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析:墨西哥为何始终无法摆脱“毒品经济”梦魇

划重点:

  • 1几十年来,“毒品经济”约占墨西哥GDP的1%至2%,已然成为墨西哥经济的一个重要支柱。全墨西哥有500多座城市涉及到毒品走私,直接卷入毒品生意的人数超过45万,间接人员大约有320万人。
  • 2在一定程度上来说,墨西哥的毒品生意如此红火兴旺、屡禁不止部分是因为有美国这个世界最大的毒品消费市场存在。
  • 3毒品的危害不仅仅是以上这些,还严重影响了外资进入墨西哥。本来墨西哥北部边境靠近美国,曾有大批美国公司来此投资建厂,经济一度繁荣。然而贩毒势力的不断渗透,让这个地区成为墨西哥最混乱、最危险的地方,也让许多原本有意投资的外企打了退堂鼓。

腾讯证券10月23日讯,据国外媒体报道称,墨西哥总统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于去年12月就职,承诺不会重复过去几届政府的“失败政策”,这些政策在遏制去年导致约2.9万人丧生的毒品暴力事件方面收效甚微。同时,奥夫拉多尔承诺对墨西哥多年来的帮派暴力、贫困及美墨边境贪腐问题做出根本改变。

但是,过去一周在锡那罗亚州、米乔肯州和格雷罗州发生的暴力事件,包括两起大规模枪战,蒙面武装分子与墨西哥安全部队发生冲突,并且向平民开枪,所有这一切都让人们对总统的新安全战略有效性提出了质疑。

更为夸张的是,不久前结束的墨西哥2018年大选更是以其“血腥”而闻名世界。墨西哥全国共有32个州,其中23个州在选举过程中发生了谋杀案,共有130多名参与到选举活动的人士被暗杀,凡是有禁毒主张的候选人几乎都是暗杀对象。

众所周知,墨西哥的暴力政治源于“毒品经济”的泛滥,那么这一“毒品经济”的根源是什么?墨西哥新政府实施的高压扫毒前景又究竟几何?

贩毒市场规模巨大

墨西哥面积196万多平方公里,人口约1.2亿多,位于北美洲南部,拉丁美洲西北端,是南、北美洲陆路交通的必经之地,素有“陆上桥梁”之称。北面与美国四个州接壤,边境线长3169公里,这其中墨西哥华瑞兹与美国亚利桑那州凤凰城有700公里的公路相连。

这条公路就是世界上有名的贩毒、走私通道,毒品让墨美两国在这700公里上建立起了割不断、解不开的纽带。几十年来,“毒品经济”约占墨西哥GDP的1%至2%,已然成为墨西哥经济的一个重要支柱。全墨西哥有500多座城市涉及到毒品走私中,直接卷入毒品生意人数超过45万,间接人员大约有320万人。

更何况,这300多万人几乎全都是就业适龄青壮人口,在其背后是超过两百万个家庭,近千万人,墨西哥总人口的8%赖之过活。

在一定程度上来说,墨西哥的毒品生意如此红火兴旺、屡禁不止部分是因为有美国这个世界最大的毒品消费市场存在。

调查数据显示,全球生产的毒品60%以上都销往美国。美国人消费的可卡因占世界产量的三分之一。2002年以来,美国吸毒者占全美人口近10%。而每年从外进入美国96%的大麻、64%的可卡因和58%的海洛因均来自墨西哥。根据保守估算,每年美墨之间的毒品交易额大约在190亿至290亿美元。

每年美国毒品交易的利润高达800亿美元,这对于毒枭们来说的吸引力是超乎想象的。仅可卡因贸易中,墨西哥毒枭们通过转运可以获取的利润是其成本的50倍。这样高额的商业回报,也让一个又一个毒枭前赴后继。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毒品经济会带来暴力和混乱,但由于该国毒品经济已经形成了相当规模的产业链,贩毒集团掌握下的某些地区进而形成了某种程度上的自治体。贩毒集团获取的利润会通过投资教育和医疗等方式回报给当地社区,因此一些当地居民甚至将贩毒集团视为创造工作、提供收入的“衣食父母”。

