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里的“背叛”刺痛那不勒斯 曾经的支持者挥起了铁锤

文/小五

尤文官方宣布将在当地时间周四为萨里召开新闻发布会。之前作为旗帜鲜明的ANTI-尤文的大佬,萨里此次接手尤文,在整个意大利引起了轩然大波。

“所有美丽的事物终有一个结束。”对詹马尔科-沃尔佩以及众多那不勒斯的忠实拥趸来说,萨里加盟尤文图斯的决定用这句话来形容再恰当不过,萨里曾是他们的精神领袖,代表一个图腾、一个圣象,这一切都因他加盟“老妇人”轰然倒塌。沃尔佩是脸书主页“萨里主义——欢愉与革命”的创立者之一,他对外宣布,6月16日发布的那条状态就是主页历史的终结,照片中一个支持者在用锤头奋力地挥向一面墙,墙上并排的画像是一众政治大佬和萨里……

萨里主义-欢愉与革命的主页即将关闭

背叛需要的时间

“萨里主义——欢愉与革命”是脸书上非常著名的足球文化主页,至今已有超过10万订阅者,直接放弃这个账号看起来并不是一个很容易的决定,但沃尔佩说:“(关闭它)是我们的一致决定,我们从没有想过,为了一个都灵的萨里,我们该如何继续,原因很简单,我们不仅失去了故事的主角,也失去了对手,萨里主义诞生于那不勒斯,也将死于那不勒斯。”

在萨里率领切尔西拿到欧联冠军后,那不勒斯球迷曾为之喝彩

5月30日凌晨00:10,该主页曾引用过萨里的一句话:“我想把胜利献给那不勒斯的球迷,之前我没能带给他们这种喜悦”,配图则是一张身穿那不勒斯工作服向球迷顶礼膜拜的照片,一个小时之前,萨里刚刚带领切尔西获得了欧罗巴联赛的冠军,摘下了他顶级联赛无冠的标签,成为名副其实的冠军教练。那一夜,他感谢了那不勒斯球迷,那不勒斯球迷为他感到高兴,萨里带领那不勒斯没能实现的目标在切尔西的第一年就实现了。但也正是在那一夜,萨里得到了切尔西高层的放行通知,扫平了他前往尤文图斯最后的障碍。

早在欧联决赛前,尤文图斯就已经决定聘请萨里成为阿莱格里的继任者,担任下赛季的主教练,那不勒斯球迷们好奇,萨里心中可否有过犹豫?萨里自己这样形容和那不勒斯的关系:“还要对一个已经离婚的妻子保持忠诚吗?足球世界最后的旗帜就是托蒂,未来不会有了,作为教练是不可能的”,显然,萨里是没有犹豫的,他在切尔西过得并不愉快,回家回到意大利是唯一的选择,而曾经的死敌尤文图斯,作为教练,是摆在面前最好的选择。

尤文宣布萨里成为球队新主帅

于是经过了漫长的等待,在6月16日这一天,尤文图斯的选帅终于尘埃落定,萨里入主“都灵皇宫”,那个他曾经“唾弃”的地方。同样是在这一天,那不勒斯球迷将他们的“圣象”埋葬,萨里在采访中自己这样定义“背叛”:“逃避者是背叛,把个人目标置于集体目标之上的人是背叛”,可能那不勒斯人并不这么看。但“萨里主义”留了下来,沃尔佩解释道:“连斑马军团也得承认,萨里主义是意大利足球的发展进程。”

萨里主义的建立

2015年夏天,萨里从恩波利转投那不勒斯,恐怕当时很少人能够预见,这个当时已经56岁的托斯卡纳老头开启了一段历史性的旅程。接手那不勒斯的第一个赛季,萨里就以创队史纪录的82个联赛积分和25场联赛胜场帮助那不勒斯获得了联赛第二名,同时80个联赛进球和32个联赛失球均列榜首,并帮助伊瓜因以36粒联赛进球成为意甲历史上单赛季进球最多的球员;第二个赛季虽然最终名列第三,但联赛积分和胜场数再次创造队史纪录;第三个赛季,萨里再接再厉,联赛拿下91分,胜场数达到28场,但仍与冠军无缘,这样的成绩放在大多数赛季,都能稳稳拿到联赛冠军,但就是差一口气。也是这个赛季,他们差点把尤文图斯从连冠的宝座上拉下来,萨里成为反尤文的英雄,至今仍是最后一个在尤文图斯主场取得3分的教练。

