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伤病毁掉的全美第三高中生 如今能踏上球场便心怀感恩

以赛亚-奥斯汀以为自己来到了一个惊喜派对。时间是2014年6月21日,距离NBA选秀只有五天的时间,当时大家都认为他会在首轮很早就被选中。当奥斯汀开车回到他在达拉斯的家时,看到家门口停满了自己教练、经纪人 、以及他父母的车。他想,他们一定是在这里为自己提前举行庆祝。

然而当奥斯汀推开家门后,却发现房间里寂静一片,没有音乐,也没有任何欢笑声。他环视房间,发现每个人都深陷沉默,脸上挂着愁容,母亲的眼中含着泪水。难道是有人发生什么意外了?

“对不起。”奥斯汀的母亲说到。

接下来的消息对于奥斯汀来说是个晴空霹雳:他将无缘自己朝思暮想的NBA了。那一刻,整个世界都变得一片黑暗,他背靠着墙,把身体蜷缩成一团。

时至今日,奥斯汀的脑海中依然时常会闪现五年前的梦想,梦想着拥有四号位身材的自己能够在如今空间型大前锋盛行的时代下大杀四方。然而,由于被诊断出患有马凡氏综合症,忽然间,奥斯汀却面临着一个残酷的现实—这项让他寄予无限希望的运动将有可能随时夺走自己的生命。

以赛亚-奥斯汀

少年得志的奥斯汀早在七年级的时候就得到了来自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青睐,当时的他身高已经达到1米93,前途看似一片光明。八年级的时候,他带领球队打入了城市联赛的总决赛。在人满为患的场馆内,奥斯汀的母亲丽莎-格林坐在观众席上,一起的还有她的丈夫本-格林,他就像是奥斯汀的亲生父亲一样。同时坐在他们身边的还有奥斯汀的AAU(美国青少年运动协会)球队教练。

八年级的奥斯汀身高已经达到2米03,可以轻松地扣篮。本场赛前热身的时候,也许是由于现场观众的影响,又或许是为了激发战斗气氛,他却一反常态地拒绝了上篮,每一球都以狠狠地灌筐结束,每一球都点燃了现场观众的热情。

忽然间,奥斯汀眼前闪过了一片红色。

“当我落地的时候,感觉右眼就像蒙上了一条红帘一样。”他描述道。

奥斯汀坚持打完了比赛并带队获得了胜利,他本以为突如其来的这个症状会消失。然而,当他回到家时,他不得不告诉父母情况似乎并不妙。父母立即带他前往医院,检查却发现奥斯汀的右眼视网膜竟已几乎完全断裂,需要立即手术。

当时,奥斯汀一家以为此事件与多年之前发生的一个事故相关。奥斯汀11岁那年,在一次棒球训练营的击打环节中,他面对投手的投掷未能第一时间戴上手套,导致飞速运动的球直接击穿手套,击中了自己的右眼。

面对必要的手术,小奥斯汀显得并不担心。由于篮球赛季刚刚结束,他有着充足的时间来完成手术以及恢复。然而,事情的发展远不如预料中的那样顺利。

之后的两年里,奥斯汀经历了四次手术,右眼失明。将近整整一年,他每天都需要花大量的时间躺着,面部朝下,以帮助右眼恢复。在躺下的时候,他需要借助一面镜子来看到身边的家人或是电视屏幕。

“我们会让他练习往杯子里倒水,因为他总是会把水倒在杯子外。此外,他进门的时候右肩还经常会撞到门壁,他找不到中心点在哪里。”母亲说。

奥斯汀很愤怒,为什么老天会如此戏弄他,让他一度如此接近NBA,却又忽然距离它如此之遥远。他深知,接下来的一切将会无比艰难,包括重新适应日常的生活,包括找到曾经熟悉的篮筐。在他面前,有着两个选择。

“以赛亚,你可以把困难当成借口,也可以用它书写你自己的故事。”母亲对他说。

高二的时候,奥斯汀回到了球场。但由于不想受到区别对待,他仅把自己右眼失明的消息告诉了教练和关系紧密的几名队友。此时,他右眼需要佩戴着一个特殊护具,但没有人对此过于在意。很快,奥斯汀就得到了多所大学的青睐。

“眼睛的问题一直很影响我的投篮,从我右眼失明那天起,我的视觉深度就消失了,看不清身边人以及篮筐和我的距离远近。因此,我的出手完全是凭借肌肉记忆。”奥斯汀说。

每到一个新的场地,奥斯汀会先投上几百个球以适应篮筐的位置,然后再逐渐寻找身体投篮时的感觉。他会仔细研究每个战术,以确保了解队友在场上的准确位置。为了克服身体上的限制,奥斯汀开始练习从左边突破后完成跳投。

2013年是奥斯汀高中的最后一年,当时的他已是排名全美第三的高中生球员,仅次于纳伦斯-诺埃尔和沙巴兹-穆哈默德,并带领母校格雷斯私立高中连续两年赢得州冠军,并入选了“麦当劳全美最佳阵容”。