而且,如今一些墨西哥贩毒集团甚至开始具备“国际视野”,同样增长迅速的欧洲吸毒人口正在成为大西洋对岸墨西哥毒贩心中的新蓝海。《美联社》指出,“比起美国的吸毒者,欧洲的瘾君子们通常出手更大方,也不在乎以两倍价格购买毒品。

据非政府组织“犯罪洞察力”此前出具的一份报告显示,古兹曼旗下的锡那罗亚集团是墨西哥贩毒组织中开拓欧洲市场的先锋。而西班牙基于语言和文化优势则成为了墨西哥毒枭走私毒品到欧洲的第一站。除此以外,西班牙海关的执法力度一般来说也比英国和法国要更宽松。

从2012年开始,墨西哥贩毒黑帮集团还开始和意大利的黑帮展开合作,企图将意大利南部诸港口发展成除西班牙以外的第二大欧洲毒品转运中枢。

社会动荡严重拖累墨西哥经济

抛去社会治安以及毒品泛滥,墨西哥其实是一个历史底蕴丰厚,自然环境优越的国家。这个古老的国度是美洲大陆印第安人古文化发源地和中心之一,孕育了无数的文化奇迹,素有玉米的故乡、仙人掌的国度、白银王国和浮在油海上的国家等美誉。

可以说,墨西哥的毒品问题从来不是自然资源匮乏所导致的。

美国执法机构称,2007年到2011年间,墨西哥有70%的犯罪案件都和美国的毒品交易有关。

美墨边境的华雷斯市因为居高不下的谋杀率而被评为“西半球最危险的城市”。我们能在网络上轻易搜到华雷斯市黑帮之间展开大屠杀、拷打甚至汽车炸弹袭击的视频。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与华雷斯仅有一界之隔的美国厄尔巴索市在2010年仅发生3起命案,其中一起是自杀。

纵观历史,墨西哥经济对于美国的依赖程度一直很深,美国经济变动也往往同向影响着墨西哥的经济发展。墨西哥的几大主要经济部门均面向美国市场,来自美国的移民汇款已成为墨西哥仅次于石油收入的第二大外汇来源。但自特朗普上任后,美墨形势紧张,对墨经济也造成一定影响。

毒品的危害还不仅仅是以上这些,还严重影响了外资进入墨西哥。本来墨西哥北部边境靠近美国,曾有大批美国公司来此投资建厂,经济一度繁荣。然而贩毒势力的不断渗透,让这个地区成为墨西哥最混乱、最危险的地方,也让许多原本有意投资的外企打了退堂鼓。

究其原因,当地毒品产业的发展离不开腐败与贫穷。而拉丁美洲政府的腐败与巨大的贫富差距普遍存在,也为毒品产业的大发展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在那里,墨西哥警察的平均月工资仅有375美元,所以他们极易被收买。从市长、检察官到州长,从州警察、联邦警察到陆海军高官,都抗不住毒品集团的巨额贿赂。墨西哥公共安全部门权威人士曾推测,每年各个毒品集团仅用于收买普通警察的开支合计起来不少于10亿美元。必须贿赂的不只有官员,还有市民。这些看似纯良的老百姓实则是毒贩的望风者,他们只需要打个电话通风报信就可以收到100美元每月的报酬。

高压扫毒前景几何

左翼总统奥夫拉多尔上台后所提出的打击犯罪的新战略侧重于解决暴力的根源,特别是减少贫困、铲除根深蒂固的腐败以及为年轻人提供就业机会等。

比如,他提高了美墨边境各地的工资、在美墨边境开设了数千个学徒岗位,并正在鼓励对贫困的南部地区进行投资。

除了强调打击引发暴力的社会弊病外,他还允许海军陆战队和陆军组建一支国民警卫队,在全国众多地区维护治安。

但以上这些举措取得成效了吗?

