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嗓子喉“骗”:坑了罗纳尔多,市值一度蒸发近九成

业绩不好,当然是股价下跌的正当理由。但究其根本,还是股市中的“信用效应”。不管公司究竟有没有钱,江佩珍连同她的金嗓子,已在股民心中逐渐失去信任。

坑人不富,赖人长穷。

十六年前,罗纳尔多用一套帽子戏法让世界球迷为之疯狂,其代言费一度高达以千万计,对于非百事可乐、耐克此类的国际大牌,他更是微笑表示:

不接。

但2003年9月,巨星罗哥微笑着出现在了中国人民的电视机上。他身穿“金嗓子”球服,手拿金嗓子喉片,对着镜头露出大白牙傻笑。

当时有报道称,金嗓子选择了国际足球明星罗纳尔多作为产品形象代言人,罗纳尔多多次亲切地称金嗓子掌舵人江佩珍为“足球妈妈”。

两年后,罗纳尔多却把“妈妈”告上了法庭。

事情起因于那次火热全球的“皇马中国行”。2003年7月25日,西班牙皇马俱乐部携贝克汉姆、罗纳尔多、齐达内等六大当今世界足坛超级巨星,包机飞到了中国,他们要与“健力宝龙队”进行一场“龙马大战”。

然而,比赛开始前,肥罗却于北京饭店门口上了一辆奔驰车,神秘失踪近一小时。

奔驰车是江佩珍派来的。从罗纳尔多上车的那刻开始,江佩珍就在北京饭店对面的长安俱乐部的高楼上,一直拿着望远镜观察。

那时的江佩珍有3个主要头衔:商界女强人、足球爱好者,还有罗纳尔多死忠粉。

皇马中国行的那几天,江佩珍使尽浑身解数联系到了罗纳尔多,表示想邀请其参加一个私人宴会,作为粉丝的愿望是拍几张合影,事后将以几十万美金聊表寸心。

皇马中国行前的几个月,当时的皇马主教练博斯克在记者会上说:

我们皇马是一个强大的集体,但是有‘一名球员’总把自己置于球队之外。

几个月后,这一名球员再次把自己置身于球队之外,偷偷前往了和死忠粉吃(拿)饭(钱)的宴会。

一进门,罗纳尔多就看到一个肤白身宽、红唇艳抹、烫着发的中年妇女,在一群孩童的簇拥下向他扭动着走来,并说了一句神秘的开场白:

ma ma joeng nei ze gwaai zai(妈妈养你这乖仔)。

肥罗还在一脸懵圈,中年妇女就拿出了那件后来出现在全国人民电视机上的、印有“金嗓子”logo的黄色球衣。这件球衣,是江佩珍提前三个月在网上查好尺码、花了788元、在四川特意为偶像定做的。

盛情难却,偶像换上这件球衣和江佩珍拍了合照。接着,江佩珍拿出了一个奇怪的印有老先生头像的盒子,希望偶像拿着拍一下,罗纳尔多继续照做。

最后,灵活的肥罗又在5台摄影机前接连花式表演了“运球”、“横扫”、“高球”和“罗式凌空劲射”等一系列高难度踢球动作。

按照江佩珍的说法是,以上照片仅供她收藏。

拍摄期间,罗纳尔多吃了三次金嗓子,一本正经地说:

吃了这个糖,可以少喝水,球场上跑得快。

完事儿后,肥罗揣着30万美金心满意足地回去了。

2003年9月,罗纳尔多本人已经离开中国,但随后他却在中国千家万户的电视屏幕上傻笑了好几年。

2005年初,罗纳尔多终于在一个偶然间看到了这则广告片,皇马中国行和江妈妈的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之后:

他确信自己被愚弄,被欺骗了。

一怒之下的肥罗提起屁股下的椅子,“啪”地摔到了屋外头,还把两年前随行中国的经纪人给炒了。

随即,巨星罗纳尔多决定状告金嗓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及其董事长江佩珍——侵犯肖像权。但由于后续跨国维权成本太高等原因,此事便不了了之了。

几年后,欧洲金球奖得主卡卡成了“金嗓子”新的形象代言人

但在肥罗反应过来起诉金嗓子之前,金嗓子喉片早已凭借这支广告一举跻身全国咽喉类非处方药销量前三。

2017年4月1日,距离罗纳尔多离开中国已过去14年。江佩珍和她的金嗓子再次因为广告被告上法庭。

如果说,14年前让罗纳尔多在中国电视上傻笑,江佩珍是钻了没有合同的空子,做了法律的漏网之鱼。但这次,在白纸黑字的合同和公正严明的法律面前,江佩珍却再次耍起了“无赖”。

原告名为星空华文国际传媒有限公司,《中国好声音》、《中国好歌曲》、《中国好舞蹈》、《蒙面歌王》、《全球华语榜中榜》、《出彩中国人》等一些当下全国观众都耳熟能详的娱乐品牌节目,都由该公司参与制作。

2016年9月18日晚上8:30,金嗓子草本植物饮料携全新版大型音乐综艺节目《蒙面唱将猜猜猜》清嗓来袭。金嗓子草本植物饮料发出官方微博:

喝了金嗓子,歌手们嗓音开了挂。

但江佩珍的无赖伎俩却并未开挂,终要面临法律的制裁。

根据金嗓子食品和星空华文双方最初约定,广告代理合同总价为8000万元,在《蒙面唱将猜猜猜》、《盖世英雄》投放草本植物饮料品牌广告,并约定了相关收视率。

节目播出后,星空华文盘点后得出数据:《蒙面唱将猜猜猜》收视率超出预期,金嗓子食品需实付4000万元广告费;《盖世音雄》收视保点1.80,实际收视1.07,按照折算再减去金嗓子食品前期已经支付的1300万元,金嗓子还要实付1076万元。

2017年4月1日,星空华文向金嗓子食品发送催告函,要求10日内支付全部欠款5076万。对此,江佩珍是拒绝的,理由是:

谁知道你的收视率报告是真是假?

