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成首次发债城投为低评级 置换存量非标降成本

无论从成本角度还是从期限角度看,3年期的债券相比1-2年期的非标都具有明显优势,一定程度上能缓解城投的偿债压力、降低融资成本。

今年债市向好,诸多城投首度进入市场发债。

此前,在城投债发行规模创出历史新高的2019年,首次发债城投的数量仅为97家。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Wind统计发现,截至5月末今年共有82家城投新主体进入债券市场发债,相比去年同期明显增多。从评级来看,八成新发债主体评级都在AA级及以下。

其原因在于受疫情影响,融资平台稳投资的作用凸显,城投信仰再度强化,城投债也受到市场追捧。低评级主体此时登陆债券市场,一方面为以后再发债打下基础,另一方面通过低成本债券置换高成本的非标,降低财务成本。

广发证券首席固收分析师刘郁表示,首次发债城投平台大多资质偏弱,建议规避区域经济财政较弱,自身资质较弱且没有强担保的城投债。对于经济财政较强、自身资质尚可,或者有强担保的城投债可以精挑细选。

今年债市向好,诸多城投首度进入市场发债。甘俊 摄

AA级及以下占比达八成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央行多次降准降息,市场流动性宽松,机构认购债券积极性较高,今年信用债发行规模井喷。其中,城投债发行规模相比上年同期亦大幅增加。

Wind数据显示,今年前5月城投债发行规模达1.87万亿,相比上年同期增加32%。而去年城投债发行规模达到3.45万亿创出历史新高,如无意外今年城投债的发行规模将高于上年。

在这一过程中,一些新的发行主体进入市场。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Wind数据统计发现,截至5月末今年共有82家城投新主体进入债券市场发债,合计发行83只债券。

从区域来看,新主体主要集中于江苏、浙江、山东三省份,数量分别为19只、18只、10只,三者合计占比接近六成。“江浙地区经济实力较强,一些区县城投都具备发债的实力,因此趁着今年行情好到债券市场融资,为以后再发债打下基础。”江浙地区一区县城投公司负责人表示,“发债会计入直接融资,也被地方政府视为金融方面的政绩。”

统计显示,新发债主体中评级为AAA、AA+、AA、AA-的数量分别为5家、6家、46家、5家(部分私募债未披露发行主体评级)——AA评级及以下的发债主体占比达到82%。从行政级别来看,这些低评级发债主体主要为区县级。

在债券市场上,一般要求发债评级不低于AA,因此5家评级主体为AA-城投主要通过引入担保从而使得债项评级达到AA级或以上。比如宜宾市叙州区国有资产经营公司5月14日发行了一只7年期的企业债,发行规模8亿,票面利率为4.97%。该公司主体评级为AA-,但通过引入市级平台宜宾市国有资产经营公司担保后债项评级达到AAA。

刘郁表示,首次发债城投由于市场并不了解,需要有担保才容易发行成功,并且由于私募债审批发行等各方面节奏相对较快,更容易赶上较好的发债窗口,因此城投更愿意选择私募债作为首次发债品种。

据统计,83只债券中共有60只是私募债品种,占比高达72%。此外,企业债和中票数量在10只左右,短融和一般公司债数量相对较少。

发债降成本

21世纪经济报道此前报道,本次疫情发生后,融资平台作为贷款主体参与疫情防控,一些城投主体则作为老旧小区改造的项目主体,城投信仰再度强化。春节后城投债受到市场追捧,发行利率明显下降。

比如扬州市城建国有资产控股(集团)公司去年发行的期限为0.74年的“19扬城建SCP004”票面利率为3.2%,而今年3月5日发行的同期限的“20扬城建SCP001”票面利率为2.7%,相比此前降低了50BP;3月9日发行的“20扬城建(疫情防控债)SCP002”利率则进一步降低至2.6%。

但由于首次发债城投资质偏弱,票面利率相应偏高。今年首次发行的城投债中,票面利率在5%-7%的较多,数量为28只,占比达到三成。此外,有14只债券发行利率超过7%。其中,利率最高的为遵义文旅产业发展(集团)公司发行的一单7年期私募债,票面利率为8%。

从各类融资工具来看,8%的票面利率相对较高,但相比非标融资仍有一定优势。因此,城投登陆债券市场一方面可通过发债降低增量融资成本,另外一方面部分城投通过债券置换存量贷款、非标,压降存量成本。

比如AA评级的嘉兴科技城投资发展集团公司3月发行了一单五年期中期票据,期限5年募资6亿,票面利率为3.7%:其中0.5亿元用于公司对创新型企业的股权投资,5.5亿元用于偿还公司本级及其下属子公司的有息债务。

今年来,多个地区已要求城投公司压降融资成本。江苏泰州、盐城、常州要求县级市(区)下属企业融资成本不得超过8%,并制定成本8%以上融资清退工作方案。

“成本8%以上融资主要是信托、租赁等非标融资。当前由于货币宽松预期,市场利率已明显走低,隔夜利率一度低于1%,城投债发行利率也走低。地方可能寄望于通过该举措降低融资成本,比如通过发债置换原有的非标、信贷融资。”沪上某券商信评人士称,“清退不等于强行、刚性地提前结束,要征求债权人的同意。具体的兑付和置换都将是企业行为,由企业自主协调。”

前述江苏区县城投公司负责人表示,国资委要求将融资成本控制在8%以内。目前我们融资主要来源于政策性银行、国有大行和股份行,不做非标,所以融资成本能够控制住。今年发债,参照市场利率看,可能比银行要高一点,但也控制在7.5%以内。

“目前非标融资在公司债务规模中占15%,融资成本在10%左右,正逐步压降。对于压降融资成本,公司内部一直在做这个工作。”华北地区某区县城投公司融资部人士对记者表示,“后续的非标业务,由于成本较高,公司已经着手减少这一块融资,并用低成本、期限长的债务逐步替换非标融资。”

据统计,今年来首次发行的城投债期限以3年为主,共计57只,占比接近七成。无论从成本角度还是从期限角度看,3年期的债券相比1-2年期的非标都具有明显优势,一定程度上能缓解城投的偿债压力、降低融资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