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十月降息或板上钉钉 但还将权衡何时收手

据芝加哥商业交易所集团的数据,截至上周五,降息的可能性为90%,部分原因可能是美联储官员没有采取什么措施来消除这些预期。

腾讯证券10月22日讯,美联储官员即将在下周召开议息会议,除了宣布进一步降息外,他们还将探讨是否已经采取了足够的措施,使得美国经济足以抵御进一步放缓的风险。

官员们从9月份时开始讨论这一议题,彼时他们将联邦基金利率下调至1.75%至2%之间。

现在他们正在考虑是否暂停当前的降息小周期,以及他们需要多长时间来评估这些降息行动的效果,还有如何和市场进行沟通。

在最近的公开声明和采访中,票委们已经为数月内第三次降息打开了大门,不过与7月和9月降息前相比,他们再次降息的理由已经不那么坚实了。

他们将这些削减视为一种政策调整,以缓解全球制造业低迷对美国经济的冲击。而不是重启一轮无止境的宽松,以对抗不断加深的经济疲软。

利率期货市场的投资者一直强烈预期美联储会在10月份的议息会议上降息——据芝加哥商业交易所集团的数据,截至上周五,降息的可能性为90%,部分原因可能是美联储官员没有采取什么措施来消除这些预期。

纽约联储行长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上周四在讲话后对记者表示,"我们的政策行动非常有助于保持经济步入正轨,并管理我们面临的一些风险。展望未来,我认为我们必须采取同样的方式,循序渐进式的做出调整。”

美联储副主席克拉里达(Richard Clarida)上周五也在公开讲话中呼应了上述观点,在美联储例行的会议前静默期上周六开始前,他的发言是美联储内部人士10月会议前的最后讲话。

如果官员们得出结论认为他们应该暗示可能暂停减息,那么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可能会令投资者失望,因为他们原本预计美联储会提供更多支持。

高盛首席经济学家哈祖斯(Jan Hatzius)上周在一份报告中说,风险在于,即使是一个旨在平衡市场预期的表态,也会给投资者一种“我们这轮降息已经完了”的信号,会导致短期债券的抛售,以及利率上升、股价下跌。

美联储降息通常是因为经济数据不好,但有时它降息是因为某种令人不安事态发生的风险上升了——就像买保险一样。

挑战在于判断需要多少保险。前美联储高级经济学家、现为梅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的文森特-莱因哈特(Vincent Reinhart)表示:“你不知道要买多久,也不知道还要再买多少。”

鲍威尔一再强调1995年和1998年的情况,当时美联储三次降息,避免了经济衰退。他上周表示:“美联储三次降息就已经化解了防线。美国经济增速彼时再度加快,经济继续扩张。所以这就是我们做这件事的意义。”

达拉斯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卡普兰(Robert Kaplan)上周五也表示,他希望当前的降息周期是"温和、有限和有节制的",而不是"全面降息的开始"。

随着10月份再次降息,官员们届时将会关注经济状况是否有所好转,从而使他们能够停止降息。否则,他们可能会进一步降低利率。

“这是一个不稳定的局面,”卡普兰说。“也是一个脆弱的时期,无论哪种方式都可能失败。”

美联储官员面临的一个问题是,如何在会后声明中表明,进一步降息的门槛将需要更经济状况恶化的进一步有力证据。

过去美联储官员暗示有可能暂停降息的一种方式是强调近期刺激的累积作用,不过暂停降息的计划不一定能实现。

例如,2007年10月,美联储官员继9月降息50个基点后,又降息25个基点。他们在会后声明中打消了未来降息的预期,但一个月后经济陷入衰退,引发了一轮更激进的降息周期。

自上月美联储会议以来,地缘政治风险既没有减弱,也没有加剧。与此同时,调查和其他经济数据暗示,受重创的制造业的疲弱状况并没有改善,可能正在蔓延到美国经济的其他领域。但9月份的就业报告却并没有显示出招聘大幅减少的明显迹象。

虽然全球制造业活动正在下滑,但美联储副主席克拉里达上周五说,他没有看到任何冲击或放缓“波及消费者”的迹象。

芝加哥联邦储备银行行长埃文斯(Charles Evans)上周三也表示,他认为存在一些风险,即美国经济将难以应对不确定性或冲击。埃文斯说:“现在有一种观点认为,应该采取更多措施,为这些潜在事件提供更多的风险管理缓冲。”

对美联储来说,一个积极的信号是,七、八月份曾一度大跌的市场利率最近几周已经企稳。因此,长期利率已回升至高于短期利率的水平。近几个月来,长期利率已经跌破短期利率,这种被称为收益率曲线反转的不详迹象通常会在衰退前一两年出现,一些美联储官员曾将此作为进一步降息的理由。

经济环境下对利率较为敏感领域的支出增加,尤其是房地产领域,表明美联储的降息正在为经济提供一些提振,官员们曾表示,要想从额外的刺激措施中获得全部好处,还需要一段时间。

例如,较低的抵押贷款利率正在支撑房屋销售,而这反过来又可能推动家装零售商的支出。(崔斯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