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读懂51信用卡遭警方调查:涉嫌软暴力催收,创始人致歉

杭州警方通报,“51信用卡”委托外包催收公司冒充国家机关,采取恐吓、滋扰等软暴力手段催收债务的行为,涉嫌寻衅滋事等犯罪。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侦办中。

【讨论】51信用卡遭调查 网贷催收到底多可怕?

腾讯证券10月22日讯,港股51信用卡下午13点在香港恢复交易,随后股价大幅拉升,截止收盘,51信用卡股价涨12.99%,报2.00港元,最新市值24.89亿港元。

51信用卡午间在港交所公告称,杭州市公安局已发布消息称杭州警方21日对集团委托之外包催收公司涉嫌寻衅滋事等犯罪行为开展调查,公司就此全面配合调查。此外,公司还澄清称,集团所有的个人信息收集均有合法用户授权,并不存在未经用户授权非法盗取信息的情况。针对媒体的不实报导及误导性分析,公司保留其对相关不实乃至恶意报导进行法律追责的所有权利。

51信用卡遭警方调查:涉嫌软暴力催收,创始人致歉

10月21日上午,港股上市公司“51信用卡”位于杭州西湖区紫霞街80号西溪谷国际商务中心的办公地点遭遇警方突击清查。据现场知情人士透露,“51信用卡”楼下大约停有12辆警车,包括4辆大巴以及1辆特警大巴,上门的警察约有百人。

10月21日港股午后开盘,51信用卡闪崩,股价一度暴跌超40%,公司不得不在下午1时50分起暂停交易,51信用卡停牌前跌幅收窄至34.69%。

随后51信用卡某副总裁称,被警方调查是因为“51信用卡催收外包的问题,公司P2P业务正常。”

公司CFO赵轲主动发布声明,表示公司目前经营一切正常,目前正在了解具体情况,他还表示:你能给我打通电话,说明我们公司还是正常的。

10月21日晚间,杭州警方通报,对51信用卡有限公司委托外包催收公司涉嫌寻衅滋事等犯罪行为开展调查,杭州警方称,今年9月以来,接上级部门线索传递,结合日常工作发现,“51信用卡”涉及大量各地异常投诉信息。经初步调查发现,“51信用卡”委托外包催收公司冒充国家机关,采取恐吓、滋扰等软暴力手段催收债务的行为,涉嫌寻衅滋事等犯罪。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侦办中。

10月22日早间,51信用卡在港交所公告称,公司杭州办事处接受政府有关部门上门调查,主席兼行政总裁、执行董事、CFO及部分员工正协助调查,需两位董事协助之调查已暂时完结,两位董事未被相关政府部门扣留。公司资产没有被扣押或冻结,业务营运和财务状况正常健全。

该公告落款是“承董事会命51信用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杨宇智”。

另外51信用卡创始人孙海涛在微博上就51信用卡被查发致歉信表示,这个风波是因为我们管理上的不完善,尤其是对合作公司的培训和监督不够,导致在对借款人联络沟通过程中出现了一些过激的行为,给个别借款人造成了伤害,为此我们非常抱歉。孙海涛还表示,后续经营活动中,将进一步落实各项风控措施,杜绝一切不规范的第三方合作。同时,优先确保对各个出借人按合同如期兑付。为此将定期公布企业运作情况及资产情况,以及对出借人的兑付情况,自觉接受监督。

51信用卡上市后股价已经暴跌80%

2012年,孙海涛拉着创始团队闭关一个月,开发出了51信用卡。在金融领域,最大的利益集团无疑是银行,与银行合作而不是竞争,51信用卡在推广时受到的阻力更小,在业务上更多承接的也是银行不愿意做的高风险业务。

但正是这种剑走偏锋,为51信用卡今日的困局埋下了隐患。

51信用卡起家时的主要业务并非是P2P,而是信用卡科技服务费。这项业务占据公司2015年营业收入的一半。

在2015年~2017年,51信用卡则均处于亏损状态,净利润分别为-7亿、-22.31亿,以及-13.7亿元。也就是说,短短3年时间,51信用卡亏出43亿人民币。

