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现首例违约 城投债“刚兑”神话面临考验

今年境内城投债发行及到期规模亦呈增长趋势,预计今年境内城投债的发行额将突破2016年创下的2.6万亿元的历史纪录。而从2019年下半年到2020年底,约有2.2万亿元的境内城投债到期。

今年以来,债市花式违约频出,就连城投债的“刚兑”神话也面临考验。12月6日晚间,一则“16呼和经开PPN001”回售违约的消息,在债券圈炸开了锅。

业内对该债券是否属于城投债有一定分歧。在Wind数据的债券分类中,这只债券并非被归为城投债。但实际上从债券发行主体、资金用途等要素来看,市场人士认为其本质上就是一只城投债。

呼经开集团压力重重

所处区域财力弱、区域此前发生过多起非标违约事件、公司有债务需化解……这次未如期兑付的呼和浩特经济技术开发区投资开发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呼经开集团”)可谓压力重重。

12月6日,银行间市场清算所股份有限公司向投资人通知称,该日是呼经开集团2016年度第一期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简称“16呼和经开PPN001”)的投资人回售行权执行日及付息日,截止日终仍未收到该公司的付息兑付资金。Wind数据显示,“16呼和经开PPN001”是呼经开集团2016年发行的第一期私募债,发行规模为10亿元,期限为5年(3+2),票面利率为6.8%,主承销商是恒丰银行。

一位不愿具名的债券投资经理对上证报表示:“此事对市场有一定影响,有可能是第一次打破‘城投信仰’。”

“城投信仰”也曾一度动摇。去年8月13日,由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六师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发行的超短融“17兵团六师SCP001”出现未足额完成付息兑付,引起市场广泛争议。但警报很快被解除,该债券本息延迟2天完成支付。上述市场人士表示,“17兵团六师SCP001”还不算违约,至少对市场的心理冲击没那么大。

此次私募债违约,持有人相对有限,协调难度弱于公募债,影响也会更小。从这点上来说,呼经开私募债的违约可能对市场影响有限。

城投信用分层已现

今年境内城投债发行及到期规模亦呈增长趋势,预计今年境内城投债的发行额将突破2016年创下的2.6万亿元的历史纪录。而从2019年下半年到2020年底,约有2.2万亿元的境内城投债到期。

标普信评11月发布的《中国城投面面观》报告中则显示,城投企业的潜在主体信用质量,主要由潜在个体信用状况和地方政府支持力度两个维度决定。不同地区城投企业的潜在主体信用质量的中位数,呈现出明显的差异。

比如,相比其他地区的城投企业,上海、北京、广东和福建地区的城投企业整体潜在主体信用质量较高。一方面,这些地区经济发达、地方政府财政状况好以及债务负担轻;另一方面,这些地区市场化转型较为成功的城投企业数量较多,这些城投企业大部分自身经营状况更好,具有更强的市场竞争力。

中金研报认为,由于城投分层现象已出现,预计呼经开违约事件不会给整个城投板块带来过大冲击。不过,考虑到城投整体利差已偏低,不排除有一定扰动。而对于部分类似区域城投估值,可能会有负面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