奥斯汀参加的比赛现场,观众席上的大学球探往往比球员家长还要多。他们无人知晓奥斯汀的病情。然而,有一点甚至连奥斯汀自己都不知道—他之前的视网膜撕裂也许并非是由于一次偶然事故造成的,而是更严重疾病的症状。

经过了反复斟酌之后,奥斯汀最终选择了加盟离家近的贝勒大学,成为了该校有史以来高中排名最高的新人。尽管主教练斯科特-德鲁在奥斯汀高中最后一年了解到了后者的病情,但这并未影响他的选择。

以赛亚-奥斯汀观看贝勒大学的比赛

“由于以赛亚在一直在练习NBA距离的三分球,因此他的三分投篮并未受到视觉深度的影响。你其实根本看不出来他是在用一只眼打球。”德鲁教练说道。

奥斯汀在大一赛季就场场先发,并在大一大二两年都得到了Big 12赛区的盖帽王。2014年,大二的奥斯汀带领球队打入了NCAA全国男篮锦标赛,并以惊艳的表现打动了全美观众。然而,在决定参加选秀之前,他决定要公开自己的病情。一天训练之后,奥斯汀在教练的安排下,将自己经历的手术、疼痛、沮丧统统告诉了队友。尽管在一起做了两年的队友,他们中的很多人却对此一无所知。

对外界公布了自己的病情之后,奥斯汀收到了成百上千封的电子邮件,很多人都和他分享自己的故事。选秀前夕,关于他的各种参选结果预测都涌现而出,既有人预测他进入首轮,也有人认为他将落选。对于他人的猜测,奥斯汀毫不关注。

“我当时以为自己多年来的梦想即将成真,会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叫到,走上选秀台,戴上一顶球队的帽子。”他说。

新秀联合试训的第二天是健康体检环节,每个医生都有会带着自己的问题给新秀们做检查。当天的第一个医生仔细观察奥斯汀后,发现了他的手臂、腿和手指都过于修长,甚至有些比例失调。他也发现了奥斯汀的胸骨也异常般地向外突出,而关节却十分地灵活。

“你听说过马凡氏综合症吗?“医生问奥斯汀。

奥斯汀从未听过这个医学术语,但很快,他从医生口中了解到,这种疾病通常会对心脏和眼睛造成影响。其实,奥斯汀年幼时曾去医院查过是否患有此病,结果却没查出来,他自己对此也没有印象了。

在联合试训体检的当天,医生抽取了奥斯汀的血液,并将样本送去化验。与此同时,奥斯汀继续着自己的球队试训,并被多支告知他们希望在首轮选中自己。

奥斯汀坚信,他经历的苦难足以让自己变得谦卑、有目标、并不断努力。如今,他面临着一个艰难的选择—是选择冒着生命危险继续篮球生涯,还是完全放弃它?

终于,医生把马凡氏综合症的诊断结果告诉了奥斯汀的母亲。2014年六月的一天,她把和奥斯汀关系最密切的一些人叫到了家里,因为她不敢独自一人把这个消息告诉自己的儿子。

根据NBA医疗团队以及马凡氏综合症基金会的建议,奥斯汀应该就此告别篮球。NBA官方已判定他无法进入联盟打球,原因是健康风险太大,他的大动脉在剧烈运动下可能随时破裂,甚至可能导致死亡。

每5000个人里大概会有一人患有马凡氏综合症,这是一种以遗传性为主的疾病。然而奥斯汀的案例却更罕见,它是由于自发基因突变引起的。此症患者需要确保血压和心跳都尽可能的低,并避免高对抗的运动。通常,患者的眼睛、血管和心脏都会收到影响。

奥斯汀坦言:“篮球让我学会了如何与人交流,如何做一个好的朋友和队友。它教会了我如何面对失败依然扬起头,并在胜利时保持谦虚。因此,那一刻我仿佛像是失去了一名亲人那样感到无助。”

了解了奥斯汀的故事之后,NBA总裁亚当-萧华决定邀请他一家来到纽约布鲁克林参加选秀,并在当晚赠予他一个特别的荣誉时刻。前往纽约之前,奥斯汀对联盟的安排一无所知,但他依然带着自己最好的一套西服登上了飞机。

选秀当晚,在老鹰队在15顺位选中阿德里安-佩恩之后,萧华在台上宣布了奥斯汀因病无法参选的消息,台下一片静默忧伤。直到最后,大家的掌声才猛烈地响起。

“下一位NBA今年选中的是--以赛亚-奥斯汀。”萧华宣布。

以赛亚-奥斯汀参加选秀

奥斯汀擦着自己的泪水,紧紧地握住了萧华的手。面对镜头,他尽力展露着笑容。但随即,他便低下了头,泪水继续顺着脸庞留了下来。

当晚,所有在场的参选新人都沉淀在兴奋和期待之中,回答着关于新东家的各种问题。只有奥斯汀一人面临着“你接下来什么打算?” 、“你打算如何恢复”等问题。记者们的问题十分很小心,他们都不忍心再伤害这个饱受折磨得年轻人。

“那种失落一下淹没了我。我尽全力想要摆脱那种感觉,想要摆出笑容,告诉大家我没有事。但摄像机一消失,我就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活死人。那段日子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光,我很惊讶自己没有选择自杀,但我可以告诉你,至少一年的时间里,我每晚都有过这个念头。”

