不还还无端羞辱,邻居嘲讽谩骂。可在剧播出后,引来不少网友直呼,“人人都是余欢水”。

郭京飞对于这一观点颇为认同,“确实是这样,我们人人都是余欢水,我们每个人背后都有一个‘赵觉民’。这个时代没有什么大任,我们所有的处境都生活在一个夹缝中,而且很难逃脱。大部分时间我们都是不如意的。比如我现在想减肥,可我就是下不了决心,我每次饿着的时候,我都觉得我好委屈。但我又必须减肥,我得对得起观众,我再这样胖下去是很可怕的。”

他还称,“这次接这个戏,我挺开心的,接下来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我是带着一种使命感,是我给所有成年人的献礼剧。”

郭京飞说,如果自己遇到“余欢水”,他会和他做朋友,并告诉他好好活下去。

不以嬉皮笑脸取悦观众,余欢水是给苏明成还债的

郭京飞出演过的角色,跨度非常大。此次的余欢水更是与《都挺好》里自私任性的苏明成截然相反,甚至很多人看了评论说,“这个角色看上去很像是苏明成遭到了报应”。郭京飞笑称,“我这次是给苏明成过来还债的。”

事实上,最初收到剧本,他内心颇为忐忑,“前后收到过三稿剧本,刚开始收到第一稿的时候,我有点儿忐忑,因为和现在的剧本完全不一样。但我先接下来了,因为是正午阳光的戏,我相信后面剧本会调整好的。”更忐忑的地方在于,“我知道这种小人物特别不好演,不讨喜,还是12集。我没有那么漂亮的脸蛋,能够支撑这12集,就想办法把各个环节做到非常细致,将人物塑造好。”

读上戏的时候,这类纯粹的“小人物”曾是郭京飞的死角,“我是不会塑造这种角色的。现在可能长大了,有很多生活了,经历了很多,发现演这种人物还可以。”看到网友的好评以及豆瓣的超高评分,他直呼很满意,“很高兴大家能喜欢,我对自己这次的表演也还挺满意的。因为我又塑造了一个角色,这种纯纯粹粹、这么碎的小人物。”

拍摄过程中,郭京飞乃至整个团队对自我要求颇为苛刻,“我们这次想把那些嬉皮笑脸的东西都去掉,虽然那些东西是讨喜的,是可以让观众更爱看的。但我们还是大胆去掉了,我认为对于观众最好的回馈不是取悦,而是真挚地面对观众。在创作上,从镜头到表演风格,都很真挚,不玩儿。”他坦言,“在这个戏、这个角色上,我没有考虑到太多名利的东西,我真希望能为我们这些生活在社会夹缝中的人发声,包括我自己,塑造一个活生生的角色。”

“摔马路牙子”纯粹剧情需要,希望同行别效仿

剧中,余欢水在经历接二连三的打击时,毫无征兆地来了一场扎实的“地转摔”。有网友称赞,这场实打实的摔几乎可以秒杀国内80%的演员。

对此,郭京飞认为,当时这场摔跤戏,大家一起动脑子去设计,“如果是一般剧组,大家不会动脑子想找个事,反正假摔就可以了。但这个团队的人,大家想尽办法想完成这个想法,因为觉得这一跤确实得摔好了。导演非常心疼我,说你不要这么硬拼,就算这样的板子也会很疼的。我说应该还行。”

对于这一跤,郭京飞也郑重表态称,“还是得澄清一下,我害怕其他同行、有些年轻演员效仿。另外,我也不喜欢演员用这种自虐的方式去讨好观众。我不是这样的,我只是剧情。当时我和导演提出来,我说摔跤一定要摔得狠,一定要摔到大家心里去。国外其实可以做一个假地,那个地成本非常高。我们剧组没有,我也不觉得有必要在这块儿花那么多钱。就想了个办法,用打光的反光板,在上面铺了块绿布,其实也是一次尝试。看来我们花的时间和动的脑子,还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