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伦财富税逼急美国巨富 巨额资本或流入私人股本业

  • 1 沃伦计划为全民医疗保险提供资金,这一计划受到了像比尔·盖茨(Bill Gates)这样顶级富豪的谴责,因为实行这项计划的基础是每年对身价10亿以上的富豪征收净资产6%的税捐。
  • 2通常,非常富有的人会选择将流动资本投资于低风险投资,如美国国债和市政债券等,以防止他们的财富受到侵蚀。然而,在需要6%以上回报率才能实现收支平衡的金融环境下,这种情况可能会发生改变。
  • 3全球最大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预计,美国股票和债券未来七年内收益将低于6%的“财富税门槛”,但同时私募股权基金的收益则将超过6%。

腾讯证券11月9日讯,出乎许多人意料的是,虽然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提议的财产税方案对许多亿万富翁来说是个坏消息,但对其指控的“掠夺美国人的行业”——私人股本行业来说却可能是一份难得的礼物。

沃伦计划为全民医疗保险提供资金,这一计划受到了像比尔·盖茨(Bill Gates)这样顶级富豪的谴责,因为实行这项计划的基础是每年对身价10亿以上的富豪征收净资产6%的税捐。如果这一的税收计划得到实施,这些巨富人保留资本的为数不多的方式之一将是将钱投入包括黑石集团(Blackstone Group Inc.)、凯雷集团(Carlyle Group LP)和KKR&Co等公司负责管理的另类资产。

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沃伊切赫·科普祖克(Wojciech Kopczuk)表示:“财富税可能会导致一些资金从公开市场流向估值难度大得多的投资渠道。在公开市场上,它们(资产)很容易得出估值,但这(财富税出台)可能会鼓励富人展开更高风险、同时有更高预期回报的投资。”

SEI Private Wealth Management投资策略和解决方案总监Yolanda Plaza-Charres则表示:“我们相信,这样的税收体系将增加富人和超级富豪投资组合中另类投资的使用比例。”

对于沃伦来说,这将意味着导致出现另一个她此前试图解决的难题。

今年7月,这位马萨诸塞州民主党参议员提出了《2019年停止华尔街掠夺法案》(Stop Wall Street Looting Act of 2019),以遏制私人股本行业。该法案规定,当私募股权投资公司投资组合中的公司违反联邦法律时,私募股权投资公司要承担法律责任。

沃伦认为,私募股权投资公司不仅要对股权投资负责,还要对所投资公司的行为负责。这位美国总统候选人在提案中将私募股权投资公司比作“吸血鬼”,该提案将改变这些基金收购其他公司的方式。

根据纽约调研公司Argus Research分析师史蒂夫·比格(Steve Biggar)的说法,该提议要求收购公司对其投资组合公司的债务承担责任,这一想法将“破坏行业”。

追求更高回报

目前,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Berkeley)教授、沃伦和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竞选团队的经济顾问加布里埃尔·祖克曼(Gabriel Zucman)均表示,“尚不清楚财产税本身是否会影响到富人的投资组合分配决定”。

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如果他们能够通过投资私人股本获得更高的回报,他们如今应该已经这样做了。”

截至目前,沃伦竞选团队没有回应外界的置评请求。

通常来说,非常富有的人会选择将流动资本投资于低风险投资,如美国国债和市政债券等,以防止他们的财富受到侵蚀。然而,在需要6%以上回报率才能实现收支平衡的金融环境下,这种情况可能会发生改变。

要了解最富有的人可能会如何反应,我们需要参考养老基金和捐赠基金是如何应对低利率环境的:他们越来越多地选择放弃股票和债券,开始更多地专注于私人股本。

根据惠誉评级公司(Fitch Ratings Inc.)的数据,截至2017年底,养老基金平均将27%的资产投资于另类投资,该比例高于2001年的9%。所谓另类投资,是指投资于传统的股票、债券和现金之外的金融和实物资产,如房地产、证券化资产、对冲基金、大宗商品、艺术品以及私人股本。

沃伦表示,这6%只是富人投资S&P500指数股票所能获得的收益的一小部分。根据《彭博社》汇编的数据,自1928年以来,该指数的平均年回报率为9.24%。

但正如任何基金招股说明书都会告诉你的那样,过往业绩并不代表未来的回报。美国投资公司GMO(Grantham Mayo Van Otterloo &Co LLC)就在一份分析报告中对投资者未来七年的前景表示悲观。该公司的预测显示,只有一种传统资产类别——新兴市场价值股的年回报率会超过5.3%。

这听起来可能很悲观,但来自全球最大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的预测也同样不乐观。该公公司预测,美国股票和债券未来七年内收益将低于6%的“财富税门槛”,但同时私募股权基金的收益则将超过6%。其他一些预测,如Tobin’s Q,罗伯特·席勒(Robert Shiller)的周期性调整市盈率(CAPE ratio),以及沃伦·巴菲特的市值占GDP比例等数据,都指向了美国股市未来将走向动荡时代。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私募股权投资于各种资产——如不良债务、房地产和表现不佳的公司,就会为精明投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港湾。

纽约Westwood Capital LLC管理合伙人丹尼尔·阿尔佩特(Daniel Alpert)表示:“如果私募股权卷入了WeWork这样的公司投资,它的市值从470亿美元一路跌至74亿美元,亏损高达85%时。如果你的目标是资产保值,那么这一财富税看起来更像是一种经营成本,其代价远比私募要低的多。”

众所周知,美国对冲基金巨头、亿万富豪利昂·库珀曼(Leon Cooperman)一直都是沃伦的坚决反对者,并同后者就财产税展开了公开争论,称其为“愚蠢的想法”和“噩梦”。在一次采访中,他表示虽然他愿意花一半的时间为政府工作,然后花另一半的时间在自己的事业上,但其他600位美国亿万富翁可能会有其他想法。

“人们会试图找到他们可以隐藏的资产形式。”库珀曼说道。

库珀曼此前曾公开表示:“如果伊丽莎白·沃伦当选总统,那么市场将会下跌25%。如果是伯尼·桑德斯当选,情况也是一样。”(德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