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加德请辞IMF9月12日生效,ECB将迎来史上首位女行长

拉加德在声明中指出,考虑到目前欧洲央行(下称“欧央行”)行长提名过程及其所需的时间等事宜,她所做的这一决定符合IMF的最佳利益,因这将加快她继任者的选拔过程。

当地时间16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缺席了在巴黎举行的为纪念布雷顿森林体系75周年的重要会议,拉加德去哪儿了?

正是同日,拉加德揭开谜底:她同IMF执行董事会会面,并正式提交了辞呈,她将于2019年9月12日正式卸任。

拉加德在声明中指出,考虑到目前欧洲央行(下称“欧央行”)行长提名过程及其所需的时间等事宜,她所做的这一决定符合IMF的最佳利益,因这将加快她继任者的选拔过程。

IMF执行董事会亦在声明中指出,“已经接受了拉加德的辞呈,接下来将迅速启动选择下一任总裁的过程,并及时沟通。”在此期间,IMF第一副总裁大卫 利普顿会继续担任代理总裁一职。

G7财长会前拉加德“火线”请辞

当地时间7月17日,法国将举行七国集团(G7)财长会,各方均认为,在这一会议上,欧洲各国将讨论有关IMF继任欧洲人选和欧央行行长人选问题。

此前,在7月2日,拉加德被欧洲理事会提名担任欧央行行长。拉加德随后发表声明表示,决定在提名期间暂时卸任IMF总裁一职。而已经获得欧央行行长提名的拉加德则在G7会议之前,选择正式请辞。

拉加德

目前,欧盟各成员国仍在就IMF继任者的欧洲候选人进行沟通。1944年布雷顿森林会议后成立世界银行与IMF以来,这两大国际组织负责人的任命背后存在着一种君子协定,即前者由美国人来担任,而欧洲人出任后者的总裁。

曾为IMF工作过14年的英国皇家国际事务协会副研究员沙斯特伊(Vasuki Shastry)则指出,如果从投票权来看:“欧洲人的投票最重要,(在IMF的189个成员国中)他们的投票份额(加起来)比美国多。”

一位在多边机构工作多年的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指出,多边机构选掌门人,最终要看执董会投票,通常具体方式是由董事进行代表性投票,所以通常事先沟通好了,就不会出现太大意外。

第一财经记者查阅IMF方面有关数据显示,美国仍掌握IMF最大投票权,为16.52%,随后是日本(6.15%)和中国(6.09%)。不过欧洲国家众多,加在一起掌握了IMF21%左右的投票权(如算上英国则为25.5%左右)。如果将欧美日三方投票权相加,欧盟如提出下一任IMF总裁人选,则其手中选票就已近半。

IMF基本信息 来源:IMF

当下英国央行行长卡尼的呼声甚高。卡尼同时拥有英国和爱尔兰公民身份,但由于他在加拿大出生并成长,一些欧洲的传统政治势力担心他“不够欧洲”。

除卡尼外,出身东欧的现世界银行首席执行官格奥尔基耶娃以及荷兰前财长迪塞尔布洛姆(Jeroen Dijsselbloem)、芬兰前首相斯图布(Alexander Stubb)、法国央行行长维勒鲁瓦德加洛(Francois Villeroy de Galhau)也在候选人序列之中。

不过,各方认为,考虑到法国人在过去的73年中超过半数的时间里都占据着IMF的最高职务,再加上最近两届总裁也都属于法国,因此再任命一位法国人的可能性不大。

除此之外,已经退出政坛的英国前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则“自荐”称,希望自己能出任IMF总裁职位,并声称自己可以得到美国以及其他大国的支持。

IMF迅速启动继任者甄选

如前所述,IMF执行董事会表示,计划迅速启动选择下一任总裁的过程。

第一财经记者查阅IMF总裁遴选程序说明显示,总裁职位的合适候选人应具有高层经济决策的卓著经历。“她或他应具有出色的专业背景,能证明具备领导一个全球性机构所需的管理和外交技巧,可以是基金组织成员国中任何一个国家的国民。”

IMF方面信息显示,IMF执行董事会的24名成员负责总裁遴选。过去的做法一直是由执董会提交候选人提名。自2011年遴选以来, IMF的理事也可以提交候选人提名。

在欧洲候选人之外,来自墨西哥的现任BIS总干事卡斯滕斯(Agustín Carstens),印度裔的新加坡国务资政兼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Tharman Shanmugaratnam),IMF前副总裁、英国央行前副行长、现任伦敦政经学院(LSE)校长莎菲克(Minouche Shafik)等人都在各方考虑范围之内。

通常在提名期结束时,IMF秘书长会向执董会宣布那些表示愿意成为候选人的被提名者的姓名。从这些候选人中,执董会考虑上述候选人要求(没有任何地区偏好),确定三个入围人选。

IMF宣布入围人选名单后,执董会在IMF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总部会见入围人选。

前述在多边机构工作多年的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指出,考虑到这类大型机构的自身惯性,新任IMF总裁在很大程度上也将延续目前施行政策的逻辑。

利普顿则在7月16日在法国代替拉加德出席“纪念布雷顿森林体系75周年会议”时,指出了IMF未来将继续坚持的方向。

他表示,要继续沿用基于份额的机制。同时,必须考虑到份额公式不够与时俱进的事实。要维护IMF的全球影响力和拥有的资源,必须合理提高那些经济重要性提升且准备承担相应责任的国家的话语权。

“同理,我们需要继续调整IMF的工具和政策,使其适应不断变化的经济现实。”利普顿指出,几年前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篮子显示了我们与时俱进的能力。

最根本的是,随着经济力量更加多元化和分散化,对共同挑战保持关注将变得愈加困难。利普顿说,“因此,IMF作为全球召集者、值得信赖的顾问和金融消防员,其根本作用将在未来变得更加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