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收益不断下降 对冲基金经理不再密切关注特朗普的推特

腾讯证券11月20日讯,在“推特狂人”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一些对冲基金经理便开始密切关注起特朗普的每一条推特,并对此进行分析做出投资决策,这一度给他们带来了超过市场平均水平的收益。但这一情况近来有了改变。

今年5月30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了一项针对墨西哥新的贸易政策,“自6月10日起,美国将对所有从墨西哥进入美国的商品征收5%的关税,直到非法移民无法通过墨西哥进入美国为止。”

在看到这条推文几秒钟后,伦敦的一位对冲基金经理立即采取了行动。他察觉到特朗普的这一威胁往往会导致投资者逃向避险资产,于是立即增加了自己在美国国债上的头寸,在使他在债券市场反弹时赚了至少“6位数”。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经理表示:“多亏了这条推文,让我在六月份来之前大赚特赚。”

自从特朗普在2016年11月获得大选胜利以来,他在社交网络平台上发布政府政令的新颖方式一直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市场。攻击美联储没有采取更多宽松货币政策等等,在特定公司的管理方面等,特朗普的推特多数都改变了市场预期、甚至美联储的政策以及美国公司的经营。

尽管越来越多的声音质疑特朗普推文的长期经济影响,但主要银行分析师最近都在纷纷承认它的影响力。高盛经济学家罗尼-沃克(Ronnie Walker)上月致信该行客户称:“市场认为,特朗普主要通过影响宏观经济前景,间接影响美联储的政策。”

摩根大通则思考的更多,它创建了“Volfefe指数”(以2017年5月特朗普神秘的“covfefe”推文命名),追踪特朗普推文对2年期和5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的影响。其他研究过特朗普的社交媒体推文对经济产生何种影响的银行还包括花旗集团和美银美林。

越来越多的基金经理对特朗普的推文给予了更多关注,而不是系统地利用机器来指导交易决策的对冲基金。

Aspect Capital作为英国最大的计算机驱动对冲基金之一,其投资解决方案主管克里斯托弗-里夫(Christopher Reeve)表示:“Aspect Capital没有制定任何关注特朗普推特消息的交易策略。这不是说超出了我们可能考虑的范围,但很难设计出系统的方案。”

许多自由裁量的对冲基金交易员(由人类决定交易策略,而不是系统的、基于规则的、计算机化的交易决策的对冲基金)相对于标准普尔500指数继续表现不佳,他们不顾一切地想要通过必要的手段创造出超常表现。他们中的一些人说特朗普的推特是天赐之物。

多策略信贷对冲基金Credere Capital创始人奥利弗-多布斯(Oliver Dobbs)表示:“(特朗普的推文)加剧了波动性。如果你做多波动性,你可以从中赚钱。人们不是在猜测他会发什么推文,而是他一直在改变立场,这增加了波动性。”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全球石油大宗商品对冲基金交易员表示,特朗普的推文重新制定了大宗商品投资游戏的规则。

“特朗普成为石油价格的仲裁者,很多公司都在为此感到头疼,”他们说。“如果油价涨得太高,特朗普就会发(关于石油输出国组织的)愤怒的推文。”

2018年4月,当原油价格升至每桶70美元时,特朗普在推特上写道:“看起来欧佩克又在人为地推高油价。这样毫无好处而且不被接受。”

然而,这位交易员表示,“如果油价过低,就像2018年第四季度那样,他就会改变对抗立场”。他们补充称,在他们工作的对冲基金公司,“我们称特朗普为海湖庄园(Mar-a-Lago)的黑天鹅”。

上个月,围绕特朗普在推特上关于经济思考的辩论变得更加激烈。记者、摩根大通前董事总经理威廉-科汉(William Cohan)在《名利场》(Vanity Fair)上发表的一篇文章称,他认为,与标普500指数相关的重要期货交易的时机表明,有关政策决策的信息在事件发生前就被泄露出来,并继续交易。

“(这些交易员)能接触到其他人不知道的信息吗?比如说,特朗普通过发推特或类似口误的其他方式来操纵市场?”科汉问道。“说真的,他们是不是有内部消息?”

