鹏城两强中报争霸战:与招商银行相比 平安银行的短板在哪?

原创: 丁丹 行长助手

8月23日下午,招商银行对外披露了其2019年的半年报,而平安银行已于8月8日进行了相关披露。因两家银行总部均坐落于深圳,且近年来平安银行在零售业务方面意图对招商银行实现赶超,故两家银行经常被外界视为对标银行。

借助杜邦分析这一经典财务分析工具,北青金融记者发现,与平安银行相比,招商银行运用更低的财务杠杆系数,实现了更高的净资产收益率(ROE)。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平安银行的差距究竟在哪?本期北青金融研究,我们将带您一探究竟。

招商银行以低杠杆实现高净资产收益率

根据杜邦分析,有下述公式成立:

净资产收益率(ROE)=资产收益率(ROA)×权益乘数(杠杆系数)

(注:对杜邦分析不熟悉的读者,可参看文末附录中的说明,文中我们将不赘述)

从招商银行和平安银行各自纵向对比的角度我们发现,2019年上半年,招商银行的ROE为9.10%,同比增加1bps;ROA为0.73%,同比增加3bps;杠杆系数为13.00,同比下降0.53。同一时间段,平安银行的ROE为6.20%,同比增加26bps;ROA为0.44%,同比增加4bps;杠杆系数为14.11,同比下降0.58。

(数据来源:Wind)

我们再将招商银行和平安银行在同一时点的同一数据(ROE、ROA、杠杆系数)各自相减,以将两行进行横向对比,可得下图:

(数据来源:Wind)

通过上图的横向对比,我们发现,虽然两行之间ROE的差距有所缩小(下降25bps),但ROA之间的差距并没有发生变化。之所以会出现上述情况,主要是因为,相对于招商银行,平安银行的一直维持了更高的杠杆系数。

两行五大效率对标:资产质量应是平安银行最大的劣势

基于以上分析,我们认为,招商银行和平安银行之间ROE的差距主要来自两行间相对稳定的ROA差距。根据ROA的可拆解性(附录中将对ROA如何拆解进行说明),以及各项收入、费用对ROA结果的影响程度,我们认为以下五大效率对两行ROA的影响最为显著:利息收入效率(利息收入/平均资产)、利息支出效率(利息支出/平均资产)、中间业务效率(中间业务净收入/平均资产)、管理效率(管理费用/平均资产)、资产质量效率(资产减值/平均资产)。

需要说明的是,考虑到相关收入会增加净利润,相关成本会抵减净利润,故在以下分析中,我们将与收入有关的效率将以正值列示,将与成本有关的效率以负值列示。

利息收入效率:平安银行更有优势

通过对比我们发现,在利息收入效率方面,平安银行的优势较为明显,该行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利息收入效率分别为2.48%和2.49%,分别较同时期的招商银行多出0.44和0.41个百分点。

(数据来源:Wind)

利息支出效率:平安银行劣势明显,完全抵减了其在利息收入端的优势

进入利息支出端,我们发现平安银行在利息收入端所积累的优势已全部丧失殆尽。2018年上半年与2019年上半年,招商银行的利息支出效率分别为-0.84%与-0.82%,较同时期平安银行银行分别多出0.50和0.42个百分点。

(数据来源:Wind)

如果将利息收入效率和利息支出效率合并为净利息效率,我们发现,在经过有关收入和成本的相互作用后,优势来到了招商银行的一方。2018年上半年及2019年上半年,招商银行净利息效率分别为1.20%与1.25%,分别较平安银行多出0.07和0.01个百分点。

(数据来源:Wind)

中间业务效率和管理效率:招商银行均略占上风

相对于其他效率来看,招商银行和平安银行在中间业务效率和管理效率的差距并不显著,就2018和2019年上半年的数据来看,相互之间的差距基本是在0.01到0.04个百分点之间,招商银行均略占上风。

(数据来源:Wind)

(数据来源:Wind)

资产质量效率:应是平安银行最大的短板

相比于以上的净利息效率、中间业务效率和管理效率,资产质量效率应是平安银行最大的短板。2018年上半年和2019年上半年,平安银行的资产质量效率分别为-0.67%和-0.76%,分别较招商银行低0.18和0.29个百分点。

(数据来源:Wind)

平安银行在其2019年中报中指出,因“企业贷款不良率较上年末改善明显,资产质量逐步向好”,不良贷款率由1.75%降至1.68%。但同时期招商银行不良贷款率更低,且改善更为明显,从2018年末的1.36%降至2019年半年末的1.23%。相对于在零售业务端的持续发力,平安银行亦需在改进资产质量方面多有作为。

附录:有关杜邦分析的说明

现代公司财务管理的基本目标,一般认为是实现股东财富的最大化。股东对公司的投资,即为公司资产负债表中的所有者权益(Equity)项。利用股东既有的投资实现更多的回报(Return),即净利润,可以用来较好地衡量公司的财务目标实现情况。在此背景下,ROE(Return on Equity,净资产收益率)这个指标应运而生。ROE等于当期净利润/公司期初期末的平均所有者权益,该指标的优势大体有如下三点,一是其综合性,二是其可拆解性,三是其为比例指标,可以更好地进行不同公司之间的比较。

在此需要额外说明一点,在ROE的计算公式中,分子净利润直接用当期指标,而分母须用期初期末所有者权益的算术平均值。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利润表中的指标为期间指标,而资产负债表中的指标为时点指标。为了让分子和分母形成配比,故要对分母的所有者权益进行平均,让其近似等于一个流量的概念。下文的ROA道理同样如此。

ROE是杜邦分析的核心指标。利用上文所说的可拆解性,可将ROE拆分为ROA(Return on Asset,资产收益率)和权益乘数的乘积,前者用来反映总资产的收益情况,后者用来反映公司的财务杠杆情况。ROA等于当期净利润/公司期初期末的平均总资产,而分子中的净利润又等于利润表中收入和成本费用加减之后的结果。因此可再对ROA进行进一步拆分,从而找出影响公司当期绩效的财务因子。ROA的拆解公式为:

声明:文中的比例数据会因四舍五入略有误差,特此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