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金刚石:真减值还是以减值为名?

作者 |南方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

到底谁是2019年的最大一颗雷,今年谁都不敢再起这个标题,怕结论总是下的太早,2020年4月末将是A股上市公司披露2019年年报的最终日期,不知,那些等到最后披露的,是惊喜还是惊吓。

然而,豫金刚石选择了一个好时机先爆为敬。

4月3日,中国证监会刚喊话瑞幸"不管在何地上市,都应严格遵守相关市场的法律和规则,真实准确完整地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并表达了对瑞幸造假事件的高度关注和强烈谴责。

4月4日,正值清明放假,股市休市,豫金刚石自爆的51.5亿的归母净利润亏损,比起前天22亿收入造假的瑞幸,并没在周末搞出多大声响。

而A股要在4月7日才开市,如果监管部门想要喊话,得加班发关注函。

1

自上市以来就造假?

我们看看这个本应比瑞幸还要炸,却像是放了个闷炮的消息。

豫金刚石此次爆出亏损范围在45亿-55亿之间,未经审计的归母净利润亏损51.5亿,上年同期盈利0.96亿,不仅盈亏性质发生了变化,而且还是金刚哥上市以来的第一次亏损,十年罕见!

比选个合适的发布时机更可恶的是,它前次业绩预告披露的是2019年将盈利0.67亿-0.96亿。

对于这种业绩翻脸,忽悠人的玩法在A股应该见惯不怪,但这个亏损额,却是把公司仅35亿的市值亏得底朝天的节奏。

据梳理,豫金刚石2019年的亏损主要包括以下几个部分:

1、预计负债带来的影响21.76亿;

2、存货跌价准备计提10亿;

3、坏账损失计提10.29亿;

4、固定资产、在建工程计提减值8亿。

如果剔除掉因涉诉导致预计负债计提的影响21.76亿,仍然属于亏到上市前都不够的节奏,通过对上市以来累计实现的利润进行统计,也才11.28亿,压根盖不住这个亏损额。

看到这,似乎给探雷哥一种金刚哥自上市起就开始造假的错觉。但经仔细梳理,探雷哥觉得,这次暴雷的导火索主要是资金出了窟窿,纸包不住火导致的。至于谁是金刚哥的抽水机,除了公司担保借款的那些对象,还有本文提及的部分关联人。

2

存货真减值,还是虚增?

在分析前,首先了解下豫金刚石的业务。2004年成立,2010年上市,一家以人造金刚石研发、生产和销售为主的企业,主导产品为人造金刚石。据官网披露,公司的人造金刚石产销量位居全国第三。

人造金刚石,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钻石,能应用于工业和工艺行业。据公司官网披露的产品系列来看,豫金刚石生产的产品,除了金刚石原材料之外,主要的成品就是工业级大单晶和消费级大单晶。

金刚哥属于人造金刚石产业链中游生产制造企业,上游主要为石墨、叶腊石等原辅材料,公司制造的成品金刚石,通过直销、代销的方式卖给下游的人造金刚石制品企业。近年来,公司也有往下游制品拓展。

那人造金刚石和天然钻石区别在哪呢,据研报资料,金刚石行业平均价格低于0.5元/克拉,基于金刚石进行加工的钻石价格则是同级别天然钻石价格的1/2-1/3。而豫金刚石主要是生产制造商,而非下游人造钻石制品企业,卖的是行业平均价格不足1元每克拉的金刚石晶体。所以也就能理解,为啥存货不是保值增值的钻石。

那公司的存货是因为出现积压导致此次减值?如下图可知,上市之后豫金刚石的存货周转率反而在走下坡路,最近几年有所好转,但2018年开始,公司的存货周转率又开始大幅下降。

通过分季度的存货周转率查看,存货周转率大幅下滑的迹象在2019年表现的更为明显,大幅低于以前各年的单季度周转率。再结合"T期存货/T+1期收入"指标来查看库存情况,发现2019年的存货余额及库存比的确是高于以往各年。

但,刚哥披露的业绩快报显示的是存货减值10亿,而截至2019年三季报,公司账上存货也就8.48亿,这意味着公司2019年的存货余额是大于10亿,而往年公司的收入水平也不过11亿上下,10亿存货一把梭哈,是真的在库房里,然后贬值了?还是压根就没有这10亿存货,而是把别的名头安在存货上,然后通过虚增存货->存货减值的路径一把梭哈?

各位可以结合下文自行判断。

3

是真往来还是以销售为名?

