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操作?愿景基金巨亏177亿美元依旧无阻总裁薪酬翻倍

划重点:

  • 1米斯拉今年的基本工资是14.2亿日元(约合1320万美元),其余的收入被描述为“其他”工资。这一总薪酬将比米斯拉上一财年的总收入高出113%,当时他拿走大约700万美元薪酬。
  • 2日本企业高管薪酬普遍低于美国。咨询公司Willis Towers Watson去年12月的一项研究发现,2018年日本CEO的薪酬中值为1.56亿日元(约合150万美元),而美国CEO的薪酬中值高达1370万美元。

腾讯证券5月30日讯,根据软银周五发给股东的一份通知,软银旗下境况不佳的愿景基金(Vision Fund)首席执行官拉吉夫·米斯拉(Rajeev Misra)今年将获得16.1亿日元(约合1500万美元)薪酬,日本有多家媒体均援引了这份通知。

据悉,米斯拉今年的基本工资是14.2亿日元(约合1320万美元),其余的收入被描述为“其他”工资。这一总薪酬将比米斯拉上一财年的总收入高出113%,当时他拿走大约700万美元薪酬。

这意味着这位前德意志银行债券交易员是薪酬第二高的软银员工,仅次于美国电信公司Sprint前董事长、现软银集团首席运营官马塞洛·克劳尔(Marcelo Claure),后者的年收入为1960万美元。

米斯拉本身并不是一个典型的印度产CEO,他是码农出身,后来进了美国商学院,然后一步步地达到了现在的地位。此人在金融行业工作,投资风格相当激进,曾经疯狂注入次债市场,也就是《大空头》的原型,被人称为“华尔街秃鹫”。

米斯拉2014年加入软银,担任战略财务总监。两年后,他就被任命为愿景基金首席执行官。期间,正是他帮助孙正义在中东搭建人脉,取得了手握万亿美金的沙特主权基金的信任,募集到了450亿美金,接着用这笔钱疯狂对最成功的科技创业公司进行巨额投资。

通知显示,软银的亿万富翁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孙正义的薪酬下降了9%,至190万美元。软银副董事长罗恩·费舍尔(Ron Fisher)的薪酬被削减了80%,至6.08亿日元(约合566万美元)。

米斯拉薪酬的飙升与他领导的科技投资公司的财务表现形成了鲜明对比,该基金创建的目标是向快速增长的初创公司投入超过2000亿美元。

但愿景基金本月早些时候报告称,在对优步(Uber)和WeWork等公司的巨额押注失败后,基金亏损达到创纪录的177亿美元。目前,软银已经将WeWork的估值从一年前的470亿美元减记到29亿美元,而优步的估值在去年也暴跌了超过100亿美元。

对此,人们已经开始质疑软银规模达到1080亿美元的第二支愿景基金是否会按计划进行。孙正义说,在第一支愿景基金投资的公司开始表现更好之前,他不会试图从其他公司和个人那里筹集资金。

“如果业绩不是很好,那么(我们)当然不能要求各方为第二支愿景基金提供资金。”孙正义说道。

事实上,如今的第二支愿景基金已经启动,但只有软银集团的380亿美元。它在2020年第一季度进行了大约五笔投资,其中包括对制药初创企业Alto的2.5亿美元押注。由于基金规模还不到软银所宣称的一半,第二支愿景基金的未来现在悬而未决。

此外,此次致股东的通知中还提供了对愿景基金员工队伍增长的报告,该基金员工人数从一年前的297人增加到了454人。

截至目前,软银没有立即回复CNBC的置评请求。

美国权威投资研究机构Morningstar分析师丹·贝克(Dan Baker)表示,米斯拉的总薪酬“很高,很难看出这是怎么基于业绩表现(制定的)”。

孙正义在本月早些时候的业绩说明会上表示,他预计愿景基金的88家投资组合公司中将有大约15家破产。

值得一提的是,日本企业高管薪酬普遍低于美国。咨询公司Willis Towers

Watson去年12月的一项研究发现,2018年日本CEO的薪酬中值为1.56亿日元(约合150万美元),而美国CEO的薪酬中值高达1370万美元。(德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