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不必怕,一起战胜它!

2月13日,在武汉儿童医院,经过两个多星期治疗,一名危重型新冠肺炎患儿康复出院。患儿年仅1岁两个多月,因间断腹泻、呕吐、精神萎靡、呼吸急促,被紧急送入武汉儿童医院重症医学科隔离病房救治。经治疗,患儿肺部感染已基本吸收,且两次核酸检测为阴性,已达出院标准。武汉儿童医院供图(新华社发)

随着武汉市对新冠肺炎患者应收尽收、应治尽治工作的开展,连日来一批批患者陆续出院。记者采访了4名出院患者,讲述他们配合治疗、摆脱恐惧、战胜病毒的故事。

张昌盛——

“这个病欺软怕硬,跟它斗争不能泄气”

2月5日,张昌盛出院了。他是华中科技大学协和医院最早被感染的14名医护人员之一,也是14人中病情最严重的之一,但他始终保持乐观态度。

1月17日,张昌盛发热37.8度,浑身乏力。因为神经外科监护室病房收治了很多危重病人,他坚持上了夜班。第二天,同科室的医护人员做咽拭子核酸检查,确认14人感染。

“医院通知我下午住院隔离观察,我蒙了一下,但很快镇定下来了,我很庆幸及早把家人送回了老家,而且我相信医院一定能治好我的病。”张昌盛说。

张昌盛说,他爱人是协和医院的护士,“见过大场面,并不怎么害怕”。“但孩子们还小,每次都会问‘爸爸好了没有’‘可以出院了吗’‘能来接我们回家了吗’,我都会告诉她们爸爸快好了。”张昌盛说。

“我知道疾病会是一个发展的过程,总会有一个拐点出现的,只要我把那个最困难的时期过了,就会逐渐好起来。”张昌盛说,他的管床医生王小溶一直在鼓励他,很多同事也会抽空打电话给他打气,给他送营养品。

“这个病欺软怕硬,跟它斗争不能泄气。”张昌盛笑着说。

张女士——

“他们真的很贴心、很认真”

2月5日从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出院之后,说起广东医疗队,张女士说的最多的就是“谢谢”。

1月29日,张女士呼吸困难,发觉情况不对,她就联系救护车去了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也就是在当天,广东省医疗队接管了医院5楼的呼吸科。

在救治过程中,广东医疗队的医护人员很注意鼓舞患者士气,每天都会不断给患者打气:“加油,你今天很不错,再坚持一下马上就胜利了。”医疗队队长黄东晖说,一些患者经过治疗症状减轻之后,其他患者看见了心态也好了起来。

刚开始张女士害怕吃中药,医护人员发现后,就给她带了巧克力,“他们真的很贴心、很认真。”张女士说。随着医护人员的细心照料,她的病情渐渐好转。2月1日,张女士做了一次核酸检测,呈阴性,过两天之后她做了第二次检测,也是阴性,加上身体状态已经恢复,张女士符合出院标准。

吴刚——

“配合治疗才是正事儿”

先是担心,再是恐慌,而后是镇定,最后又有点后怕……回想起这些天的经历,吴刚(化名)觉得自己像是坐了一趟过山车。2月14日,是吴刚康复出院的第五天。

春节前,吴刚就有些咳嗽。起初,他以为是感冒,并未在意。“过了几天就开始发高烧,很担心是新冠肺炎。”

吴刚把自己锁在书房里与家人隔离,“后来觉得老拖着不是办法,才下定决心去医院排查”。

结果显示,两次核酸检测都是阳性。“那会儿,心里特别害怕。我才40岁,上有老下有小,要是治不好怎么办?”

1月28日,正月初四,吴刚住进了武汉市中心医院。“在医院里,医生都很温柔,除了治疗以外,还不断给我解释这个病毒的一些特征,让我增强信心。有时候,还问我想吃什么。”吴刚说,他其实根本没胃口,什么也吃不下。

在医院里,吴刚的心情也是起伏不定。有时候,他特别清醒,能记得护士给他打麻药、做心电图;有时候,又有些恍惚。回想起住院经历,吴刚不由自主地攥紧了拳头:“后来我想开了,配合治疗才是正事儿。”

6天之后,吴刚的病情终于稳定下来。CT片显示,他的肺部出现明显好转。不久,就从ICU转到普通病房。

“我2月10号下午出的院,为了安全起见没有回家,就在外边租了一间民房住下。”吴刚说,他想把自己隔离14天。

吴刚说,现在他每天都在日历上画个圈,“希望时间过得快一点,早日回家团聚。”

老田——

“我能和家人一起吃饭了,很开心”

“我已经在家隔离两周了,身体没有什么不舒服。”52岁的老田是武汉本地市民,1月30日从武汉市肺科医院治愈出院。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染上这个病的。”老田回忆,一开始,他感觉浑身不舒服,以为是感冒了,去药店买了一盒感冒药,吃了却没有任何效果,在家量了体温,发现是38度。后来,老田去楼下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打了退烧针,吃了一些药,直到晚上也没有什么效果,反而烧到了39度。

1月15日一早,老田到武汉市第四医院看门诊并住上了院,“当时我以为自己过两天就能回家过年了。”1月20日,老田被转移到武汉市肺科医院,经过核酸检查呈阳性,确诊为新冠肺炎,随后住进了隔离病房。

“看到穿着防护服的医生护士,一开始我有点慌。”老田回忆,在隔离区,他连续几天都在吸氧。“我刚开始住院的时候,家里人都挺心慌的,但通过视频聊天,他们看到我的状态一天天变好,也就踏实了。”老田说,治愈后他在家隔离,两周独自待在房里,一个人吃饭,用的东西也跟家人分开,“从今天起,我能和家人一起吃饭了,很开心。”

(本报记者汪晓东、付文、程远州、申少铁、吴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