我们再看看除了存货以外,公司此次大减值的"应收账款"。

如下图所示,我们可以看到公司的应收款项/收入比在2018年、2019年三季报明显高于以前年度。

据快报显示,由于公司应收账款对方出现信用风险,公司出于谨慎考虑,对其进行减值,计提坏账损失约10.3亿。2019年三季报,公司账上应收账款才8.35亿,由于季报并未披露账龄,根据2019年半年报来看,公司9亿的应收账款,账龄主要集中在1年、1-2年之间,其中1年以内5.1亿、1-2年为3.7亿,2年以上的只有0.39亿。

据此可以推算,2019年计提的坏账损失10亿,就包括上述账龄在1年以内、1-2年之间,以及2019年四季度新增的赊销款。

如果账龄较长,年久收不回来,还比较能理解,在18年、19年发生的销售,就收不回来钱,10亿欠款一笔勾销,这种好事也许只有在白日梦里有。

于是,探雷哥忍不住想看看是哪些客户捡了这么大便宜。

由于2019年半年报,公司并未披露客户姓名,在2018年年报中,我们找到了公司欠款前五大客户。

挨个来点评下。第一个"珠珠珠宝",2015年年末成立,截至目前,两个自然人股东曹庆章、胡增芳对公司的实缴出资金额为0,社保缴纳人数1人,2019年6月,公司因登记住所和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列入异常名单。

也许上述事实还说明不了什么,但雷哥发现股东胡增芳名下有一家供应链平台服务公司"弘业供应链",基于探雷哥对供应链服务公司的了解,它属于那种四不像公司,可以做金融、可以做贸易、可以做物流,这种企业,而如果是偏金融属性更强,除了可以发挥帮助客户进行应收账款、预付、存货融资功能,还可以玩杠杆、自融等等。

2016年-2018年,豫金刚石背书或贴现的应收票据金额分别为1.55亿、6.35亿、1.91亿。而往年却是连余额都不足1亿的水平。

以上暂且也只是联想,但通过对弘业供应链的注册邮箱进行搜索,发现使用同一个注册邮箱的正是公司的第二名欠款客户"钰莹珠宝"。

通过公告搜查,发现另外一家上市公司"中外名人"有对"钰莹珠宝"进行高息借款,年利率20%,担保人为朱登营。而朱登营正是豫金刚石的股东!那"钰莹珠宝"的实控人朱广太是否跟朱登营存在亲属关系呢?

不管是不是存在亲属关系,对于这种公司股东给客户提供借款担保,且是公司欠款方的情况下,很有可能在上述一笔勾销的债权中,也有"钰莹珠宝"的该笔欠款。

我们再看第三名客户和第五名客户"深圳粤通国际珠宝"和"河南铭心文化",其中,粤通国际就是2018年6月金一文化曾计划收购的标的之一,后来终止了重组,通过天眼查可知,粤通国际自2019年10月份开始出现了多项司法风险和经营风险,除了业务合同纠纷,还存在未足额支付劳动报酬的情况,公司法人被限制消费,且公司也成为了被执行人。

按理,该公司的确真的存在信用风险,作为公司计提坏账的理由也说得过去,但通过对第五名"河南铭心文化"的查询,发现"河南铭心文化"曾于2017年在深圳、武汉、北京等地多处设立分公司,但都在2018年6月-9月之间注销了,最终只留下了在河南本地的一家。

而通过对它深圳分公司的地址查询了解,发现该地址与"深圳粤通国际珠宝"所在地,仅隔着一条街,步行12分钟即可到达。而且与"钰莹珠宝"的经营场所也是隔着一条街。

2019年半年报,公司对深圳粤通和河南铭心文化的应收账款继续增加,也就意味着2019年上半年,公司对其还有业务往来,而且2019年上半年,前五大欠款客户中新增了3家英文名的公司,至于有没有猫腻,探雷哥就不继续扒了,大家可以自行八卦。

公司在2019年计提10亿坏账,而公司前五大欠款方之间又存在一些蜜汁联系,并且公司股东给客户提供借款担保。可以脑洞下,这一伙人跟公司的业务往来是否真实存在?还是公司以销售为名,对外给这些公司提供资金?

4

以圈钱为名的募投项目,不合理的理财和借款

我们再看看暴雷事项之一的"固定资产和在建工程",如果说,上面的存货跟应收是公司虚构出来的,那在建工程和固定资产就是公司的一个圈钱幌子。

为啥这么说呢?在现金流量表中,探雷哥找到了一些答案。

2015年-2017年期间,公司经营性现金流虽然逐年下滑,但经营流入基本能覆盖经营流出,而对应年份公司就开始大量募资、借款。募来的钱更多是投入到购买固定资产等长期资产和支付其他与投资活动有关的现金(主要是购买理财产品)中,其中,以购买理财支出更多,且二者存在相互依存关系。

先说在建工程,2015年和2016年,豫金刚石进行了两次定增,分别以5.82元/股、8.7元/股的价格募集了4.08亿、45.88亿资金,分别以2.85亿、42.88亿用在"年产3.5亿米微米钻石线扩产项目"、"年产700万克拉宝石级钻石项目"上,其余用来补充流动资金。

时间很紧凑,而且第二个募资达46亿的"年产700万克拉宝石级钻石项目"是在前者"微米钻石线"出现产能发展瓶颈的情况下募资。

那这两个项目进展如何呢?