萨里时期的那不勒斯打法极具观赏性

萨里的打法清新时尚,崇尚进攻和技术,将美丽足球演绎得淋漓尽致。意大利百科词典将“萨里主义”收录进去,定义为:“基于进攻思维和速度的足球理念”,萨里自己这样理解:“是一种踢足球的方式罢了,七年前我有其他的想法,也许未来我也会换新的模式。”七年前他在恩波利时期创造,在那不勒斯发扬光大,最终也将应用于拥有C罗的尤文图斯。将打法上升到“主义”,带领尤文联赛三连冠的孔蒂和五连冠的阿莱格里都没能做到,但萨里做到了,还形成了一种潮流。

不仅如此,萨里加盟尤文图斯绝对制造了一次足坛乃至文化上的地震,造成的冲击不仅仅来自于对萨里能力和气质是否与尤文图斯“夺取欧冠冠军”和更加国家商业化的目标相匹配,更是在于他在轻易之间颠覆了两个世界、两个阶级、两个阵营,萨里以他独一无二的类似于阶级口号的言论和开创性的打法催生出了“萨里主义”,并迅速拥有了一大批拥趸,他曾是平民世界的领袖、“反尤文”阵营的领袖、革命的代言人。

南方与北方的对抗

萨里的反尤文倾向不是被刻意塑造出来的,在那不勒斯时期,他经常主动发表一些反尤文的言论,被视为是对统治阶级的强有力的反抗。2018年4月22日,那不勒斯做客尤文图斯赛前,萨里与尤文球迷发生口角,他在大巴车里直接伸出中指的画面被球迷和媒体捕捉到,正是那场比赛,那不勒斯依靠库利巴利的头球攻陷尤文图斯安联球场,在争冠的关键时候,尤文的榜首位置摇摇欲坠。

萨里曾对着尤文球迷竖中指

更深层次的,萨里的反尤文其实代表的是意大利南方对北方统治阶级的对抗,在现在仍在持续的很长一段历史中,南方代表着贫穷、落后,北方则是富有、文明,南方鄙视北方人,北方人更是瞧不上南方人,北方三强尤文、国米、米兰的比赛,他们的球迷总以侮辱那不勒斯人为乐,在马拉多纳之后,萨里的旧时代气质与充满睿智的言论迅速在以南方文化为代表的那不勒斯人民中发酵,自然而然的,萨里成为一个精神领袖。这也是阿莱格里和孔蒂所不及的,阿莱格里的发言多一些傲气,少一分哲理,孔蒂更是在镜头前总是表现得有些木讷,他更专注于场上的东西。

很多人拿萨里加盟尤文与孔蒂加盟国米相比,但事实上震动的强烈与否从来不是跟球迷数量的多少成正比,一个尤文人去了死敌国米,想必任何一个尤文球迷都不会开心,他们球迷基数庞大,每人一口吐沫也能淹死孔蒂。但孔蒂作为教练真的是尤文人吗?他从拿起教鞭的第一天起就预见到了今天的结局,对手是对手,比赛是比赛,他分的很清,甚至在尤文期间被问到未来执教国米的可能性时这样回答:“在哪个队就支持哪队。”孔蒂信仰的是足球本身,不是尤文,所以孔蒂算不上是真正的背叛,而萨里是。同样的道理,伊瓜因也算不得是真正的背叛,他们只是职业人。

这次萨里站在了尤文一面,让那不勒斯人陷入一种焦虑的情绪:一夜之间,信仰被轻易买断,害怕自己也正在变成对方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