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FAA已知737存高坠机风险 堪称航空史上最不安全机型

划重点:

  • 1这份报告是在去年波音737 MAX飞机首次坠毁后发布的。尽管文件中出现了上述内容,但737 MAX此后还是被允许继续飞行,直到3月份发生第二起空难后才停飞。
  • 2FAA局长斯蒂芬·迪克森(Stephen Dickson)表示,自己并不急于让波音737 MAX复飞。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停飞的波音737 MAX要到明年才可能获准再次飞行”,这也彻底粉碎了波音试图在本月让这架陷入困境的喷气式客机进行重新认证的希望。
  • 3迪克森在听证会上表示,这份报告揭示出了737 MAX有着“不可接受的风险水平”,这一披露也让出席听证会的一名遇难者父母感到震惊。

腾讯证券12月14日讯,波音737 MAX的重新认证程序现在已经肯定会持续到2020年,而众议院一个委员会日前公布的文件显示,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以下简称FAA)早在去年就预测“如果该机型不做出改变,这架如今陷入困境的737 MAX在使用寿命内可能会发生15起致命的坠机事件”。

众议院运输和基础设施委员会主席、俄勒冈州民主党众议员彼得·德法齐奥(Peter DeFazio)在披露这份文件时指出,这份报告是在去年波音737 MAX飞机首次坠毁后发布的。尽管文件中出现了上述内容,但737 MAX此后还是被允许继续飞行,直到3月份发生第二起空难后才停飞。印尼狮航和埃塞俄比亚航空两起空难中共有346名乘客不幸死亡。

在此情况下,FAA局长斯蒂芬·迪克森(Stephen Dickson)表示,自己并不急于让波音737 MAX复飞。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停飞的波音737 MAX要到明年才可能获准再次飞行”,这也彻底粉碎了波音试图在本月让这架陷入困境的喷气式客机进行重新认证的希望。

该披露的文件显示,FAA于2018年12月在第一起坠机事件发生约一个月后进行的调查内容指出,“在波音737 MAX的预期使用寿命(约45年)内,如果不根据狮航空难做出任何改善,它很可能会出现15.4起涉及死亡的事故”。消息称,这一分析基于737 MAX全球4800架的预期机队数量计算而来。

德法齐奥说:“据我所知,没有任何其他经过认证的机型有过这样的调查分析(结果)。”他说,对其他机型的类似分析预测出了10起或更少的致命事故,因此他质疑“为什么737 MAX在分析完成后没有停飞,而是在波音公司进行修复期间继续被允许飞行”。

迪克森在听证会上表示,这份报告揭示出了737 MAX有着“不可接受的风险水平”,这一披露也让出席听证会的一名遇难者父母感到震惊。迈克尔·斯图莫(Michael Stumo)的女儿萨米亚(Samya)在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的飞机坠毁中遇难。他说,“结果就是FAA和波音公司做得不够”。

他认为波音737 MAX是“航空史上最不安全的飞机,而他们什么也没做,就是这种不作为导致了我女儿的死亡。”

至于波音最为关心的737 MAX何时恢复服务的问题,迪克森并没有给出指定目标日期,仅仅表示:“这个过程不受日历或时间表的约束。”

他说,在FAA确定拟议的软件修复和飞行员再培训计划足够之前,737 MAX将不会被允许投入使用。飞行操作系统的改变将必须在试飞中得到认证,由来自加拿大、欧洲和巴西成员组成的联合运营评估委员会(Joint Operational Evaluation Board)签字批准放行。

同时,这些文件还必须通过由FAA和几个机构成员组成的技术顾问委员会审查。FAA将需要发布适航通知,并发布涉及所有操作变更的指引。

目前,FAA还在评估有关波音737 MAX的外部报告,等待独立委员会对拟议中的修改进行审查,并期待美国交通部长赵小兰(Elaine Chao)领导的一个特别委员会提交的报告。

作为737 MAX审查的最后一步,前空军和商业航空公司飞行员迪克森还承诺要亲自驾驶737 MAX。

可以肯定的是,737 MAX的两起空难和随后遭遇的全球停飞使波音公司陷入了危机。该公司试图提供修改方案,其中大多数主要集中在软件修复上,尤其是在机动特性增强系统(MCAS)方面。

MCAS系统被指在狮航和埃塞俄比亚航空事故中反复将飞机机头向下推,同飞行员努力让飞机保持空中姿态的操作相冲突。更令人遗憾的是,许多飞行员甚至不知道MCAS系统的存在

与波音737 MAX的开发过程不同,此次复飞检查任务没有一项被委派给波音公司负责,FAA则依旧对737 MAX的改善持开放态度。

迪克森写道:“我们将实施任何能够改善我们的认证程序,并提高飞机安全性的改变。”

在另一方面,《路透社》报道称波音已经推迟了明年737机型达到创纪录月产57架的计划,这给该公司的生产计划增加了更多不确定性。(德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