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监管已下发防范化解平台到期存量隐性债务风险意见

自2017年下半年以来,各部门对融资平台的监管逐渐收紧,融资平台的再融资受阻,偿债压力加大。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杨志锦 上海报道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了解到,目前监管部门已下发防范化解融资平台公司到期存量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的意见。但由于文件涉密,并未对外公布。

自2017年下半年以来,各部门对融资平台的监管逐渐收紧,融资平台的再融资受阻,偿债压力加大。据统计,2018年至少有23款融资平台相关的产品违约,今年以来城投违约持续,凸显融资平台流动性之紧张。

“这是防范融资平台短期流动性风险的一个措施。”一位地方投融资人士称。

融资平台到期债务压力大

2017年5月,六部委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融资行为的通知》。通知重申,金融机构为融资平台公司等企业提供融资时,不得要求或接受地方政府及其所属部门以担保函、承诺函、安慰函等任何形式提供担保。此后,城投公司融资趋紧。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2018年以来至少有23款融资平台相关的产品违约,涉及7到多个省份,其中两家省级平台牵涉其中。产品种类相当多元,包含信托、券商资管、期货资管、租赁等多种产品,甚至公募债券(“17兵团六师国资SCP001”一度技术性违约)。

中金公司的研报称,过去五年中(2014-2018年)债务上升最快、投资回报最差、偿债能力最差的部门即是地方融资平台。

中金公司研报测算称,截至2018年底,地方融资平台的带息负债超过30万亿人民币,占GDP的比例为34%。但平台公司的偿债保障比率只有0.4倍,即这些企业的经营性现金流无法支付当年到期的债务和利息。如果不能借新还旧,将面临严重的流动性风险。

不过,今年来城投融资出现边际好转的趋势,比如交易所在3月窗口指导放松了城投公司发行公司债的申报条件,但整体看城投融资依然从紧。

此前,一位华东银行相关业务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从地方平台贷款项目的实操层面来看,最近略有放松的趋势。“过去做平台的信贷业务,流程操作上,比如报表的财务数据、交易背景等合规性要求必须要到位。现在的情况是,如果确定是地方政府的存量必要在建隐性债务项目,这块就相对弱化。”

某股份行中部省份分行信贷部人士介绍:“市场化的融资平台项目,我们一直在做,比如供水供热项目,这类项目有经营性现金流、有收费权。”

多举措化解隐性债务

除再融资外,城投公司及地方政府还面临隐性债务化解的压力。

去年八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的意见》【中发〔2018〕27号】印发,要求地方政府在5-10年内化解隐性债务。

从地方公布的化解方案看,主要通过“统筹资金,偿还一批;债务置换,展期一批;项目运营,消化一批;引入资本,转换一批”等方式化解。

比如,内蒙古多伦县采取资金支付和实物抵顶相结合的方式进行化债。该县每季度根据资金筹集和实物处置情况制定一次化债方案。

吉林四平今年2月推出的举措包括将银行表外贷款转为表内、延长付息周期、对项目短期贷款进行展期等方式。

江苏镇江提出试点置换地方隐性债务方案的设想。此前,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该方案由国开行提供化解地方隐性债务专项贷款,利率在基准左右,由镇江市财政局下属的资产管理公司作为承接主体,再以普通借款方式投放到辖区各平台,主要用于置换纳入隐性债务中的高成本非标,以降低成本。但目前该方案是否获批尚不确定。

不过,一些地方化债资金仍有缺口。地方政府寄希望于金融机构对平台贷款展期,尤其是对即将到期的债务展期,但金融机构则希望有细则指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