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盲足国家队教练:这次亚洲杯夺冠没有奖金

亚洲杯结束后,中国盲人男足国家队教练员乐建昆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这次夺冠没有奖金,一般盲人足球运动员退役后的出路是自己开店做按摩,或者去打工。”

北京时间10月6日晚间,在泰国芭提雅进行的2019年盲人足球亚洲杯决赛中,中国队1比0战胜伊朗队夺冠。

中国盲足亚洲夺冠:没有奖金,脱下球衣后还要回到按摩院

中国男子盲人足球队2006年建立,最初只有6名球员,后来从全国残疾人运动会中吸纳了8人,才组成一支完整的队伍。13年来,他们获得过2008年北京残奥会亚军、2010年世锦赛季军、2010年广州亚残运会冠军。此外,他们还获得过5次亚洲冠军。加上本次夺冠,中国盲人足球队已经是第六次站上亚洲之巅,而且顺利拿到东京残奥会的入场券。

亚洲杯结束后,中国盲人男足国家队教练员乐建昆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这次夺冠没有奖金,一般盲人足球运动员退役后的出路是自己开店做按摩,或者去打工。”

盲足亚洲杯夺冠没有奖金

球员训练时间10年左右 小组赛三战全胜

夺冠后,中国盲人足球队踏上了回国的路程,他们将于10月8日从曼谷回到北京。在转机过程中,乐建昆向红星新闻记者说:“中国盲人足球队共有16人参加了此次亚洲杯,除了10名球员外,还有引导员、教练员和领队,队员年龄最小的20岁,最大的30岁。”

乐建昆介绍说:“球员选拔是通过每年一次的全国锦标赛,从各个省队里面挑出好的队员,而各个省队则从本省学校里去找愿意参加盲人足球训练的苗子。球员一般训练时间为10年左右,比如队里那位20岁的球员已经接受了七八年的足球训练。”

2004年,盲人足球列入残奥会,这也引起了像乐建昆一样的体育老师们的关注。从2005年起,乐建昆就开始带队,从校队、省队一直到现在,乐建昆成为中国盲人足球队的教练员。

本届赛事,中国队小组赛就取得了三战全胜的战绩,他们8比0狂胜韩国队,5比0大胜印度队,2比0完胜泰国队,以小组第一的成绩晋级淘汰赛。此次夺冠过程中,最惊险的无疑是半决赛常规时间与日本队2比2战平,经过点球大战以总分5比4胜出的这场比赛。

中国盲足一路过关斩将杀进决赛

乐建昆说起这场比赛显得非常轻松,“我没有紧张,因为我坚信球队的实力,虽然在比赛中,我们曾领先日本队,但后来被日本队反超,但我还是坚信我们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两脚间不断来回撞击带球 中国独创

即使健全人想在比赛中打出行云流水般的配合,也需要常年的磨合。而在黑暗中奔跑的盲人球员,他们的每一波进攻更是需要运动员、教练员、引导员和守门员的团体协作来完成。乐建昆说:“盲人足球是一个新兴开展的运动,2005年才进入中国,所以在训练中我们要结合盲人的特点,有针对性的对他们进行训练。”

在此前的采访中,乐建昆曾向红星新闻记者忆起这些盲孩子与足球结缘的初始,“因为看不到,他们就用塑料袋裹在足球上,以便在球与地摩擦时听到声响”。

“我认为球必须要随时都在他们两脚的控制范围内才行。”为此,乐建昆设计了两脚交替行进,球在两脚间不断来回撞击的带球方式,这样的技术要领是中国独创。

在乐建昆看来,无论是技术要领还是动作示范都还好说,最大的问题是与盲孩子们在认识上的偏差。

“我最开始跟他们讲,他们会有‘小怀疑’。后来,我用秒表测试他们的传球力度,证明他们踢出的球的力度和速度,渐渐打消了他们的固执。”

夺冠没有奖金 退役后大多“做按摩”

从13年前建队至今,中国盲人足球队已成为世界级强队,他们仅用几年时间就赶上了巴西、西班牙等强队。作为“亚洲巨无霸”健全国足所被诟病的“恐韩症”,在盲人国足身上毫不沾边。在常年与日韩的交战记录中,他们优势明显。

在盲人足球的世界里,中国队的技术是世界上公认最好的。“我们差的是对足球的理解,也就是在配合中的协调、跑位等意识。”乐建昆客观分析。

中国盲人足球队这次夺冠虽然没有奖金,但练习了盲人足球,对这些球员的人生观也有很大的改变。乐建昆对这些孩子的人生构想,是希望他们“首先要对自己有自信,闯劲更足。通过足球训练后,他们的自信心会增强,和外界交流的能力和信心也会增强。在日常生活中,他们各项生活能力都有很大提高。”

不过这些盲人球员退役后,大多数人都只能利用在盲校学习的推拿技术去“做盲人按摩”,“一般盲人运动员退役后的出路要么是自己开店做按摩,或者去打工。”乐建昆谈到此显得有些无奈,他还是希望弟子们能够在这个项目中更多地收获快乐。

小资料:五人制(盲人)足球项目

五人制(盲人)足球比赛是以攻破对方球门得分为目的而进行的同场攻守对抗项目。每队由5名场上队员和5名替补队员组成,其中包括守门员和替补守门员各1名。除守门员外,其他队员都为盲人。只有守门员可以在规定的区域内用手触球。比赛中,进攻方目标是把球踢进对方球门得分,而防守方则是尽力阻止对方得分。

每支球队都有一名引导员在对方球门后,以语言协助本队前场进攻,同时教练员与守门员分别是中场与后场的语言引导员。

红星新闻记者 欧鹏 受访者 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