因为这起官司,金嗓子2018年年报中披露:“至2017年12月31日,本集团计提拨备人民币5075万元。”因当时案件尚未终审,故金嗓子在年报中称“列明支付时间(如有)并不切实可行”,并提出上诉。此时,江佩珍的内心:

看到没,妈妈有钱,你赢了官司就给你。

天不遂佩珍愿。历经法院一审、二审后,今年6月14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金嗓子食品需支付星空华文剩余共计5167万元广告费。

官司败了,江佩珍没说话,但也没还钱。

2019年9月19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将金嗓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子公司——金嗓子食品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写明失信被执行人行为具体情形是:

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

失信被执行人,也就是俗称的“老赖”。确实,看上去,如今的江佩珍,还是有钱的。

从其公司的资产负债表来看,截至今年上半年,资产净值为10.27亿元,其中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7.44亿元,占比较高,公司资产质量比较优良;从现金流来看,上半年经营活动所得现金净额为0.82亿元,虽较上年同期有所减少,但仍保持着正流入状态。

如此家底,那5000多万广告费,江佩珍果然就是硬不愿意还了?

春风得意时,广西出生的江佩珍应该去广东走走。

很多年前,广东福州东南部的贡江西南岸古城墙内侧,有一条街叫“诚信街”。

后来,在江佩珍请罗纳尔多吃饭的那年,诚信街因为气势宏大的国际商贸城开发,完全归隐于历史,化为乌有了。

有时候,诚信破灭就是顷刻间的事,失诚者会被头顶更“宏大”的事物遮住视线。

2015年7月15日,惊天的锣声响彻港交所,四座皆惊。

在这条“东方华尔街”上,西装革履的商业精英们,没有谁会像江佩珍这样,真把锣敲得震天响。

敲钟现场,江佩珍形似马踏飞燕,器宇轩昂。但上市之后,金嗓子这一“宏大”之物,却一度濒临大厦将倾之境。

上市一年后的金嗓子控股2016年年报显示,当年金嗓子归母净利润为1.03亿元,同比大跌33.4%,其中销售及分销开支同比增长24.9%。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金嗓子股东还试图股市套现。

2016年9月19日市场传闻称,金嗓子股东计划作私人配售最少1000万股,配售价比9月15日收市价(股价:6.8港币)折让18%(即5.6港币/股),套现至少5000万港元。

往后的几年时间里,金嗓子的股价开始了漫长下跌。

从2015年上市时的4.71港元/股,跌到今天的1.19港元/股,2018年甚至一度跌至0.92港元/股,市值只剩6.8亿元,蒸发近九成。

这其中,有金嗓子核心产品销量一直难有突破的原因。

从2012年到2018年,金嗓子喉片的年销量稳定在1.2亿盒左右,销量已经触碰天花板。上市之初,江佩珍希望打开的国际市场,也一直没有真正打开。

销量无法增长,金嗓子只要不断提高售价。但这对公司的增长仍然无济于事。

金嗓子也曾尝试以新品找到新的盈利增长点,但也已失败而告终。2016年,金嗓子希望借草本饮料敲开饮料市场大门,最终,一开张就是大幅亏损。

因此,金嗓子品类单一的瓶颈一直无法突破。

据2018年年报,金嗓子控股营收的90.5%来自金嗓子喉片,7.8%来自于金嗓子喉宝,包括银杏叶片和草本植物饮料在内的其他产品仅占1.7%。

公司发展几乎陷入停滞,管理层的薪资却在一路激增。

据年报显示,董事长江佩珍总薪资从2015年的364万涨至2016年的563万,江佩珍儿子、公司总经理曾勇的总薪资从133万涨到了351万。

业绩不好,当然是股价下跌的正当理由。但究其根本,还是股市中的“信用效应”,即一家企业及其领导人如果被认为不够信用,不守规则,那它就不被欢迎。

因此,前有罗纳尔多的前车之鉴,后有对星空华文的赖账不还,金嗓子在港上市多年,不但股价难涨,而且几乎沦为僵尸股,少人问津。

不管公司究竟有没有钱,江佩珍连同她的金嗓子,已在股民心中逐渐失去信任。

江佩珍有个外号叫“江老娘”,这个名号比她在港交所敲的锣还响。

从13岁进入糖果厂成为一名普通工人,到18岁成为糖果厂全面主管工作的副厂长,再到33岁把糖果二厂打造成了中国第一糖果厂并成为厂长,再到金嗓子喉宝上线……

曾经的全国“三八”红旗手、全国医药系统模范、全国优秀星火企业家……江佩珍太渴望成功了。

江佩珍说,她最遗憾的事情是自己没有一副好嗓子。从前爱唱歌,嗓子也好,可是忙碌多年后,喉咙长出息肉,嗓子沙哑了。

如今,无视商业规则的江佩珍,让金嗓子也长出了息肉,近乎失声。正所谓: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