对此其他金融评论员的回答可能是否定的。《Slate》杂志的菲利克斯-萨尔蒙(Felix Salmon)称之为“幻想”,他写道,“根本没有证据表明有人因此赚了钱,更不用说数十亿美元了”。纽约金融市场研究公司Bespoke Investment Group的全球宏观策略师乔治-皮尔克斯(George Pearkes)在《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采访中称,这种说法“荒谬”。他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所提供的证据甚至还没有达到可以作为间接证据的水平(除了不准确之外)。科汉文章中说道,上述交易发生地点——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否认了相关指控,称这些指控无关紧要。

不过科汉坚持他的发现。他认为:“现在还不清楚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其中大部分是记者同行——因为我的报道风格而对我横加指责。”

除了内幕交易指控外,科汉还表示,特朗普的推文肯定会对市场产生影响。“这是一位根据股市表现来定义自己的自我价值和展示作为政治家的成功的总统——当股市创出新高时,他是第一个发推特的人;当股市回调时,他是第一个发推特的人。如果你是一名交易员但不据此押注,那你肯定是个傻瓜,看不出特朗普正在轻松地左右市场走势,”他表示。

然而,许多对冲基金业内人士表示,特朗普推文的影响被夸大了。赛义德-海达尔(Said Haidar)表示,总统的疯狂思考是有限度的。海达尔旗下的宏观基金海达尔资本管理公司(Haidar Capital Management)管理着5.5亿美元资产。

“我不认为我们真的在最大程度上利用了特朗普的推特,”他说道。“问题是,如果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希望美元走弱,而美元遭到抛售,除非他采取行动,否则他想要的结果并不重要。”

海达尔补充说,美国总统不能轻易通过社交媒体影响宏观经济力量。"美元走软的主要机制是美联储降息,"海达尔称。他承认特朗普的推文“确实造成了市场波动,但市场波动之后可能不会有任何进一步的后续行动”。你必须接受,它可能会导致短期的“摇摆”,要么对你有利,要么对你不利。”

其他基金也发现很难从特朗普的Twitter上获得有意义的收益。

总部位于伦敦的全球宏观对冲基金North Asset Management的联合创始人乔治-帕帕玛卡基斯(George Papamarkakis)表示:“这肯定是一个重要因素,而且显然有人通过交易这些推文而赚得盆满钵满。但我们关注的是基本面,所以没有做出太多反应。在他总统任期的第一年,我们试图考虑他的推文,虽然不一定要进行交易,不过后来我们还是停下了。因为很多推文都是没有兑现的花言巧语。”

一位对冲基金经理表示,他的投资公司从特朗普总统任期早期的推文中获得了更多收入,当时这些推文影响了特定的公司。2016年12月12日股市收盘时,美国国防公司洛克希德·马丁的股价下跌了2.5%,市值缩水超过18亿美元。当天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该公司的“F-35(战斗机)项目出现成本失控”。他批评过的其它美国大型企业包括汽车制造商通用汽车、在线零售商亚马逊和航空航天公司波音。

虽然特朗普少发一些关于公司的推文可能会让美国企业界松一口气,但加密货币金融家希望他能多发一些关于公司的推文。加密货币数据分析平台The Tie的首席执行官乔舒亚-弗兰克(Joshua Frank)指出,去年7月总统在推特上写道“我不是比特币的粉丝”时,这种加密货币的价格飙升。弗兰克说:“即使他的推文本质上更负面,但特朗普想参与进来的想法也会导致推文数量的大幅增加,这往往会导致价格上涨。”

最近,特朗普发的有关经济的推文变少了,更多的是关于他的弹劾听证会。这对摩根大通的Volfefe指数来说是个坏消息。该银行在10月份的一份研究报告中表示,在创建自定义指标不到两个月后,特朗普的推文引发的债券市场波动正在下降。报告称:“我们发现,随着总统经常讨论的话题从货币政策转移,其对利率波动的影响正在减弱。”(仲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