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神巴菲特的烦恼:手握近1300亿美元现金,却难寻“大象”

回购并没有对伯克希尔哈撒韦创纪录的1280亿美元的资金造成太大影响。这些现金储备拖累了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价,因为正如巴菲特自己所说,这些基金“赚得很少”。

腾讯证券2月21日讯,当“股神”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看到一家公司回购股价过低的股票时,他往往会欣喜若狂。但巴菲特掌舵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去年的表现为过去十年最差,涨幅不及市场平均水平,即便是这家公司宣布追加回购可能也不足以让股东庆贺。

巴菲特在配置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不断增多的现金方面几乎没有成功过。这家公司完成的最后一笔大规模收购交易发生在三年多前,当时以约32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航空航天制造商精密机件(Precision Castparts Corp.)。去年年底,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曾准备收购科技公司Tech Data,但被私募股权公司Apollo Global Management(阿波罗全球管理公司)“截胡”。伯克希尔哈撒韦努力寻找价格合理的收购对象,这让它开辟了另一条让资金发挥作用的道路:这家公司在近两年前放松了回购政策,但自那以来只回购了41亿美元的股票。

“我们对使用自己的现金越来越悲观,”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董事会副主席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上周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已好久没有再进行收购了!”

回购并没有对伯克希尔哈撒韦创纪录的1280亿美元的资金造成太大影响。这些现金储备拖累了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价,因为正如巴菲特自己所说,这些基金“赚得很少”。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投资者将在本周六发布的巴菲特致股东的年度信中寻找有关其策略的线索。此前一年,巴菲特未能完成交易,导致公司股价涨幅低于标准普尔500指数,为2009年以来表现最差的一年。

“他们只是没有回购大量股票,没有把大量资金投资于公共证券,也没有直接购买投资组合公司,”Edward Jones的分析师吉姆·沙纳汉(Jim Shanahan)说。“这家公司的现金余额仍在不断增长。”

大象踪影难寻

虽然2019年并不是“大象规模并购”之年,但巴菲特一直在狩猎。虽然报道称伯克希尔哈撒韦放弃收购蒂芙尼,但确实曾出价要收购Tech Data,但最终败给了Apollo Global Management。在去年的最后几个月中,伯克希尔哈撒韦将资金投入到投资组合中的新股票中,买入Kroger和Biogen等公司的股票。但即便如此,伯克希尔哈撒韦的现金储备也没有减少多少,而且该公司在第四季度仍是股票的净卖方。

在发布致股东的信的同时,伯克希尔哈撒韦还将发布年报,其中将包括该公司去年第四季度的财务数据。Keefe, Bruyette & Woods分析师梅耶尔·希尔兹(Meyer Shields)预计,伯克希尔哈撒韦第四季度的营业利润同比将出现上涨。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净利润如今计入了价值2200亿美元的股票投资组合的波动,巴菲特提醒投资者要忽视这种波动性。

至于收购,巴菲特多年来一直强调要有耐心,因为优质企业的价格已成“天价”。去年,标准普尔500指数创下自2013年以来的最大涨幅。希尔兹表示,等待市场转向可能是巴菲特最明智的选择。

无所作为

“如果潜在收购价格过高,正确的做法是什么也不做,” 希尔兹说。至于收购面临的挑战性环境是否意味着伯克希尔哈撒韦未来将进行更多的股票回购,芒格在上周的采访中没有提供任何指导。芒格当时曾表示:“谁知道呢?”

“在我们看来,伯克希尔哈撒韦宣布第四季度业绩时,企业层面不会有太大的问题。这家公司过去3个月没有进行任何重大收购,当季的股票回购可能也不多,”彭博情报表示。

巴菲特的股东信中可能还会提到其他一些话题:

卡夫亨氏

过去一年,这家包装食品巨头的大规模减记、管理层变动和监管调查给其最大股东伯克希尔哈撒韦带来了混乱。最近,卡夫亨氏被一些信用评级公司调降至“垃圾级”,拖累了其股价。

在卡夫亨氏的问题导致延迟之后,伯克希尔哈撒韦的那部分收益再次被计入该集团的业绩。截至9月底,巴菲特的公司在其资产负债表上计入的卡夫亨氏股权价值为138亿美元,比当时的市值高出近47亿美元。伯克希尔哈撒韦表示将继续监控投资减值,但当时认为没有必要。

CFRA Research分析师凯西·赛弗特(Cathy Seifert)说:“我认为他们现在需要对过去几个季度的资产价值计入减损。我对账面价值与现实不符感到惊讶和沮丧。”

汽车保险公司Geico

众所周知,巴菲特的公司人员相对紧张,办公室只有26名员工,因此任何职责的变动都会吸引投资者的注意力。去年底,除了管理至少140亿美元的股票之外,伯克希尔哈撒韦任命帮助巴菲特管理投资的托德·康布斯(Todd Combs)管理汽车保险公司Geico。多年前,这位巴菲特的副手曾在Progressive公司工作,但他的大部分职业生涯都花在管理投资上。

“这真是一个令人惊讶的任命,”分析师沙纳汉说。“他只是没有那种经验--不止是管理一个大组织,还管理着一家保险公司。”芒格则对此表示,因为康布斯非常了解汽车保险业务,因此对他的任命是有意义的。芒格说,汽车保险公司将越来越需要找到如何驾驭不断变化的技术,比如人工智能承保。

Geico还面临着包括Progressive在内的竞争对手的压力,这引发了一名股东在去年的年会上提出的一个问题,即Geico是如何与竞争对手竞争的。伯克希尔哈撒韦保险业务副主席阿吉特·贾恩(Ajit Jain)表示,Geico在控制支出方面有“显著”优势,但Progressive更擅长管理亏损。贾恩当时说:“Geico非常清楚他们所遭受的损失率的劣势,他们非常专注于尽快弥补这个差距。”

去年,Geico最终调整了其战略,打造了一直受到Progressive和Allstate支持的功能。Geico推出了远程信息处理服务,将汽车和手机应用连接起来,以跟踪司机的习惯。

接班人问题

巴菲特的信总是引发人们对这位89岁的首席执行官和他96岁的商业伙伴芒格的接班人问题。2018年,伯克希尔哈撒韦任命了两名关键的副手,贾恩和格雷格·阿贝尔(Greg Abel)进入董事会,巴菲特当时曾表示,晋升是向继任的转变。

巴菲特尚未公开任命他的继任者,这一事实加剧了围绕任何公开声明的猜测。许多投资者一直关注阿贝尔,他的任务包括监管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所有非保险业务。这些职责让他掌管了许多公司,从他领导了多年的庞大能源帝国,到零售商冰雪皇后、See’s Candies,以及服装品牌--Fruit of the Loom和Brooks Sports

政治问题

近年来,巴菲特一直在小心翼翼地驾驭日益分化的美国政治气候。尽管他在2016年站在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阵营,但他还没有在今年的大选中支持任何一名候选人。巴菲特已表示会支持正在寻求民主党提名的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他是彭博新闻的母公司彭博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和大股东。

在巴菲特2019年致股东的信中,有一个措辞谨慎的章节,讲述了美国是如何通过两党合作实现繁荣的。今年他可能会采取类似的方法。“他可能会在美国制度和保护美国资本主义制度的背景下说一些几乎不加掩饰的话,”分析师赛弗特说。“他经营着一家非常大的全球互联公司。用他说的话来衡量可能不是一个坏主意。”(编译/未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