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梦回2005!吉诺比利长发飘扬 帕克还是少年模样

文/王丽媛

“给你们准备了个惊喜。”

当吉诺比利对着镜头说出这样的话时,谁也没想到,我们会看到这样的他。

他中场突然消失,回场时,头上突然多了顶假发。

听说,为了这顶假发,他已经挑了好几天。

大概是为了更像那年的自己吧。

吉诺比利走出更衣室,一路上撩着头发,哼着小曲,心情无需描述地美好。

然后他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笑着,跳着,双手掀起要着大家的欢呼。

倒不像是个40岁的中年人了。

帕克在对面站着,看着屏幕上突然给到的吉诺比利特写,大笑出来,探头看过去。吉诺比利也正拼命冲他挤眉弄眼。

两人上场,没有多说什么,握了个手,各自为战。

对于现场的所有刺蜜而言,这一刻,他们仿佛看到了14年前,那两个少年的模样。

有些事情变了。

当吉诺比利一脸严肃地站在球场,张开双手,面对曾经并肩战斗的队友,帕克运着球,一步一步接近。

帕克启动了,还是他擅长的突破方式,第一步出去,并没有晃过吉诺比利,接下来一连串的上篮动作,都没能成功制造空隙,他最终艰难出手,被篮筐盖下。

吉诺比利拿到球,他一条龙来到篮下,欧洲步穿过两个球员,跳起来,准备扣篮的手顿了一下,改成了上篮。

他的起跳高度已经扣不了篮了。

17个月,一场比赛都没打过了。他离篮球远了。“帕克的状态比我好太多了,真是不甘心。”

他们慢慢走到场中间,笑着握了个手,继续比赛。

当然,有些事情还没有变。

吉诺比利自己承认,他是个好胜心强到有点畸形的人。

有些人们不了解的是,帕克也是。

当最后比分落后四分时,帕克连续伸手三次,去试图断下于浩然的篮球,倒地拼抢。

“我真想赢啊。”

赛后,颁发最终奖状时,帕克低着头,苦笑着。

“你看我这手上是什么?呦,戒指。”吉诺比利把发布会上众人的目光集中到自己手上。明晃晃的灯光下,显得戒指更亮了。

帕克笑着跟他闹到一起。

“我以后可不想跟这家伙当对手了。”

就像当年,两个人更衣室的打闹一样。

“圆满了”。

退场时,球迷们互相微笑着,狠命点着头。对刺蜜来说,今天真的太圆满了。有吉诺比利的恶搞,有帕克的拼命,有邓肯首次回应秃头一说,“真的不关我的事。”

GDP的齐聚,以某种时光穿梭的方式,重现在了赛场。

他们赛后的互相“调戏”,持续了很久,虽然其中一个带着点输球的苦涩。

中场致敬视频里,两人仰头看着球迷写下的,“谢谢你们,让我认识了篮球。也谢谢你们,让我知道了,生活不止于篮球。”

还有如何面对赢,面对输,面对友情,面对人生。

球迷圈有这样一段话,无论是否喜欢马刺,都大概听说过。今天,看着吉诺比利戴着假发的奔跑和微笑,突然觉得,莫名应景。

阿根廷人长发飘扬,

法国跑车还是少年模样,

斯特恩回到选秀大会上,

来自维克森林大学的蒂姆-邓肯即将登场。

我们都正青春,年少轻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