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方手记:休城两年黄粱一梦 灯泡本可以是另一个结局

多米诺骨牌一块块倒下,这次,轮到了休斯顿。

达雷尔-莫雷

拉斯维加斯是典型的两个极端。

室外是滚滚热浪——用热浪形容其实并不贴切,扑面的热风能让你的脸上产生一种沙漠正在干涸的触觉。

但你从室外走进室内,往往能冻一个哆嗦——如果你听说过美国人空调开得有多足,拉斯维加斯无疑是此中之最。

莫雷一米九多,魁(yong)梧(zhong)的身材在夏季联赛各种长人中并不显眼,但他野蛮生长的络腮胡还是能让你一眼认出他。

他坐在Cox球馆的第一排,巴特勒选择热火的决定并没有影响他的心情,被走火入魔的球迷私信辱骂也没有,他带着女儿Karen,和周围的人们谈笑风生。

吉米-巴特勒选择了性感的迈阿密海滩,没有薪金可用的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各种心仪的格林们被对手拿着大合同瓜分……

他的选择越来越少,但他脸上永远睿智而邪魅的微笑,让人感觉他似乎置身事外。

对莫雷来说,这往往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两个月前火箭出局的时候,保罗找到莫雷,并非请求交易,而是告诉他如果火箭想让阵容更年轻,跟他分道扬镳,他也会理解,并且会拿出自己的职业态度来对待的。

当时的莫雷并没有这个打算,恰恰相反,他们想留着保罗,再一次逐鹿西部。莫雷在无数个场合表示:“保罗不会走。”

再往后,莫雷的身心都扑在了吉米-巴特勒身上,一直到自由市场开启之前,他的身心都扑在用戈登和卡佩拉去换巴特勒的交易上。

变数出现在莱昂纳德决定去快船的那天,前者游说还有三年合同在身的保罗-乔治一起回家乡打球,并迫使快船紧急启动交易,把乔治带回洛杉矶。

雷霆这边普雷斯蒂也正好处于两难的境地——交着联盟最高的超级奢侈税,却连续三年第一轮出局,薪金空间比雷霆场上的空间更加拥堵,普总进退两难。

既然乔治决心要走,普雷斯蒂索性顺水推舟,要回了大量的选秀权和潜力新秀亚历山大,随后又送走了潜力小将格兰特,省下了几千万的奢侈税。

事到如今,雷霆就差官宣重建,韦少离开只是时间问题。

为了给韦少雷霆生涯划上一个体面的句号,普雷斯蒂让他的团队给出了心仪的几个下家——火箭的名字赫然在列,据ESPN雷霆随队记者Royce Young所说,火箭其实是韦少的头号选择。

莫雷对超级巨星的垂涎可谓人尽皆知,虽然这么多年也没有多少超级巨星愿意选择休斯顿,但是他从未停止对各种过气和未过气巨星的追逐——德怀特-霍华德、克里斯-波什、艾尔-霍福德,克里斯-保罗、卡梅隆-安东尼、勒布朗-詹姆斯、吉米-巴特勒……

在他的评价体系中,联盟的超级巨星是远远比顶薪值钱的,“如果没有工资帽和薪金限制,超级巨星们会拿到比顶薪高得多的工资。”

他从来也不是惧怕大交易的总经理,事实上,他享受大交易给他带来的成就感——上一次他跟雷霆完成的大交易,换来了詹姆斯-哈登。

与其说这笔交易是莫雷的杰作,不如说哈登才是那个“幕后推手”,根据ESPN名记麦克马洪的报道,哈登才是迫使这笔交易达成的人。

“韦少和哈登决定重聚,火箭最终让这件事发生了,尽管他们俩在搭配上有些不太合适。”

“we know exactly we need to do(我们非常清楚需要做什么).” 季后赛第六场被淘汰后,哈登斩钉截铁地说。

当媒体进一步问,哈登嘴里的什么究竟是什么的时候,哈登选择了沉默。

也许他心里已经有了换走保罗的想法,也许不是,他如果不说,我们也不会知道。但是麦克马洪接下来的报道也提到,“哈登和保罗第六场之后的紧张关系并非这笔交易的原因,火箭不会因为这件事(关系紧张)做他们本不会做的事。”

“从来到火箭之后,哈登并不喜欢别人挑战他在球队的特权。” 火箭内部消息源透露说,“霍华德不行,你知道后面的结果。阿里扎也有过类似的抱怨,保罗你知道,他有时候也许也超过了哈登能忍受的界限。”

“韦斯布鲁克也许是为数不多哈登愿意分享自己球队的球星(James willing to share his franchise with),他们俩的私人关系已经超出了这些。”

