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奔流书写绿色发展画卷——黄河连续20年不断流启示

新华社郑州8月14日电题:大河奔流书写绿色发展画卷——黄河连续20年不断流启示

新华社记者宋晓东、刘诗平

这是2018年6月26日在黄河两岸的河南省台前县吴坝镇和山东省东平县银山镇之间的浮桥上拍摄的黄河河道(全景相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冯大鹏 摄

滔滔大河,蜿蜒九曲,宛若一条金色的缎带东入大海。在人们的印象中,“黄河之水天上来”,一路奔流入海,但其实在20世纪70年代以后的近30年,黄河曾多年出现断流。1999年起,国家实施黄河水量统一管理与调度至今,黄河已经实现连续20年不断流。这条中华民族的母亲河,正在以全新的生命形态哺育着人民,也为世界江河治理与保护、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提供了典范。

母亲河断流 大河上下喊“渴”

千百年来,黄河像母亲一样哺育着中华儿女,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但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黄河频繁出现断流,不仅直接影响了沿黄城乡工农业生产生活,而且河道萎缩进一步加剧、河流自净能力降低、生态系统失衡,给经济社会发展、生态环境保护提出了严峻的考验。

这是2018年12月25日在河南省长垣县境内拍摄的黄河湿地飞过的大雁。新华社记者 冯大鹏 摄

黄河水利委员会水文局副局长袁东良介绍,1972年至1999年,黄河有22年出现河干断流,平均4年断流3次,1997年还出现了迄今为止最为严重的断流,断流河道从入海口一直上延至河南开封,断流河长达704公里,占黄河下游河道总长的90%,黄河断流还引发了河道萎缩、水生物减少、湿地减少等一系列问题,直接导致黄河造陆功能衰退,海岸线蚀退加快。

为什么流淌千年的黄河断流了?为此黄河水利委员会成立“黄河断流成因分析及对策研究”项目组,论证分析得出了结论:天然水资源贫乏、人类用水日益增多和缺乏科学的管理。

这是2018年6月20日在河南兰考东坝头乡张庄村附近拍摄的蜿蜒的黄河河道(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冯大鹏 摄

黄河水利委员会水资源管理与调度局高级工程师周康军介绍,黄河位于欧亚大陆的干旱半干旱地区,降水稀少,水资源本就贫乏,但是它却以占全国2%的水资源,承担了12%人口、15%耕地以及几十座大中城市的供水任务,加之气候影响,降雨量减少,而且黄河流域及下游引黄灌区农业灌溉面积和耗水量的迅速增加,使本来就水量贫乏的黄河水资源供求矛盾日益突出,导致黄河下游出现断流。

统一调度水资源 续写大河奔流

由于当年黄河缺少统一的水资源调度、管理体制,一旦遇到枯水年份,沿河各地通过引水工程争抢引水,导致下游断流日趋严重。1998年,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的163位院士曾联名发出“行动起来,拯救黄河”的呼吁。

这是7月25日无人机拍摄的小浪底水利枢纽。新华社记者 李嘉南 摄

为解决黄河断流危机,经国务院批准,1998年12月,水利部等部门联合颁布实施《黄河水量调度管理办法》,授权黄河水利委员会实行黄河水量统一调度,这在我国七大江河流域中首开先河。1999年3月1日,黄河水利委员会发布了第一份调度指令,10天后黄河下游按计划全线恢复过流。

20年来,黄河水量调度实行行政首长负责制,严格落实《黄河水量调度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水资源管理制度体系日趋完备;联合调度干支流骨干水库, 充分调节水资源时空分布;提升黄河水资源管理系统;探索利用市场手段优化配置黄河水资源的途径,开创全国水权转让与交易先河。

这是7月25日无人机拍摄的小浪底水利枢纽。新华社记者 李嘉南 摄

黄河水利委员会水调处处长可素娟介绍,黄河水量统一调度以来,黄河曾出现过8个特枯来水年,来水量低于断流比较严重的1997年和1995年,但通过加强调度管理,均未出现断流。

通过20年水量调度,黄河上探索形成了“国家统一分配水量,省(区)负责配水用水,用水总量和断面流量双控制,重要取水口和骨干水库统一调度”的调度管理模式,黄河水量调度范围从干流部分河段扩展到全干流和重要支流,从非汛期延伸到汛期,调度目标也从确保黄河不断流发展到积极争取实现黄河功能性不断流,更加注重生态用水保障,调度手段不断完善,调度能力大幅度提升。

河畅其流水复清 勾勒绿色发展新画卷

车辆在位于黄河两岸的河南省台前县吴坝镇和山东省东平县银山镇之间的浮桥上行驶(2018年6月26日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冯大鹏 摄

20年黄河水不曾断流,不仅为沿线城乡发展提供了水资源,生机勃勃的黄河也成为一条生态廊道,辐射75万平方公里的绿水青山,黄河水资源成为“中国粮仓”丰廪的重要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重要支撑,是流域经济社会发展的压舱石、生态环境改善的定盘星。

可素娟说,黄河流域及供水区的内蒙古、河南、山东、河北等省(区)是我国粮食主产区,宁夏、内蒙古、山西、陕西等地是我国重要能源基地,统一调度以来通过对黄河水资源的合理分配、科学调度、动态管理,最大限度地满足了各省(区)引黄用水需求。

这是7月25日拍摄的小浪底水利枢纽(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李嘉南 摄

据统计,截至目前,干流累计供水超过6000亿立方米,在黄河水资源“先天不足”的情况下,还先后7次引黄济津、16次引黄入冀、20次引黄济青,累计跨流域调水210亿立方米,为流域及供水区人饮安全、粮食丰收、能源安全提供了水源保障,滋养了干旱缺水的西北华北大地,浇灌千里沃野,输入厂矿企业,泽被千家万户。

这是2018年12月25日在河南省长垣县境内拍摄的黄河湿地万鸟飞临盛景(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冯大鹏 摄

黄河水资源保护科学研究院高级工程师王化儒说,水量统一调度使黄河非汛期下游保持了一定的流量,给河流自身留出了“生态水量”,对下游河流生态系统进行了修复。黄河三角洲自然保护区湿地明水面积由原来的15%增加到现在的60%,自然保护区鸟类增加到368种,久违的洄游鱼类重新出现,河口三角洲生态系统再现碧野万顷、鸥鸟翔集的盎然生机。

20年来,从频繁断流到河畅其流,精准的水资源调度和管理让黄河断流成为历史,充分体现了中国政府治理大江大河的能力和执政管理水平,也为世界其他大江大河解决水资源问题提供了参考。

这是6月8日在河南省巩义市拍摄的黄河与伊洛河交汇处(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李嘉南 摄

这是6月8日拍摄的黄河巩义段(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李嘉南 摄

这是2018年6月19日在河南兰考东坝头乡张庄村附近拍摄的蜿蜒的黄河河道(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冯大鹏 摄

这是7月25日拍摄的小浪底水库一角(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李嘉南 摄

这是7月25日拍摄的小浪底水库一角(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李嘉南 摄

这是7月25日拍摄的小浪底水库一角(无人机拍摄)。新华社记者 李嘉南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