选秀结束后,奥斯汀回到家乡达拉斯重新在贝勒大学开始上课,并加入校队的教练组,继续着自己的生活。

“他有时候会比较走极端,仿佛是在挑战自己的极限。他开始和一些不大好的人来往,也做出了一些在我和他母亲看来不成熟的决定。”奥斯汀的经纪人德万-克利夫顿如此谈起那段时期的奥斯汀。后者的确遵循着医生们的建议,一年半的时间里没有碰篮球。

2014年的夏天,奥斯汀参加了一个马凡氏综合症大会,希望能够找到回归篮球的途径,并更多地认识自己的病证以及同样患有此疾病的人。在大会期间,他结识了大卫-梁医生,后者是斯坦福大学的专家,也同意为奥斯汀做出一次新的检查。

检查的第一步是超声心动图,目标是马凡氏综合症患者通常患有的大动脉扩大的现象。经过检查,梁医生发现奥斯汀的大动脉比正常范围要厚了一毫米。他反复思索,考虑了篮球对于奥斯汀的意义。如果没有篮球,奥斯汀的生活究竟会怎样?抑郁对于他的影响会不会比马凡氏综合症更大?

综合衡量之下,梁医生同意让奥斯汀参与一些球队的轻量训练以及打打业余联赛,条件是后者要每六个月回到斯坦福进行一次超声心动图的检查。尽管如此,奥斯汀还是不能进行力量训练,以防血压的上升。

相比梁医生的谨慎,奥斯汀的感觉却十分良好,他没有感到任何呼吸短促或胸部不适,他已经准备好证明自己了。终于,仔细考量之后,梁医生于2016年11月同意奥斯汀重新参加职业篮球。

“肯定是有风险的,这一点毫无疑问。打篮球总归是有风险的,不是吗?我不是说他一点风险都没有,但我不认为此风险不可控。我认为这是他面临的风险是在合理范围内的。”梁医生说。

随后,梁医生亲笔一封书信给NBA,告知联盟奥斯汀打篮球的风险范围属于合理范围区间。他也和奥斯汀一起在纽约和NBA的心脏病专家举行了会面,但后者并不认同梁医生的看法。与此同时,来自海内海外的球队开始联系奥斯汀的经纪人,表示愿意给他提供一个机会。几乎所有人在听到奥斯汀可以打球的消息后都抛来了橄榄枝,除了NBA,这让他十分难过。

奥斯汀的第一份职业篮球合同来自于塞尔维亚俱乐部FMB,他从未感到如此兴奋过,尽管这份合同里规定球队和联盟对他在这里效力期间发生的医疗事故将不负责任。

奥斯汀从未独自生活过。来到一个新的国度,这里的路标和食物都充满了陌生,收入也和NBA无法相比。然而,他在这里却找回了自己,找回了快乐。

“他给我的感觉就像是重生了一般,我觉得他已经度过了最黑暗的那段时光。”经纪人克利夫顿说。

不久之后,奥斯汀怀孕的女朋友阿莱克萨也来到塞尔维亚,并在2017年5带来了他们的小生命—儿子泽克。谈起那段日子,奥斯汀感触很深:“我当初回到球场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确定自己没有问题才做出的决定。我不想让自己的家人看到我死在球场上。”

好在,奥斯汀的家人都十分支持他,但梁医生还是不时有些担忧:“我担心一旦他的大动脉撕裂的话,他立刻就会死亡。或者要是有人撞击到他的左眼,他就有可能失去他健康的那个眼睛。我时常会担心他,会经常发短信问他近来怎么样。”

在欧洲的两年时间里,奥斯汀由于上场时间的限制平均每场只得到了10分。等到2018年6月,他来到了中国,在NBL联赛开启了自己的职业生涯第二站,后又加盟了江苏大圣,随队征战了2018-19赛季的CBA联赛。

以赛亚-奥斯汀在江苏大圣队打球

在中国的这段时间,思乡之情依旧陪伴着他。身处距离家乡8000英里的南京,他无时不刻不在思念妻子和儿子泽克,但为了追寻梦想,他毅然挺了下来。

夏天休赛期的这段时间,奥斯汀每天都在家中陪儿子,给他做最爱吃的芝士三明治,和他一起玩碰碰车。很快,儿子就要到了检测马凡氏综合症的年龄。梁医生认为,小泽克有一半的几率换有此症,但奥斯汀夫妇都坚信它不会降临到孩子身上。

以赛亚-奥斯汀与儿子

2019年的选秀即将到来,距离奥斯汀当年参选已过了五年的时间。如今,奥斯汀的心境已是十分平和,在老婆和孩子的陪伴下,他努力维系着自己的健康,并时刻考虑着接下来的篮球生涯。

“我还是很难不去想NBA,但我知道现在的处境可能更有益于我的健康。我尽量不会去想一些我无法控制的事情,而是专注于眼前,对我能重新走上球场怀着感激。”他说。

(文/ESPN作者Tonya Malinowski ESPN高级编辑王琪鑫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