通过年报可知,从2014年起,公司"光伏产业专用微米钻石线项目"(对应微米钻石线募投项目)开始兴建,期末余额0.89亿。

2015年,公司又新增了一项"大单晶扩产项目"(即宝石级钻石项目),2018年,累计余额为1.5亿的"光伏产业专用微米钻石线项目"工程仅转固222万,并同时减少了1.52亿,具体原因并未披露。而"大单晶扩产项目"因为投入进度大幅增加,当期期末余额达到9.9亿。

2019年上半年,"大单晶扩产项目"期末在建工程余额8.99亿,2019年三季报开始大幅转固。

如下图所示,2018年大幅增加的在建工程和2019年大幅转固的项目就是"大单晶扩产项目"(即宝石级钻石项目)。

据业绩快报披露的情况,公司对固定资产和在建工程共计提减值8亿。而根据三季报的数据来看,较2018年新增了不到8亿的固定资产,2019年年末就减值了8亿,从减值情况来看,意味着当年转固的"年产700万克拉宝石级钻石项目"全被报废掉。

根据募投项目统计,最开始计划以2.85亿募资兴建的"年产3.5亿米微米钻石线扩产项目",实际只投入了2.85亿中的2.67亿,且未达到预计效益。42.88亿募资进行兴建的"年产700万克拉宝石级钻石项目"最终形成资产的部分仅有18.7亿。

那募集资金多余的钱,用去干嘛了呢?答案是拿去买理财以及给公司补充流动性了。

2016年,公司购买理财支出为9亿、2017年购买理财支出22亿,2018年及之后就没有购买理财的活动。相应地,公司2016年-2018年,趴在账上的银行理财产品余额分别为9.07亿、32亿、15亿。

这也导致,豫金刚石从2016年开始,流动资产占比从以前年度的37%增加至50%以上,变化最大的项目是"其他流动资产"。

其他流动资产的主要构成项目就是理财产品,根据年报统计,2015年-2019年Q3,公司当期的理财余额分别为0.1亿、9.07、32亿、15亿、0.1亿,对应期间的货币资金余额为5.05亿、38.77亿、11.49亿、7.63亿、11.74亿。剔除掉各期冻结的货币资金,公司流动性资金为2.5亿、46.6亿、42.5亿、19亿、2.83亿。而对应期间,公司的当期借款金额为11亿、14.6亿、9.7亿、8亿、4.7亿。

在2016年-2018年,公司存在明显的存贷双高的特征。2019年8月,公司还将"年产700万克拉宝石级钻石项目"调减了投资总额,从42.88亿调减至34.78亿,差额8.1亿变更用途为补充流动性,用于公司日常经营,在这个项目上,公司共计从中抽取了18.9亿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根据年报披露的数据整理,公司各年的资金成本及对应的理财收益率情况如下图所示,资金成本是远远高于理财收益率的。

而且,公司的借款结构主要也是以保证借款为主,其次才是抵押和信用借款,意味着公司的信用已经出现了一定情况。且根据对预计负债的梳理,公司一部分涉诉事件就是由于担保借款拖累所致。

既然募投项目有盈余资金可以买理财,而且公司从募投项目不断薅羊毛,为何公司还这么缺钱,需要进行大量保证、抵押借款呢?

基于上述困惑,探雷哥在2019年半年报中,发现公司存在一笔3.35亿逾期未收回的理财。经查,这笔对应的就是公司放在银行的一笔理财资金。

另外,通过天眼查,发现公司存在理财资金被冻结的情况,而且2018年公司也存在2.34亿银行存款资金被冻结。

所以,基于上述事实,2016年-2018年,公司出现存贷双高,是否也跟去年进行货币资金舞弊的康美、康得新一样,账上的资金被冻结了或者公司理财资金已经被其他关联方占用?

