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音737 Max停飞拖累美国二季度GDP增速降低0.4%

波音737 Max喷气式飞机的停飞悄无声息地压低了美国的增长,降低了生产率,并导致了许多美国公司的盈利受损。白宫数据显示,这一停飞事件导致3月至6月份的美国GDP增长减少了0.4个百分点。

腾讯证券10月22日讯,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表示,拖累美国经济的“逆流”包括国际紧张形势以及疲软的外国需求等。但是,他可能还应该将一个不太明显的项目也添加到名单上,那就是波音公司(NYSE:BA)。这家飞机制造商现在所面临的困境不仅屡屡登上新闻头条,同时也成为了美国经济数据背后的推动力。

在发生了两起悲剧性的坠机事故之后,波音737 Max喷气式飞机已在全球范围内被停飞,这一事件悄无声息地压低了美国的增长,降低了生产率,并导致了许多美国公司的盈利受损。波音公司不是一家普通的公司,它是美国最大的制造业出口商,也是一个非常大的私营雇主。波音的产品成本高达数亿美元,需要数千家供应商为其供货。因此,波音最畅销的飞机被停飞对整个美国经济都产生连锁反应。这一点都不会让人感到奇怪。

民间经济学家认为,第二季度波音对美国经济增长的拖累约为0.25个百分点。而根据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White House Council Of Economic Advisers)提供的数据,这种损失甚至还要更大一些:波音的停飞事件导致3月至6月份的美国GDP增长减少了0.4个百分点。

更重要的是,波音已经触及了经济学家们已在担心的经济领域:投资、出口和库存。由于无法交付正在生产的飞机,该公司已经被迫将737机型的产量从每月52架削减到了42架。

当一家航空公司或租赁公司购买一架飞机时,这种购买活动被算作商业投资,并可促进GDP增长。但是在飞机交付之前,这种交易是不会被算做商业投资的。当最受欢迎的波音737 Max机型停止交付时,这就带来了问题。非国防耐用资本品的交付量被认为是用于衡量商业投资的一个指标,而自3月份以来,这个指标平均下降了1%;但剔除飞机之后,该指标增长了2.5%。也就是说,737 Max的问题无疑是促成美国第二季度投资收缩的原因之一。

波音效应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在经济学中,叙事可能是跟统计数据一样重要的——而波音在很大程度上被排除在叙事之外。大多数投资者都同意鲍威尔的观点,也就是国际紧张形势所带来的不确定性以及不温不火海外需求是导致美国投资和出口疲软以及库存上升的原因。这种叙事无疑是真实的,但也是不完整的。

该公司上周称其正在“努力”获得监管机构的批准,以便让737 Max能在第四季度中重新投入使用。如果到时能够复飞,那么波音的目标是在明年提高产量。随着飞机最终交付,美国的投资和出口将可得到提振,库存则将减少,这可能会改善经济叙事。

但有迹象表明,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简称FAA)可能会推迟对737Max的放行。西南航空公司、美国航空公司、联合航空公司和加拿大航空公司都已经取消了737 Max航班,直到明年1月份为止。

波音公司已在此前表示,如果复飞时间进一步推迟,则可能会迫使该公司再次削减737 Max的产量,或者是全停止生产。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库存无法得到任何抵消性的提振,那么美国投资和出口就将受到更加严重的打击。届时,有关制造业和经济衰退的担忧情绪就将升级。

当然,波音并不是拖累美国经济的唯一因素,但其影响往往被低估了。对美国经济来说,是否允许737 Max复飞的决定可能会被证明是个转折点。国际形势发展和外国需求仍然是美国经济增长的关键,但波音也是值得关注的。(星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