棱镜|共享办公Wework披露招股书 创始人曾套现7亿美元

作者 康路 发自纽约

继Uber、Lyft、Slack、Pintest之后,共享办公鼻祖Wework也加入今年美国巨型独角兽IPO的热潮。

2019年,WeWork的母公司We Company招股书披露,显示公司在收入增加的同时,仍存在巨亏。截至6月30日的2019年上半年,We公司收入15.4亿美元,但净亏损超过6.89亿美元。2018年,We公司收入为18.2亿美元,净亏16.1亿美元。

WeWork在招股书中将用作“占位符”的最高融资金额定在了10亿美元,尚未披露IPO筹资规模、上市交易所、发行价格区间及股票发行数量等信息。私人市场中,WeWork的估值约为470亿美元。

带着巨额亏损、“流血上市”的知名独角兽都曾遭遇二级市场的估值下调。网约车Uber在上市之后迅速破发,目前股价和发行价相比下跌超过20%。

WeWork首席财务官Artie Minson试图撇清和Uber等硅谷独角兽之间的区别。他曾在5月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投资者应将WeWork的损失视为“投资”,并补充说明,租用工作空间是一种“经过验证的商业模式”。

WeWork计划在IPO之前筹集30亿至40亿美元的债务,以增强投资人买入的信心。但外媒曾报道,今年7月,联合创始人诺伊曼(Adam Neumann)通过一系列股票出售和质押贷款从公司套现约7亿美元的消息,引发关注。创始人在上市之前提前套现的做法,令人生疑。

招股书显示,持股超过5%的公司股东包括We Holding、摩根大通、Benchmark和软银。WE Holdings实控人就是WeWork首席执行官Adam Neumann。

WeWork 2010年成立于美国纽约,主要是为初创公司、小企业、自由职业企业家提供办公场所,也是共享办公工作空间运营模式的创始者。该公司也在试图拓展共享办公以外的新市场,它在WeLive业务下推出了公共住宅区,以及名为WeGrow的早期教育学校。

2016年,WeWork进入中国,在上海开业运营了第一家共享办公工作空间。2018年4月11日宣布将以25亿元人民币收购同类竞争企业裸心社,以加快其在华商业扩张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