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退休后伯克希尔如何延续传奇表现? 投资价值或更胜从前

划重点:

  • 1在伯克希尔最近低于平均水平的回报率(该公司股价在2019年仅上涨11%,而标普500指数总回报率高达31%)背后,有许多问题都可以在“后巴菲特时代”得到解决。
  • 2巴菲特手头的职位未来可能会被分成三份:首席执行官、投资主管和集团董事长,后者预计由他的大儿子霍华德接任。但伯克希尔所运营公司、投资组合的质量,以及让股东进一步致富的机会,都表明该公司可能会在未来多年里继续回报投资者。
  • 3巴菲特可能会在他备受期待的年度股东信中谈到其中的一些问题。这封信通常在股东大会召开前两个月左右发出,对于那些希望深入了解巴菲特想法的学者来说,这已成为他们的必读读物。

腾讯证券2月21日讯 当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在8月份迎来90岁生日时,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的股东们自然会为他的成功而庆祝,同时也会为他打造这家非凡公司的未来感到担忧。在巴菲特担任首席执行官、董事长和投资主管的55年里,他利用自己的投资技能,将一家陷入困境的纺织企业打造成了一家价值5550亿美元的企业集团,这也让美国商界艳羡不已。

1965年向伯克希尔投资1000美元(约50股)的投资者现在将拥有2000万美元,而向标准普尔500指数进行类似投资的投资者则只能收获17.5万美元(尽管伯克希尔在过去一年和十年里的表现均不及标普500)。

有着这样的非凡记录,谁不想让巴菲特长命百岁呢?

然而,那些就此对未来没有巴菲特的伯克希尔有所担忧的投资者可能是目光短浅的。因为在伯克希尔最近低于平均水平的回报率(该公司股价在2019年仅上涨11%,而标普500指数总回报率高达31%)背后,有许多问题都可以在“后巴菲特时代”得到解决。

许多投资者认为,新领导层可能会拆分这家企业集团,以释放价值,或者至少会更容易接受巴菲特此前所反对的观点。考虑到伯克希尔拥有1280亿美元的现金储备,派发股息和更大规模的股票回购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伯克希尔还可能采取更多的措施,提高部分业务的运营效率和利润率。

当然,这在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谁将接替巴菲特。巴菲特手头的职位未来可能会被分成三份:首席执行官、投资主管和集团董事长(该职位预计由他的大儿子霍华德接任)。但伯克希尔所运营公司、投资组合的质量,以及让股东进一步致富的机会,都表明该公司可能会在未来多年里继续回报投资者。

更好的是,该股目前看起来还很便宜。伯克希尔A类股目前股价约为34万美元,是其2019年底预计账面价值的1.3倍,是2020年预期收益的21倍,低于近年来的平均水平。伯克希尔流动性更好的B类股目前的股价约为230美元,每股价值为每股A类股的1/ 1500。

巴菲特拒绝就本文接受《巴伦周刊》采访,但他此前曾在伯克希尔2017年的年会上说:“如果我今晚去世,股票明天就会上涨。”

他给出的理由是:华尔街会立即预见到公司的分拆。

巴菲特可能会在他备受期待的年度股东信中谈到其中的一些问题。这封信通常在股东大会召开前两个月左右发出,对于那些希望深入了解巴菲特想法的学者来说,这已成为他们的必读文件。

接班人选

到目前为止,巴菲特除了表示下一任CEO将由公司内部人士担任外,对接班人问题几乎只字未提。《巴伦周刊》和许多投资者都认为,现年57岁的伯克希尔哈撒韦能源公司(Berkshire Hathaway Energy)董事长格雷格 阿贝尔(Greg Abel)是最有可能接替巴菲特的人选,他在伯克希尔担任高级职位,且拥有管理这家公司的丰富经验。

但令人意外的是,伯克希尔去年底任命49岁的投资经理库姆斯(Todd Combs)为旗下汽车保险子公司Geico负责人。库姆斯曾是一名对冲基金经理,过去9年一直负责伯克希尔股票投资组合的部分业务。这一任命可能会让库姆斯获得宝贵的管理经验,伯克希尔董事会则希望在考虑让他担任未来首席执行官之前看到这些经验。

有分析指出,伯克希尔其实是在冒险,因为库姆斯除了在职业生涯早期在Geico的竞争对手Progressive工作过几年之外,几乎没有任何行业经验。

传统的看法是,年轻的库姆斯可能会接替阿贝尔担任伯克希尔哈撒韦能源公司CEO。但如果这种转变在几年后发生,那届时阿贝尔将60岁左右,董事会可能会将伯克希尔直接交给库姆斯。