让我想起上个赛季,当记者问哈登他和保罗的私人关系,哈登回答,“我不想说得太矫情,但是我俩就像一见钟情。他夏天过来之后,我们就开始一起出去玩,我看到他好胜心有多强,看到了他对篮球的热爱,看到了他在训练馆里流下的汗水……这种感觉是相互的。当然,还有其他的一切——我们一起打保龄球,他特别喜欢保龄球,我们经常一起吃晚饭,我们就像上天注定一样,尤其是还有其他人一起,我们就是一个整体。”

此时韦少,彼时保罗。

从他离开西部半决赛第六场的新闻发布会之后,克里斯-保罗几乎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中。

他就像那个转学第一天在教室里不敢跟任何人有目光接触的男孩,逃避掉了几乎所有可能发生对话的场景——发布会的匆匆离去,NBA颁奖典礼、ESPY颁奖典礼,作为球员工会主席的他都曾是常客。

为数不多的出镜,是在他自己的Instagram——给Team CP3的年轻人灌点鸡汤,晒晒和德隆威廉姆斯还有鲍比布朗们的老友重聚,还有几次训练的图片和视频,前几次都穿着火箭的T恤,唯独最后一次例外。

除了那次驳斥雅虎体育关于他请求交易的报道,他对自己的流言没有做太多的回应。费根飞去洛杉矶找他,他告诉费根:“我没有请求交易,我永远不会请求交易……我会留在休斯顿的,我在这很开心。”

再多相关的问题,保罗选择了缄默,他给费根递上了自己合作的汉堡,“Beyond Meat”, 一家把素食加工成肉的公司,“多吃点,少聊点。”

为了解开两个人的芥蒂,他跟哈登联系了几次,“父亲节的时候,他跟哈登有过一次非常积极的谈话”,Shams在报道中写到。

吃素让他减掉了一部分体重,晒出的照片中腹肌清晰可见。他还剃掉了赛季期间蓄起的络腮胡,让人恍惚间仿佛看到了几年前的那个他。

两年前的七月中旬,克里斯-保罗空降航天城,CEO泰德-布朗决定在丰田中心的正中央搭起一个舞台,用最隆重的方式来迎接这位未来名人堂球员。

“如果不是第一名,那你就是最后一名。”

保罗在发布会上反复叨念的这句话,出自赛车电影《塔拉迪加之夜:瑞奇-鲍比传奇》,在电影里,瑞奇-鲍比说这句话的时候刚刚赢下金杯,怀抱女郎。

“我是一台美国产的胜利机器”,这句话是鲍比在说出“你不是第一名,就是最后一名”前的台词。他说的时候,语气飞扬,因为他是那个“第一名”。

而保罗,他重复这句话的时候,语气里有不甘,有失落,有不甘和失落后积攒的力量。

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在他眼里,自己还是那个“最后一名”。

“我和哈登聊过了,我们的最终目标,就是做最后的赢家,我们俩谁也没做到过。我们憧憬了那种美妙的感觉。他和我一样,我们为了胜利而痴狂,能和这样的人并肩作战让我感到无比地兴奋。”

这过去的两年,你很难去衡量他为这支球队做出了多少牺牲——

一方面,作为曾经的Point God,保罗一直都是球队的第一人,牢牢掌握球权——只有有球在手,才能最大化他的能力。而来到火箭之后,他甘愿成为哈登的副手。他从来不是一个喜欢用个人能力解决问题的球星——哪怕在他巅峰的时候。为了匹配哈登单打效率极强,但是无球能力较差的个人特点,莫雷和德帅把火箭打造成了一支名副其实的单打大队,虽然保罗在第一个赛季仍然能通过错位小打大让自己很好地融入这个体系,但当他连续两次腿筋拉伤之后,他完全丢失了自己的启动速度和下肢爆发力,于是他在这个体系中显得格格不入——他无法在一对一中过掉防守人,他希望火箭去有更多更复杂的掩护,希望有更多的球权转移,希望大家能跑起来打球——但这支球队的打法,在哈登史诗级的个人表演中,已经定型——这也是两人在出局后那次所谓“争吵”的源头。

而另一方面,他拿到了四年1.6亿,每年4000万美元的顶薪养老合同,尽管这个合同是在他答应执行最后一年,通过交易来到火箭时双方就有的君子协定。

成王败寇,只有胜利者的牺牲才会被传唱,失败者的牺牲在世人眼里只是无能。

“我们都曾经寂寞而给对方承诺,我们都因为折磨而厌倦了生活……

我们改变了态度而接纳了对方,我们委屈了自己,成全谁的梦想……”

休城两年,对克里斯-保罗来说,不过一场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