没有,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效果。

分析人士警告说,政府还没有明确解释它将如何利用国民警卫队来智胜贩毒集团。“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墨西哥问题分析师恩斯特(Falko Ernst)表示,由于没有明确的短期策略,人们有这样一种感觉,即本届政府对犯罪团伙的打击没那么严厉。

此外,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命令下,许多美国国民警卫队改变了既往巡逻路线,以应对墨西哥的非法移民潮。

美国国防部的评估显示,如今与政府对峙的贩毒集团已经控制了超过10万兵力。相比之下,墨西哥政府军也不过13万人左右,其中还包括很大一部分文职人员。除此之外,在武器装备上,毒贩也丝毫不逊军警。仅在2007、2008两年中,墨西哥警方就曾从贩毒集团缴获1.7万支突击步枪,2200枚手榴弹、导弹和火箭弹、50支狙击步枪,其中90%来自美国。

贩毒集团还十分擅长展开舆论宣传,这使得很多墨西哥国内民众、尤其是那些依赖于毒品经济谋生的民众选择在毒品战争中站在毒枭大佬这一边。除了传统的宣传渠道诸如户外广告和墙壁涂鸦等,毒枭们甚至还学会了在Facebook、Instagram等社交网络上博取年轻一代网民的支持。

谁之过?

奥夫拉多尔经常把墨西哥如今错综复杂的安全局势归咎于前几届政府的不作为。

墨西哥的“禁毒战争”始于2006年,墨西哥前总统卡尔德龙派遣武装部队打击日益强大的贩毒集团,当时这些贩毒集团已经从为哥伦比亚贩毒集团走私可卡因转变为全面的贩毒活动。自此之后,20多万人在帮派暴力活动中丧生,4万多人失踪。

这一系列打击行动导致了墨西哥贩毒集团分裂,为政府带来了一些胜利,其中包括逮捕绰号“矮子”的大毒枭古兹曼。在被引渡到美国之前,他曾两次逃离墨西哥监狱。今年2月,他被判走私毒品罪,并被判处终身监禁。

美国政府表示,在古兹曼的领导下,旗下锡那罗亚贩毒集团20多年来在美国进口和分销了大量的可卡因、大麻、冰毒和海洛因。

根据美国国会研究服务部8月份的一份报告,古兹曼的逮捕“似乎导致了两个相互竞争卡特尔的出现”。墨西哥最大贩毒集团CJNG于2010年从锡那罗亚分离出来,许多分析师认为它是目前最危险、规模最大的卡特尔。

社交媒体上发布的警方被伏击的照片显示,这一毒贩集团公然向警察开枪并焚烧警车,甚至还在警车上展示了写有“CJNG”的大标语,以警告警察不要支持敌对的犯罪集团,包括米却肯州的Los Viagras。

而且,即使古兹曼被终身监禁在美国一座高安保级别监狱后,他所建立的贩毒集团依然“兴旺发达”。

“国会研究服务中心”(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 report)报告称,锡那罗亚贩毒集团“为加强对奇瓦瓦州和墨西哥下加州边境通道的控制,进行了残酷的斗争,目的是保持自己的主导地位”。

报告指出,古兹曼的至少12个孩子之一奥维迪奥(Ovidio Guzman)在其中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美国司法部今年2月公布了对奥维迪奥和他一个兄弟的起诉书,指控他们阴谋在美国分销可卡因、冰毒和大麻。

墨西哥警方逮捕奥维迪奥后,将他拘押在一所房子内。然而很快,当地贩毒集团武装分子便对警方发起了猛烈攻击,试图将奥维迪奥抢回去。同时,有数十名蒙面男子携带重型武器包围当地警察局。最终,警方不得不为了安全撤离,同时也为了“恢复城市的平静”,而将奥维迪奥释放。

对此,奥夫拉多尔在周五的新闻发布会上解释称:“高级安全官员已经决定释放奥维迪奥,因为抓住一个罪犯并不比人们的生命更有价值。”

美国锡拉丘兹大学安全分析师麦考密克(Gladys McCormick)说,(墨西哥政府)上周向锡那罗亚贩毒集团的明显投降也向其他有组织犯罪网络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息,那就是只要他们有足够的火力进行对抗,他们就会取得胜利,因为政府没有足够的资本来进行反击。(德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