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车1月销量爆跌54% 政策“救市”进行时

数据显示,吉利汽车1月新能源和电气化汽车销量为4762辆,同比下降47.2%;北汽新能源1月新能源汽车销售2006辆,同比下滑55.5%。江淮汽车1月纯电动汽车销量则为2170辆,同比下降64.1%。长城汽车旗下的纯电动品牌欧拉销量为1300辆,同比下降65.6%,其中欧拉iQ仅售出5辆,同比暴跌99.7%。

屋漏偏逢连夜雨。一方面,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汽车全产业链的正常运行节奏;另一方面,一直一枝独秀的新能源汽车销量也进入低谷,已连续7月同比下滑。

2月13日,中汽协公布最新产销数据,新能源汽车下滑尤为严重,产销仅为4.0万辆和4.4万辆,同比分别下滑55.4%和54.4%。

图片来源: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

显然,受疫情拖累,短期内新能源市场仍将处于低迷态势。

2月14日,比亚迪向时代财经表示,“元月份受春节比往年提前及疫情因素的影响,整体市场产销同比大幅下滑。目前终端需求保持增长势头,公司对疫情后销量增长保持信心。”

值得关注的是,新能源车相关政策目前有调整的迹象。继1月工信部提出不大幅降补后,近日,工信部又发布降低新能源汽车行业准入标准的征求意见稿。

对于此次政策方面的调整方向,资深新能源汽车分析师王科告诉时代财经,看上去更加开放,有利于外资企业布局中国市场,“同时,一定程度会加速汽车产业独资企业的兴起。”

受春节、疫情影响,新能源产业再受挫

2020年伊始,对整个新能源产业来说都是灰色。在整体市场下滑超五成的背景下,多家新能源产品畅销的车企,市场大幅缩水。

数据显示,吉利汽车1月新能源和电气化汽车销量为4762辆,同比下降47.2%;北汽新能源1月新能源汽车销售2006辆,同比下滑55.5%。江淮汽车1月纯电动汽车销量则为2170辆,同比下降64.1%。长城汽车旗下的纯电动品牌欧拉销量为1300辆,同比下降65.6%,其中欧拉iQ仅售出5辆,同比暴跌99.7%。

2月14日,汽车分析师陈尧向时代财经表示,“1月新能源市场下滑,除了补贴影响外,还有春节提前,1月工作日较少,一些单位提前放假的因素。”陈尧认为,4S店客流下降是主要原因,疫情自20日后才爆发,已近春节假期,对1月份影响较小,但对后续发展影响较大。

受整车市场影响,2020年1月,我国动力电池装机量约2.32GWh,同比下降53%。国内大部分电池企业,如宁德时代、比亚迪、亿纬锂能、力神电池、中航锂电、孚能科技等,动力电池装机电量均出现大幅下滑。

综合来看,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和部分动力电池企业装机量大幅下滑,主要由于春节假期,行业处于市场淡季,企业放假减产,产能利用率较低导致。

图片来源:比亚迪官微

雪上加霜的是,突入其来的疫情对整个新能源产业链造成了巨大影响。

一方面,新能源汽车涉及配套产业比较复杂,任何一环的短缺都会对整车生产造成影响。2月7日,广汽传祺向时代财经表示,“疫情无论是对企业的复工生产,还是对物流运输、零部件供应、采购等环节都在短期内产生了一些影响。”

另一方面,疫情使得消费者信心受挫。

2月11日,小鹏汽车向时代财经表示,“新冠疫情的影响主要会通过对经济大环境的不利而产生。因为疫情,中小企业和创业企业,会在工作日减少、需求和消费被抑制、活动范围被限制的大趋势下,经营遇到更大的难题。”

显然在客观环境影响下,2020年将是新能源汽车产业极其困难的一年。不过亦有利好消息,作为新能源汽车的核心部件,电池技术正在逐渐成熟。

图片来源: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

2月14日,高工锂电研究院院长高小兵向时代财经表示,“动力电池目前除了价格还有些偏高外,其性能能满足基本需求了(不考虑充电桩及充电体验)。”

在高小兵看来,目前市场下滑,影响因素一是政策在退坡,产业链需不断调整产品及市场策略,“前几年行业发展太快,积累了一些问题,目前在调整期需要清理;三是整体车市不好,传统燃油车对新能源加大力度冲击。”

显然,产业调整是新能源行业急需解决的痛点。至于新能源汽车本身,已经具备一定竞争力,这也意味着新能源市场拐点或即将到来。

不退补、更开放,新能源政策调控进行时

新能源车产业阵痛时刻,各项政策调整有望出台。

在2020年1月的电动汽车百人会上,工信部长苗圩表示2020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将保持相对稳定,不会大幅度退坡。如此一来,原定于2020年底完全退出新能源车补贴政策有可能延缓,同时会尽快编制《新能源车发展规划(2021-2035年)》。

受利好消息影响,次日国内新能源汽车领军企业比亚迪、北汽蓝谷一字涨停,中通客车、亚星客车以及新能源产业链众多企业纷纷上涨,产业迎来利好拐点。

图片来源:车企官网

近日,工信部又发布修改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规定的征求意见稿,对原规定进行的删减和修改约达10处。其核心内容可以归结为一点:将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的必备条件从具有“设计开发能力”改为具有“技术保障能力”。

也就是说,过去新能源汽车玩家必须具备独立的新能源设计开发能力,如今可以由第三方企业提供技术,自身只需要具备保证第三方企业技术顺利应用的能力即可。

这意味着,新能源汽车的准入门槛进一步降低,一个更加开放的新能源汽车产业生态即将形成。

2月14日,资深新能源汽车分析师王科向时代财经记者表示,长期来看,本次调整会促进汽车产业形成技术生态联盟,各取所长,共同投资发展新四化业务,降低运营成本和投资风险。

王科认为,此次政策的调整方向,对集团公司而言,子公司可以充分利用集团研发资源从事汽车产品生产;对新势力而言,后续与传统车企融合发展更加方便。同时,“还可充分利用汽车行业第三方研发资源,防止重复与过渡投资,本质上也强化了代工生产模式的发展。”

另一方面,也有新能源车企也表达了乐观的态度。

2月11日,新造车势力小鹏汽车向时代财经表示,相信在当下突发的疫情影响下,小鹏汽车依然能够发挥自身特性,在整体营销节奏上做好应对调整,包括提高销售服务质素、扩大品牌声誉,让更多消费者了解小鹏汽车的智能特征,“作为一家经营相对稳健的新造车企业,我们对今年持审慎乐观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