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窥车企困境:有的被列“失信” 有的几千元都要“终本”

华泰、众泰、力帆、猎豹四家车企近日被“破产”传闻所困,虽然四家企业随后纷纷表示传闻不实,但也都承认经营困难。

第一财经1℃记者通过检索中国裁判文书网、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等司法大数据平台检索发现,四家企业均涉不少债务诉讼,涉讼金额多则过亿,少则几十、几百万元,其中一些案值仅千元级的已判执行案最终都落入无财产可供执行的境地,其经营困难程度可见一斑。

华泰:几千元的欠薪也“终本”

从司法数据平台披露的案件看,华泰汽车可能陷入了较大的运营困境。

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就可以查到,华泰汽车有超过200起未履行案件,其中170起为“终本”(指法院判定的执行案件,由于发现被执行人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而裁定终止本次执行程序)案件。涉及的企业包括华泰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华泰汽车集团(天津)有限公司。这200多起案件有九成由天津市滨海新区法院判决并执行。

1℃记者注意到,这些案件的标的额并不大,基本为几千、几万元的小额案件。即使这样的小额支付,华泰汽车方面也无法偿还,而被“终本”。1℃记者了解到,前述案件绝大多数为劳动争议案件,以讨薪为主。

在司法大数据平台上能检索到的华泰汽车的两笔大额欠款为2亿余元和3亿余元,判决和执行的法院均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其中,2亿余元的案件也已经被“终本”。

华泰汽车位于全国各地的企业,欠款也成为常见现象。以华泰汽车的主要生产基地荣成华泰为例,1℃记者通过裁判文书网检索到,今年6月至今,位于山东荣成的荣成华泰已经有8次被起诉且全部败诉,案件事实均为拖欠货款。其中一起案件,涉案金额仅1.3万元,荣成华泰在庭审中承认欠款,但公司目前经营困难,无法偿还这笔欠款。

位于内蒙古鄂尔多斯的华泰汽车车身公司(下称“鄂尔多斯华泰”)同样经营困难。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收录的该公司从2015年至今的“终本”案件就有16起,欠款金额多则数百万元,最少的仅5000多元。2019年8月5日,鄂尔多斯华泰因单笔欠款超过10亿元而败诉,被列入被执行人名单。执行法院同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前述涉及华泰汽车的案件总金额超过15亿,这只是在公开渠道可以查询到的信息,尚不清楚华泰汽车其余欠款情况。

众泰:司法冻结,被列“失信”

10月15日晚,众泰汽车公告称,近日接到控股股东铁牛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铁牛集团”)函告,获悉铁牛集团所持有公司的部分股份被司法冻结。公告称,因合同纠纷,铁牛集团所持有众泰汽车的部分股份被司法冻结,先后遭到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上海金融法院及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冻结,被冻结状态是诉讼保全。三笔被冻结股份合计4869.54万股,占其所持股份6.2%。

就在前一天,深圳市比克动力电池有限公司通过官方微信发布公告表示,对众泰汽车拖欠其货款6.21亿元事宜,公司已于9月2日对其再次发起诉讼并要求冻结超4000万元资产。

另外,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的一则失信被执行人信息显示,永康众泰汽车有限公司被列入为失信被执行人,时间为今年8月16日,金额为839万余元。该案系众泰汽车方面浙江德鑫汽车制动系统有限公司所欠芜湖伯特利汽车安全系统股份有限公司货款无法如期偿还所致,众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浙江众泰汽车制造有限公司、永康众泰汽车有限公司三家公司均被列为被告。最终,众泰的这三家企业对于839万余元全部无法履行。

力帆:欠付类型多样

力帆汽车的情况也很复杂。

1℃记者以此公司名称(重庆力帆乘用车有限公司)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检索发现,涉及该公司的诉讼有40余起,案件涵盖了票据付款、买卖合同、劳动争议等多个类型。但这些诉讼可能尚不能反映力帆汽车对外欠款的全貌。

另外,1℃记者通过启信宝查询到,力帆汽车自2019年3月至5月21日,有四次股权出质,出质的股权数额超过7亿元。该公司从2016年至2018年,有4次动产抵押,被担保债券类型均为融资租赁,被担保债券数额达到6亿元。

在被传出即将破产后,力帆汽车的母公司力帆股份(3.260, 0.05, 1.56%)发布公告称,情况不属实。截至目前,公司没有破产计划。但力帆股份也承认,目前公司负债较高,资金流动性压力较大,根据目前中国汽车行业整行情况,未来发展可能面临挑战,公司也将积极采取多种应对措施降低风险。

力帆股份进军汽车市场是在2003年,当时力帆股份收购重庆专用汽车制造厂80%的股份,将公司改为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后来,力帆进入新能源汽车领域,但无论是新能源汽车还是传统燃油汽车,销售业绩均不优异。

2016年,力帆汽车发布公告称,经财政部查处,公司2015年共有2395辆汽车不符合新能源汽车申报条件,涉及中央财政补助资金1.14亿元;财政部决定对这2395辆新能源汽车中央财政不予补助,并取消了公司2016年中央财政补助资金预拨付资格。

力帆汽车的经营困境已非常明显,转型势在必行。2019年,力帆汽车在半年报中表示,公司准备将业务发展中心进行调整,不再把汽车排在第一位,而将摩托车排在第一位,其次是新能源汽车。虽然摩托车是力帆股份起家的业务,在汽车业务发展遇阻后,想要回归到摩托车市场,前途尚不十分明朗。

就在10月15日,力帆汽车进入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的被执行人名单,执行法院为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涉及的执行文书4份,单笔最大金额为1.155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