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0亿美元!重仓苹果回报超100%,巴菲特找到了“大象”?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在2017年和2018年大举增持苹果股票。FactSet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持有5.6%的苹果股权,为后者第二大股东。

腾讯证券2月21日讯,尽管“股神”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在哀叹自己近年来未能寻觅到“大象级”的收购目标,但是自巴菲特掌舵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在2016年初开始建仓苹果股票以来,已经持有了市值约790亿美元的苹果股票。

目前,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持有的苹果股票市值,已占到该公司市值的大约14%,超出其投资组合中的其余任何一只股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在2018年报中曾表示,该公司买入苹果股票动用了大约360亿美元现金,超出该公司成立至今最大规模的并购交易。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已完成的最大规模的并购交易发生在2016年,当时以约32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航空航天制造商精密机件(Precision Castparts Corp.)。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长期股东Gardner Russo & Gardner的合伙人托马斯·卢梭(Thomas Russo)表示,对巴菲特而言,苹果“当然是一头大象”。“这表明只要有合适的目标,巴菲特自然会大胆的投资,”卢梭说。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对科技巨头苹果的巨额押注,突显出多年来,尤其是在市值攀升、科技公司变得越来越突出的情况下,巴菲特的投资方式发生了怎样的变化。过去十年间,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股票表现一直低于标普500的总回报率,这促使一些投资者质疑该公司是否已经发展到无法战胜市场的地步。

即便是伯克希尔哈撒韦动用了数百亿美元购买苹果的股票,截至去年9月30日,该公司账面的现金储备仍达到创纪录的1280亿美元。一些投资者鼓动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回购更多股票或增加股息。本周六,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将发布2019年财报及巴菲特致股东的年度信。除了讨论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业绩之外,巴菲特这封广为阅读的股东信通常涉及各种商业和投资话题。

作为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巴菲特早期投资主要是试图购买“烟蒂股”(Cigar Butt),即那些售价远低于其价值的公司。不管这种公司表现如何,投资都可能有利可图。后来,他转而专注于以合理的价格收购运营良好、具有强大竞争优势的公司。

尽管如此,巴菲特多年来基本上一直避免投资科技公司,称自己不了解此类公司。在2016年初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投资组合经理托德·康布斯(Todd Combs)或是泰德·威施勒(Ted Weschler)买入了约10亿美元的苹果股票之后,巴菲特开始对苹果进行研究。当巴菲特研究苹果并询问他的曾孙们对苹果产品的忠诚度时,他认为苹果是一家他能理解的零售公司。

“我过去没有买苹果的股票,因为它当时是科技股,”巴菲特在2018年致股东的信中表示。他列举了该公司品牌的优势及其资本回报战略。“我不认为这需要我拆开一部iPhone或什么东西,弄清楚所有的组件是什么。我认为这更多的是消费者行为的本质,”巴菲特当时称。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在2017年和2018年大举增持苹果股票。FactSet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持有5.6%的苹果股权,为后者第二大股东。

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去年在接受CNBC采访时曾表示,他认为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投资是一种特权。“事实上,我们已经有了股票的终极长期投资者,这是不可思议的,”库克当时说。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对苹果的投资已经取得了回报。苹果股价在2019年大涨86%,并在今年又上涨了10%。“令人惊讶的是它增长得有多快,”资产管理公司Seabreeze Partners Management总裁道格·卡斯(Doug Kass)说。考虑到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目前持有的苹果股票的规模,卡斯认为该公司在当前阶段选择部分套现是合理的。

巴菲特长期以来更喜欢持有集中的股票组合。在他1993年致股东的信中,巴菲特称不知情的投资者应该多样化。“不过如果你是一个无所不知的投资者……传统的多样化对你来说毫无意义,”他说。“我不明白为什么这类投资者会选择把钱投资到他第20个喜欢的行业,而不是简单地把钱投到他的首选中。”根据监管文件显示,在2018年中至2019年底期间,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抛售了少量的苹果股票。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其他一些大型投资已经受挫。该公司持有卡夫亨氏27%的股权,后者的股价在去年下滑了25%,并又在今年下滑了15%。巴菲特去年曾表示,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和3G Capital在2015年帮助卡夫和亨氏完成合并的交易中支付了过高的价格。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A类股在2019年上涨了11%。该股票周三报收于34.4万美元,今年以来累计上涨了1.3%。(编译/未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