2018年51信用卡在香港上市,当时被成为新经济公司之一,上市首日51信用卡开盘价8.76港元,较发行价8.5港元上涨3.06%,成交额2.18亿港元。

根据51信用卡披露的2019中期业绩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达3.09亿元。来自非信贷撮合业务的收益佔收益总额的比重从2018年同期的26.8%显著上升至2019年上半年的42.6%。同时,信贷撮合业务的资金来源中来自金融机构的占比也获得大幅提升。

不过该公司就曾因为砍头息、暴力催收等问题一直被网友所诟病,有些人认为这也与该公司外包商有关,有些与之合作的不良商家为了高额的利益,会强制借款人还钱,一些人实在受不了如此高压的催缴,于是出现了多种问题。

从上市截至到目前,51信用卡股价已经跌去了近80%。

如今,随着51信用卡被查,孙海涛离他的梦想越来越远。如果51信用卡最初不涉足P2P业务,甚至如果P2P业务能够早点刹车,51信用卡可能成为一个为用户提供信用卡管理服务的金融科技公司。但历史没有如果。

多家上市公司

“躺枪”

根据天眼查信息显示,目前公司大股东为萍乡纪牛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比例为20.75%,A股上市公司新湖中宝股份有限公司为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5.77%。前海股权投资基金持股比例1.76%;私募基金大佬王亚伟也是51信用卡的股东之一,其股比例1.58%。

而51信用卡此前曾历经多轮融资,融资方包括小米、京东、顺为资本、前海母基金、快的打车创始人陈伟星的泛城资本、天使投资人薛蛮子等。

而新湖中宝为新湖系控制的上市公司,黄伟为浙江新湖(控股)集团董事长,2019年8月,获2019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第1425名。2019年10月10日,胡润百富榜发布,黄伟、李萍夫妇排名第146位,财富值230亿元人民币。

10月21日晚间,新湖中宝发布关于参股公司有关事项的提示公告称,公司对51信用卡分次累计投资2亿美元,占其总股本的21.83%,是其第二大股东。公司未向51信用卡派出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未参与其经营管理,也无任何业务和资金往来。因51信用卡暂未披露具体停牌原因,公司暂无法评估其对公司的影响。若其股价持续剧烈下跌,将对公司的投资收益和当期利润有一定的影响。

另外还有中国人保、中联重科、完美世界、大众共用等。

涉王亚伟等多名私募大佬

还有众多的创投机构,包括私募基金大佬王亚伟也是51信用卡的股东之一,其股比例1.58%。此外,电影演员吴秀波也曾担任其代言人。

涉及的银行也超过数十家。

催收江湖兴衰

据21世纪经济报道称,伴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兴起,专业催收公司和原先服务于民间借贷的非专业催收公司均迎来了大爆发,但良莠不齐酿恶果,恶性事件频发。

一位原催收公司创始人称:“催收公司的数量差不多是跟P2P一起到达巅峰的。最高峰时P2P有8000多家,但8000多家公司真的有这么多专业风控人员吗?资产质量参差不齐,相伴着催收公司也良莠不齐,大家都觉得‘我可以干这活’,造成了互金乱象。随着P2P公司的收缩,催收公司的数量也在急剧减少。”

“没有专门针对催收的整顿,其实主要查的是违规放贷。在违规放贷的过程中查到一些暴力催收情节,能同时导致好几家催收公司被牵连。”一位从业十余年的一线催收人员告诉记者,往往一个负债者同时欠几家网贷的钱,导致A、B、C等多家催收公司催讨。只要A出现了暴力催收情形,B、C两家公司也会同时牵扯其中。

9月3日,公安部官网发布《部署深入打击“套路贷”违法犯罪活动并公布十大典型案例》,其中提到,截至目前,公安机关共侦办“套路贷”团伙案件1890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8651人,破获各类刑事案件18790起,查扣涉案资产161.76亿元。这其中,一些专门从事非法催收业务的职业催讨团伙也被依法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