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黄金搭档谢幕:谷歌两位创始人双双辞任 皮查伊接任CEO一职

现任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将兼任谷歌和其母公司Alphabet的CEO职位,同时谷歌另一位创始人、Alphabet总裁谢尔盖-布林也宣布辞去自己的总裁职务。

谢尔盖-布林(左)、拉里-佩奇(右)

腾讯证券12月4日讯,谷歌母公司Alphabet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Larry Page)周二宣布辞职。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将接任其职位。

Alphabet股价当日上涨了近0.5个百分点。

佩奇和谷歌联合创始人、Alphabet总裁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在一篇宣布这一变动的博客文章中写道:“随着Alphabet的发展壮大,谷歌和其他公司正在作为独立公司有效运营,现在是简化我们管理结构的自然时机。当我们认为有更好的方式来管理公司时,我们从来都不是那种不愿离开管理岗位的人。Alphabet和谷歌不再需要两位首席执行官和一位总裁。”

佩奇于2015年成为Alphabet的首席执行官,当时谷歌重组成立了新的母公司,以管理其主要业务外的“其他探索”。在这种架构下,皮查伊成为了谷歌的首席执行官,此前他有效地管理了公司的大部分业务,而佩奇则退了一步,把精力集中在母公司上。皮查伊此前曾在该公司领导Android平台和Chrome浏览器。

信中称,佩奇和布林仍将“积极参与”Alphabet的董事会。作为联合创始人仍然控制着公司拥有表决权的股份。佩奇持有Alphabet约5.8%的股份,布林和皮查伊分别持有5.6%和0.1%的股份,这意味着新CEO可能仍会受到公司创始人的挑战。谷歌表示它的投票结构并没改变。据腾讯《一线》报道,根据Alphabet 2019股东大会公开信息显示,拉里 佩奇握有26.1%的投票权,布林握有25.2%的投票权,两位创始人的投票权相加依然超过50%,因而对于公司依然有着绝对控制权。

随着谷歌运营的核心数字广告业务出现放缓迹象,Alphabet可能需要加大对其他业务的投入,其中包括Waymo和Verily等公司。谷歌财报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广告收入放缓,第三季度利润同比下降。尽管云计算业务正在增长,但该公司在硬件方面仍难以产生可观的收入。

佩奇和皮查伊在公司动荡的几年里一直携手管理着公司,谷歌的员工此前表达了他们对公司政策的不满。据《纽约时报》调查显示,去年,成千上万的谷歌员工走出全球各地的办公室,抗议谷歌支付给前Android主管安迪-鲁宾的9000万美元离职补贴,尽管谷歌发现针对他的性行为不当指控是可信的。CNBC上月报道称,Alphabet董事会已对高管们如何处理不当性行为指控展开调查。

谷歌还因遭到员工的抵制,被迫退出某些项目。2018年,谷歌的云主管当时表示,在2019年3月合同到期后,该公司将不再与国防部续约。此前,数千名员工签署了一份请愿书,敦促皮查伊不要让谷歌参与“战争事务”。

近期,四位被称为“感恩四人”(Thanksgiving Four)的前谷歌员工声称,他们在假期前被解雇,是对他们试图组织工人的报复。这些前雇员已经向国家劳动关系委员会提起诉讼,声称存在不公平的劳动行为。谷歌则否认有任何报复行为,并坚称这些员工是因为分享机密文件和违反安全规定而被解雇的。

以下是佩奇和布林的联合信全文:

我们2004年S-1项目的第一封创始人联合信是这样开头的:

“谷歌不是一家传统的公司。我们不打算成为其中之一。在谷歌作为一家私人控股公司的发展过程中,我们一直以不同的方式管理着谷歌。我们还在强调创造和挑战的氛围,这有助于我们为全球信赖我们的用户提供公正、准确和自由的信息获取渠道。”

我们相信这些核心原则今天仍然适用。Alphabet不是一家传统公司,我们仍在新技术上进行雄心勃勃的投资,尤其是从Alphabet大的架构上来看。创造力和挑战依然存在,甚至更多,并越来越多地应用于各种领域,如机器学习、能源使用效率和交通。尽管如此,谷歌的核心服务——提供公正、准确和免费的信息访问——从未改变。

然而,自从我们写了第一封创始人的信,公司就已经走在成熟的发展道路上了。在谷歌中,有紧随搜索之后流行起来的消费者服务,如地图、照片和YouTube;一个由我们的Android和Chrome平台驱动的设备组成的全球移动智能系统,包括我们自己的谷歌设备谷歌云,以及GCP和G suite;当然,还有机器学习、云计算和软件工程等基础技术。这是一种荣誉,数十亿人选择让这些产品成为他们生活的中心——这是谷歌将永远努力履行的一种信任和责任。

在结构上,该公司于2015年成为Alphabet的最重要子公司。正如我们在2015年的Alphabet创始信中所说:

“Alphabet成立的宗旨是通过强大的领导者和独立性,实现企业的繁荣。”

自从我们写了那篇文章以来,数以百计的凤凰城居民现在正开着Waymo汽车四处奔波——许多人都没有司机!Wing成为第一家为美国消费者提供商用送货服务的无人机公司。此外,通过与其他医疗保健公司的大量合作伙伴关系,Verily和Calico也在做着重要的工作。我们的一些“其他重要业务”也有自己的董事会,由独立成员和外部投资者组成。

这些只是我们在Alphabet内部成立的科技公司的几个例子,此外还有投资子公司GV和Capital G,它们已经投资了数百家公司。与谷歌的所有服务一起,这形成了横跨一系列行业的丰富多彩的科技生态圈——所有这些业务的目标都是帮助人们应对重大挑战。

我们的第二封创始人联合信是这样开头的:

谷歌诞生于1998年。如果是人的话,它应该在去年夏末(大约8月19日)就开始上小学了,而今天它差不多已经完成了一年级的学业。”

今天,在2019年,如果公司是一个人,它将是一个21岁的年轻人,是时候离开家了。虽然能够长期深入参与公司的日常管理是一种极大的荣幸,但我们相信,现在是时候扮演自豪的父母的角色了——提供建议和关爱,而不是每天唠叨!

随着Alphabet的成熟,谷歌和其他分公司作为独立公司有效运作,现在是简化我们管理结构的最好时机。当我们认为有更好的方式来管理公司时,我们从来都不是那种不愿离开管理岗位的人。Alphabet和谷歌不再需要两位首席执行官和一位总裁。展望未来,桑达尔将成为谷歌和Alphabet的首席执行官。他将负责领导谷歌,并管理Alphabet在我们其他投资组合中的投资。我们致力于谷歌和Alphabet的长期发展,并将继续作为董事会成员、股东和联合创始人积极参与。此外,我们计划继续定期与桑达尔交流,特别是我们感兴趣的话题!

桑达尔是个谦逊的领导者,他每天都在向我们的用户、合作伙伴和员工展示对技术的热情。作为谷歌的首席执行官和Alphabet董事会成员,他与我们密切合作了15年,直到Alphabet成立。他分享了我们对Alphabet结构价值的信心,以及它为我们提供的通过技术解决重大挑战的能力。自从Alphabet成立以来,没有人比我们更依赖于他,也没有比他更好的人带领谷歌和Alphabet走向未来。

看到一个小型研究项目发展成为为数十亿人提供知识和赋权的源泉,我们深感责任重大。——我们两个斯坦福大学的学生赢了一个赌注,后来又押注对了很多其他的技术。我们无法想象,在1998年,当我们把服务器从宿舍搬到车库时,接下来发生的这一切。(仲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