5

关联方掏空大法"预付+其他应收"

续上,说完了公司买理财的问题,再说说公司购建固定资产等长期资产支出的情况。

通过对资产当期变动额和当期购建长期资产付现金额进行梳理,发现自2016年开始,公司资产增加数与当期付现金额存在一些差额,如2016年、2018年,体现为公司预付了部分长期资产支出,但公司的资产负债表却并未增加相应的长期资产。也即先款后货的操作。

2016年、2018年,公司付现支出要高于资产当期增加数,差额分别为2.5亿、4.5亿。这主要是因为,公司自2016年开始,新增了大量工程款、设备款、购房款预付,其中,工程款、设备款,以及购房款较高。2016年-2019年上半年,工程款及设备款的预付款余额分别为5.37亿、2.75亿、6.1亿、7.62亿;购房款分别为0.62亿、0.62亿、4.33亿、2.26亿。

为何公司在很缺钱的情况下,还大量预付这些款项?

深交所也曾表示关注,探雷哥就挑其中的预付对象"洛阳启明超硬材料"和"郑州高新加速器"八卦下。

洛阳启明从上市起就是公司的供应商,在2010年-2014年之间均有往来,2014年及以前,公司均有对洛阳启明的应付款挂账,未偿还的原因就是未到合同期。

自2016年起,公司向洛阳启明开始大额预付设备款,原因是2015年5月,公司与对方签订了一项10亿的设备采购合同,直至2019年上半年,公司对洛阳启明预付的6.67亿采购款中,当期仅结转了2582.71万。

深交所曾对此事进行关注问询,公司的解释是,因洛阳启明超硬材料的设备工艺较为复杂,生产周期较长导致尚未全部交货。

而2018年年报显示,这项从2015年中旬就已经签订的合同,到2018年就已经履行完毕,但至2019年上半年还存在大额预付款挂账,而且公司以往都是拖欠洛阳启明的货款,这次反倒是提前好几年开始预付,然后等待交货。是否不合常理?

往后看,也许能给你答案。

通过天眼查可知,洛阳启明有个大股东叫孙诚,2012年,公司曾公告与洛阳华科超硬材料公司合资成立子公司,其中洛阳华科超硬材料公司的法人代表就是孙诚。

但此孙诚是否是彼孙诚呢?不是也没关系,下述这幅图也可以证明启明超硬材料跟豫金刚石之间不仅仅是供应商关系,而且还存在共同持股关系。

所以,上述资金也许不是真的向对方采购设备,而是被关联方洛阳启明给占用了。

而且,启明材料曾与豫金刚石、实控人郭留希共同陷入一项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并存在被银行申请执行的情况。也能证实上述猜想。

而"郑州高新加速器",公司从2016年开始,就已经预付给该单位0.62亿购房款,2018年,预付增加至4.33亿,2019年预付余额减少至2.26亿。公司称该笔款项是公司打算购买对方产业园的部分房产用于研发生产和运营。

该单位与公司原来是同属于控股股东河南华晶控制的公司,2016年7月,河南华晶将企业加速器股权转让给了"共青城千迪投资",虽然转让,但公司与"郑州高新加速器"之间的往来还是比较密切,2017年10年,公司投资参股河南巩义农商行时,"郑州高新加速器"也是参与其中募资的一员。

而且,"郑州高新加速器"与公司其他应收款的一名欠款方"宁波梅山投资管理公司"均指向同一个股东"张廷玉"。

2018年,公司以5亿的价格将子公司"华晶精密"的股权转让给了"宁波梅山投资管理公司",截至2019年6月,"宁波梅山投资管理公司"仍然欠公司2.14亿,原子公司"华晶精密"还欠公司1.12亿。

既然原子公司"华晶精密"已经成为"宁波梅山投资管理公司"的子公司,可以理解为合计3.26亿的其他应收款实质上就是"宁波梅山投资管理公司"对公司的欠款。

所以,如出一辙的"郑州高新加速器"与"宁波梅山投资管理公司"均存在对公司的关联方资金占用。

除此之外,公司在2018年、2019年新增了大量预付款,但只有2018年对预付款单位名称予以了披露,其中,深圳金利福与河南省金利福均属于同一法人控制企业,且实控人朱登营曾是河南省金利福的监事。

而且郑州鸿展、中原华夏珠宝、河南协鼎实业、河南汉王珠宝均属于公司涉及诉讼、仲裁案件中担保借款的对方,公司不仅给这些单位提供担保借款,又向对方预付资金。

而在最近几年的年报中,这些单位并未作为公司对外担保的对象予以披露。但,最终还是引火焚身。

6

结束语

回到最开始的业绩快报,预计负债和多项资产组合,像极了"资产=负债+所有者权益"这项舞弊恒等式,高达22亿的预计负债背后是多达44件的诉讼、仲裁案件,而其中,又以借款跟担保案件最多,而这些也许跟公司不断进行资金抽水、掏空有关。而这些最终又不得不以"资产减值"的名义来掩盖。

希望,这是本年最后一个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