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気森林的“底裤”被扒了!轻资产运作,是门好生意吗?

元气水由健力宝代工,果茶、胶原蛋白水由东洋饮料代工,燃茶、乳茶由统一代工,能量饮料由奥瑞金代工……元気森林是典型的轻资产运作企业,但轻资产运作是门好生意吗?

前不久,一则“元气捷报”刷屏了食品圈。

元気森林官方数据显示:企业5月份的业绩已达2.6亿+,超过2018年全年销售业绩总额;而在前五个月的市场表现,分别为7400万+、3900万+、1.2亿+、1.7亿+、2.6亿+,粗略算来五个月卖出6.6亿。

对于这家“网红”企业2019年达到了近10亿的销售额,燃茶占了近1/3,元气水占到60~65%的销量。无论是无糖茶还是气泡水,元气森林刚好踩准了两大健康热门饮料品类的发展节点,借势腾飞!

除此之外,元気森林陆续进军了酸奶、奶茶、能量饮料等热门品类,力图寻求企业业绩增长的新动力。随着企业的发展壮大,其代工生产的现状也遭受到了质疑。

要知道,元气水由健力宝代工,果茶、胶原蛋白水由东洋饮料代工,燃茶、乳茶由统一代工,能量饮料由奥瑞金代工……元気森林是典型的轻资产运作企业,但轻资产运作是门好生意吗?

中国食业越来越“轻”

不只元気森林,“轻资产”有无数成功先例。

通过轻资产代工运作,三只松鼠专注于品牌和产品创新,借着互联网的春风短短几年实现百亿营收,成为中国互联网零食的第一品牌。

2016年开始,可口可乐对外宣布未来将致力于让灌装业务100%归于特许经营公司完成。这意味着,未来可口可乐将依靠售卖浓缩汁,开始自己的轻资产运作。今天,你在市面上喝到的可口可乐主要由中粮和太古两家公司罐装生产,可口可乐大部分收入来自浓缩浆,而非终端可口可乐产品。

2017年,中粮入股清远加多宝30%股份,而清远加多宝是加多宝工厂中唯一专业负责浓缩汁生产的工厂。当初,中粮入股清远加多宝,看重的便是加多宝的核心科技——浓缩汁。

卖浓缩汁比直接卖饮料有诸多好处,比如更容易标准化、更容易运输、更容易分销,自然毛利率也就更高了。

2017年,康师傅也出售了5家非核心饮料生产工厂。与可口可乐全部出售在华瓶装业务逻辑相同,康师傅有意向“轻资产”模式靠拢。

2020年,阿里巴巴低调进军休闲零食领域,并低调推出了自有品牌“棒倍特”,在天猫超市独家开售。作为中国最大的电商平台,阿里系几乎掌握了中国的所有电商流量,拥有一手的上游工厂资源,并且掌握着准确的消费大数据。棒倍特可以说含着金汤匙出生,通过轻资产运作亦能轻松上马。

日前,宗庆后又迎来了他的第三次创业——以轻资产加盟方式挤入茶饮店。企查查数据显示,宗庆后的受益股份仅为20.3102%。

其实,中国休闲零食的头部品牌为三只松鼠、良品铺子、百草味,三家均不同程度采用ODM(贴牌模式)、OEM(代工模式)进行轻资产的品牌运作。因为轻资产模式成本低、试错速度快,尤其是对中小企业来说,更能发挥优势。

做企业精髓不在自建,而在于能否主导

2016年,可口可乐对外称,公司未来将致力于让灌装业务100%归于特许经营公司完成。

2016年,卖掉了价值10.35亿美金的资产,主要是北美的灌装厂;

2016年,卖掉了价值5.65亿美金的资产,主要是北美和巴西的灌装资产;

2017年,卖掉了价值38.21亿美金的资产,主要是北美和中国的灌装厂;

轻资产、重品牌,砍掉生产部门和它们所掌控的销售和终端触角,最后对于可口可乐公司来说,最终留下的所余不多的业务越来越集中于100多年前它所起家的可乐原浆业务。通过售卖原浆业务,可口可乐的毛利润越来越高。

归根结底,经营企业的精髓不在于自建,而在于能否主导产业。

比如,利乐控制了包材,靠一张纸年盈利千亿,被誉为“乳企军火商”,让国内几大乳制品企业都在“替它打工”;东洋饮料为伊利、三得利、加多宝等企业提供PET瓶装产品的销售,成为众多企业新品推广的试验场;奥瑞金成功实现三片罐拦截,靠一个易拉罐年入近百亿……上述企业通过掌握包材、生产线等方式,从而掌握饮料生产链上的话语权。

当下,技术已经成为改变手机行业格局的关键。目前整个移动设备市场,高通芯片、安卓系统、索尼摄像头、三星屏幕成为手机最核心的配件,外资企业拥有多项技术专利,从而掌握了手机制造链上的话语权。

结语:做一个有“芯”的企业

作为世界制造大国,中国制造企业仍大量从事OEM代工生产,鲜少拥有自己的品牌和营销体系,只能赚取“辛苦钱”,大部分利润被委托企业赚走。

轻资产,一定程度上也不失为一种好选择。但轻资产的关键,在于能否主导制造链上的话语权。在未来的竞争中,食品企业和经销商成败关键在于有没有核心的竞争力,能不能在服务链上的某个环节做到极致。

所以,不论是个人还是企业,我们都需要思考,什么能被替代,什么不能被替代,并从不能被替代的部分中寻找自身的核心竞争力。

做一个有“芯”的企业、商家,才能不被市场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