近年来,巴菲特已经下放了更多的职责,他在2018年任命阿贝尔和库姆斯为副董事长,分别负责伯克希尔的非保险业务和保险业务,这使两人成为最有可能的继任者。由于没有迹象表明巴菲特打算很快离职,所以关于CEO人选的猜想仍停留在理论阶段。

目前巴菲特身体健康,每天都在办公室里做他喜欢的工作——他甚至说他愿意花钱去做这一份工作。他的年薪仍然只有10万美元,这使他成为美国薪酬最低的大公司CEO之一。而且,巴菲特没有任何股票报酬,伯克希尔的任何高管也都没有。

当然,巴菲特也不需要这笔收入。他持有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票价值880亿美元,这还是在2006年以来派发了340亿美元股票之后的价值。2018年,他仅领取了一半的薪水,因为他向伯克希尔公司报销了5万美元,用于支付委托书中所说的“次要个人支出”,比如邮费和电话费。

在“后巴菲特时代”为更大的股东影响力打开大门之前,如果看到激进投资者在伯克希尔持有头寸,并在等待时机的同时温和地提出建议,不要感到惊讶。因为伯克希尔拥有他们所追求的许多理想投资特征:一家交易价格低于其实际分拆价值、且应向股东分配更多现金的一流企业。

一些人已经开始买进。Pershing Square Capital Management激进投资者比尔 阿克曼(Bill Ackman)看到了伯克希尔的机会,并在去年大幅增持了该公司的股票。阿克曼告诉投资者,伯克希尔股价“估值较低,未来几年很可能大幅上涨”。

“大象级”收购

与此同时,巴菲特可能会找到一笔期待已久“大象级”收购,价值在500亿至1000亿美元,这笔交易可能会受到华尔街的青睐。可能的收购目标包括达美航空和西南航空这些等航空公司,伯克希尔已经持有这些公司10%的股份。其他可能的收购对象包括联邦快递、UPS或连锁药店沃尔格林联合博姿集团(Walgreens Boots Alliance)。

在上周五提交给监管机构的文件中,伯克希尔披露,公司去年第四季度购买了连锁超市Kroger的1900万股股票,价值超过5亿美元。

然而,在寻求交易的过程中,巴菲特也给收购案设置了一些限制条件。由于他对价格很敏感,这让他现在很难进行交易,因为在近11年的牛市行情中,企业的估值都已经很高了。

伯克希尔长期股东兼Wedgewood Partners首席投资官戴维·罗尔夫(David Rolfe)去年卖掉了自己的头寸,他对巴菲特最近的投资纪录提出了一些批评。罗尔夫在致股东的信中写道,在过去的十年中,伯克希尔错过了投资Visa、万事达、微软和Costco等公司的机会,也没能做成什么大买卖。

应该说,罗尔夫的批评有一定的道理。除了伯克希尔最大持仓股苹果公司之外,巴菲特在过去10年里并没有找到很多成功交易,这也是该公司股票在这段时间里表现落后于大盘的一大原因。该公司持有的苹果股份现在价值810亿美元,是其成本的两倍多。

绝无仅有

同时,像伯克希尔这样的大型企业集团如今几乎已经成为“濒临灭绝物种”,因为包括通用电气和联合技术公司(United Technologies)在内的其他美国上市企业集团要么正在分拆,要么已经分拆。

长期以来,巴菲特一直认为伯克希尔保持现状(不进行分拆)会更好,但当他不在的时候,这个状态可能更难保持。伯克希尔在股票市场的价值上被“大幅低估”,这指的是旗下各公司交易总额低于它们的实际价值。

在巴菲特担任首席执行官的头40年里,伯克希尔的股票击败了标普500,且该公司股票在未来10年似乎也是一个更好的选择。标普500指数涵盖了全球大多数最优秀的公司,该指数目前处于创纪录高位,其预期市盈率接近创纪录的20倍。

另一方面,伯克希尔则是一个沉睡者,它为投资者提供了许多赚钱的方式,包括更大规模的回购和派息、大规模的增值收购、更高的盈利能力,以及可能的公司分拆。虽然巴菲特已经将伯克希尔深深打上了自己的烙印,但我们有理由相信,当他离开的时候,这家公司将继续成为市场赢家。

最后,让我们一同祝巴菲特90岁生日快乐!(德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