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逼近历史新高之际,全球对冲基金正在为二次探底做准备

金融大鳄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的“门徒”斯坦利·德鲁肯米勒(Stanley Druckenmiler)最近表示,他预计未来会有一波破产潮,“V型”经济复苏是一种“幻想”。

腾讯证券6月6日讯,对冲基金越来越担心飙升的股价并未反映出未来的经济问题,因此正在为股市的另一次暴跌做好准备。

有些基金经理人担心,在长达10年的美股牛市期间(以3月份的沉重抛售告终),投资者已经习惯了逢低买入,而现在他们对于经济能以多快的速度从新冠病毒危机中复苏、以及各国央行和政府的刺激方案能在多大程度上起效已经变得过于自满。

周五,美股三大指数集体大涨,纳指距离历史新高仅一步之遥。此前,根据金融服务集团LPL Financial的数据,截至周三收盘为止,标普500指数创下了有史以来最佳的50日表现,收盘时距离2月中旬创下的纪录高位仅差不到8%。

“市场定价处在完美水平。”新加坡对冲基金Dymon Asia Capital的创始合伙人Danny Yong表示。“股市的稳定并未反映出我们在全球范围内面临的失业和破产形势。”

Danny Yong一直都在买入股票指数和对风险偏好敏感的货币(如澳元和韩元)的看跌期权。看跌期权是指在将来某一天或一定时期内,按规定的价格和数量,卖出某种有价证券的权利。

“我相信,到今年晚些时候,我们将会看到全球股市创下新低。”他补充道。“正如3月份的市场所表明的那样,价格不能偏离基本面太久。”

其他一些对冲基金经理人也对股市从3月低点大幅反弹的走势表示担忧。

金融大鳄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的“门徒”斯坦利·德鲁肯米勒(Stanley Druckenmiler)最近表示,他预计未来会有一波破产潮,“V型”经济复苏是一种“幻想”。

保罗·辛格(Paul Singer)麾下坐拥400亿美元资产的埃利奥特管理公司(Elliott Management)在最近一封致投资者的信中写道,由于此次经济低迷的影响比2008年金融危机的影响更大,因此“直觉告诉我们,从2月份的高点下跌50%或更多可能是全球股市的终极路径”。

在第一季度股市崩盘期间,埃利奥特管理公司通过股票和信贷对冲赚到了钱,并表示由于有些对冲变得更加昂贵,因此该公司正在努力寻找新的方法来保护自己免受另一次市场下跌的影响。

尽管有一系列黯淡的经济数据--包括逾4000万美国人申请失业救济金,以及欧元区经济预计将在第二季度出现创纪录的收缩--但标准普尔500指数(S&P 500)自3月份触底以来已飙升近40%,全年跌幅仅为3%。根据FactSet的数据,该指数目前的市盈率超过了未来12个月预期收益的22倍,使普通估值指标回升至本世纪初以来未曾见过的水平。

Danny Yong认为,投资者可能很快就会发现,所谓的“美联储看跌期权”(也就是美联储将出手支持市场)可能即将达到极限。

“有些人认为美联储的非常规措施是无限的,但事实并非如此。”他说道。“现在是‘特朗普期权’的问题——他还能推动出台多少刺激计划?我认为他(美国总统特朗普)将会受到众议院民主党人的制约。”

摩根士丹利在最近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中表示,其对冲基金客户持有约400亿美元的欧洲斯托克50指数期货净空头头寸。而据摩根大通嘉诚(JPMorgan Cazenove)提供的数据显示,全球宏观对冲基金今年大幅减少了对股票的敞口。

投资公司Trust Global Investors的首席策略师Seema Shah表示:“第四季度完全有可能出现清算,第二波裁员和长期的企业倒闭将会考验股市情绪。”

在等待市场“严重破裂”期间,伦敦对冲基金Fasanara Capital的负责人弗朗西斯科·菲利亚(Francesco Filia)持有70%的现金,而且他还在使用看跌期权和其他工具对其投资组合进行对冲。

他认为“去全球化”趋势将会带来威胁,这可能会推高通胀,再加上科技行业面临着日益增长的政治干预,可能会导致股东回报受损。他预计,随着投资者试图从可能无法满足赎回的交易所交易基金(ETF)中撤出资金,潜在的“2008年式”的每日流动性危机将会到来。

然而,在美联储和欧洲央行都采取了刺激措施的形势下,许多基金经理都不愿直接做空股市,这两家央行都称其拥有“后备火力”。

伦敦基金管理公司William Blair旗下一个宏观基金的分析师汤姆·克拉克(Tom Clarke)表示,市场“有可能”触及新低,这个基金对股票的敞口较小。(星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