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新贵“南烨系”频举牌背后:山西金控如影随形

目前南烨集团是A股三家上市公司的重要股东,其中持有乾照光电位列十大股东之首。2018年,南烨集团举牌乾照光电,并与“和君系”传出争夺乾照光电控股权从而引起了资本市场的关注。

近日,长航凤凰公告称,长治市南烨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烨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山南华资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资创投”)、山西黄河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黄河投资”)公告对公司增持至举牌。

对于是否会继续增持长航凤凰,南烨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表示,不排除在未来12个月内继续增加或减少其在上市公司中拥有权益的股份的可能。

  《中国经营报》记者梳理发现,目前南烨集团是A股三家上市公司的重要股东,其中持有乾照光电位列十大股东之首。2018年,南烨集团举牌乾照光电,并与“和君系”传出争夺乾照光电控股权从而引起了资本市场的关注。

  值得一提的是,南烨集团在资本市场的多次行为,背后一直有山西金控集团的支持。而黄河投资作为南烨集团的一致行动人,是山西金控集团的孙公司。

  联袂举牌

  根据南烨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联合出具的《长航凤凰股份有限公司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2019年8月20日至9月12日,南烨集团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方式增持715万股长航凤凰股份,占总股本的0.71%;2019年8月20日至9月10日,黄河投资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增持4345万股长航凤凰股份,占总股本的4.29%。

  由于两轮举牌前后不过一个月,且两方一致行动人联袂举牌方式与乾照光电神似,“南烨系”作为资本系新贵的声音也呼之欲出。

  根据长航凤凰公告,本次权益变动系南烨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基于对长航凤凰未来发展前景及投资价值的认可。但上述举牌表述与长航凤凰的实际经营绩效存在出入。

  事实上,受困于全球航运市场低迷,长航凤凰近年来发展并不顺利。2011~2013年,公司曾因连续三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2012年、2013年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而暂停上市。

  2015年7月,天津顺航海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津顺航”)成为长航凤凰控股股东,陈德顺成为公司实控人。根据当时的协议,在股份转让完成后,天津顺航负责推进长航凤凰重大资产重组事宜。不过,2016年,港海建设注入计划失败。

  长航凤凰艰难维持着原来的经营,而其控股股东天津顺航于今年2月,收到天津第二中院(2019)津02破7号决定书和公告,并指定了管理人,天津顺航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长航凤凰曾表示,未来最大的不确定因素是控股股东天津顺航股权的破产清算可能导致公司控制权生变,影响到公司董事会和经营层的稳定性。

  针对表述与实际经营存在出入的问题,记者也向南烨集团进行求证,不过南烨集团以不方便为由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盘和林认为,长航凤凰与南烨集团在产业结构上联系并不紧密,短期内对长航凤凰大幅增持有控制“壳资源”的可能性。

  事实上,与长航凤凰控制权不稳定,大股东自顾不暇相似,南烨集团举牌的另一家上市公司乾照光电一直没有实际控制人或控股股东。

  2018年5月开始,“南烨系”开始增持乾照光电。今年1~6月,“南烨系”多次通过大宗交易及集中竞价方式增持乾照光电。截至6月30日,南烨系持有乾照光电约1.25亿股,持股比例为17.36%,为持股最多的一致行动人序列。

  产业转型

  记者发现,南烨系举牌乾照光电伊始,黄河股权并非其一致行动人。2018年8月,南烨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王岩莉高调宣布举牌乾照光电,王岩莉是南烨集团实控人李杨的表姐。

  彼时,乾照光电创始人王维勇已决议退出并开始减持,原第二大股东和君正德及其一致行动人苏州和正以15.61%的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

  南烨集团的来势汹汹让“和君系”在短短几天后就作出回应,称已与乾照光电十大股东之一福建卓丰投资合伙企业成为一致行动人。

  而后在2018年4季度,福建卓丰投资增持1.03%的股份。此后,南烨集团便找到了黄河投资接盘王维勇6.39%的股权。

  天眼查显示,黄河投资系山西太行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而山西太行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则为山西金控集团全资控股。

  除了旗下投资基金一直是南烨集团的一致行动人,山西金控与南烨集团还有其他关联。

  今年7月,晋商银行在港股上市,公开资料显示,山西金控集团与南烨系同为晋商银行的重要股东。山西金融投资控股集团持股14.69%,南烨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长治市华晟源合计持股约14.08%。

  记者发现,通过与地方政府合资设立混合所有制经营企业,是南烨集团比较常见的展业手段。

  以煤炭和房地产发家的南烨集团,在2009年成立了长治高科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并开始涉足LED产业全产业链。

  记者梳理发现,长治高科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是由南烨集团与长治市国资委共同出资组建,专门从事高科技产业投资的企业。

  通过该公司,南烨集团先后对外投资了长治虹源科技晶体有限公司、长治虹源科技晶片有限公司、长治高科华上光电有限公司、长治虹源固态显示有限公司等多个电子企业。不过,根据央广网的报道,上述这些企业后续由于引进技术不成熟,都陷入了困境。

  工商信息显示,2012年,南烨集团重新组建了山西高科华烨电子集团有限公司,目前其对外投资的13家企业中,有7家从事LED的相关生产。

  南烨集团副总经理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集团转型是因为感受到单一资源依赖型企业,只能在一个低水平的层面上徘徊。

  南烨集团或只是山西民营企业整体发展进程的一个缩影,多年来山西一直倡导产业转型,南烨集团的转型就是在山西省的规划部署下进行的。2015年,山西省为推动金融产业集聚发展和转型升级,成立了山西金控集团。工商资料显示,2017年南烨集团成立了多家投资公司,作为一致行动人,参与多次举牌的华资创投就是其中一家。

  2018年,山西金控旗下的黄河投资助力南烨集团的这一行为,被官方解读为,“在投资43亿元成立高科华烨集团建成LED完整产业链基础上,尝试‘国资+实力民企’混合发展,联手金控集团成立太行基金,举牌国内红黄光LED芯片行业龙头乾照光电,在LED行业谋篇布局”。

  山西金控在客观上通过投资控股推动产业培育、资本整合,但其最直接的目标是合理高效地运作平台下各类投资基金,通过价值管理实现资本的保值增值。

  盘和林分析认为,黄河投资增持长航凤凰股份,最根本的可能还是看重其壳资源的增值空间,借助资本优势促进资源整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