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毅:美国越玄幻NBA越得复赛 有球看不挺好?

从公布以气泡和指环为核心的复赛防疫计划,到两天前公布赛程,NBA复赛之势持续推进,有条不紊,势在必行。哪怕复赛的迪斯尼乐园所在之地佛罗里达州疫情极致凶猛,单日激增确诊者过万,占美国全国确诊者近三分之一;哪怕各队按计划开始筛查,首轮筛查302人有16例阳性,其中不乏掘金约老师这样的超级明星,中招比例高达5%——NBA复赛计划也毫不迟疑,全力推进。

别管是以疫情凶猛为原因,还是民权运动为由,一切都不能阻挡NBA复赛。用杨侃专栏作家猫三老师的话说,欧文的五日维新已经彻底失败。他在喊出“我愿意为之献出一切”之后,被帕金斯一句“你丫倒是献啊”喷的气势顿消。在当初参与欧文召集电话会议的80人中,仅有4人明确宣布不参与复赛,仅占复赛所有球员的1%。

这其中,第一个说话的奇才前锋贝尔坦斯明确说是害怕受伤,下赛季要签大合同,还被其他运动员喷的够呛,说他只顾自己的合同,不顾大家的合同。此后三人,湖人布拉德利、开拓者阿里扎、独行侠考利斯坦,纷纷祭出“为了家人”的无上杀招,封住大家的嘴。由此可见,当初球员工会运动员代表28比0全票通过复赛,已经彰显了联盟主体期待复赛的熊熊决心,无论什么都不能动摇。

复赛这件事,无论是美国的NBA还是中国的CBA,在社媒上一直争议颇多。咱们很多网友都说,这NBA真是要钱不要命,美国都闹成啥样了还敢复赛。站在旁观者的逻辑上,你的确可以这么说。但旁观的逻辑,永远不能洞察真相。之前在各种平台上,我们已经从体育的角度讲述过NBA为什么非复赛不可——否则联盟损失有多大(20亿美元),运动员损失有多大(25%工资,以及现有的劳资合同可以被终止重谈),以及在美国那个世界里,体育的社会影响力和对普通民众生活的必要性,和咱们确实不是一个概念。但即便放下这些都不说,就从疫情和目前的社会状况来看,NBA也必须复赛。

NBA的复赛背景,和中国的CBA截然不同。CBA的情况和环境是,中国已经非常好的控制住了疫情。在北京最近爆发这一波之前,已经多地长时间无病例增长,民众生活陆续回到正常,社会秩序非常安定,老百姓都很自觉。在这种状况下,把过千名运动员和各类工作人员集中在一起,高度密集,参与赛会制比赛,网友们还有人担心。毕竟防疫工作再严密,在思维意识上,还是觉得集会不如各自宅家安全。

但美国的情况完全相反。一是疫情彻底爆发,全国每天新增确诊三四万,有专家判断美国的实际感染人数已经超过2500万;二是民权运动导致的社会动乱和游行大量发生。NBA运动员以黑人为主,大量运动员参与各种游行抗议。也就是说,他们其中的很多人,本来也不宅家,他们日常生活里的感染风险远比我们更高,也远比我们难以控制。此时,经过严格筛查,把确保没有感染的运动员、教练、工作人员纳入到迪斯尼这个和外界封闭的园区里,也就是进入那个大气泡,对所有运动员统一管理和监测,这意味着他们在赛时所处的环境可能反而比平时更安全。现在球队第一轮筛查的感染率是5%,这是一个极高的数字。对比CBA复赛前一例都没有,呈现出美国防疫环境之差。因此即便从保护自己核心资产的角度来说,NBA也得复赛,也得把还没感染的运动员们圈起来。

正所谓,美国越玄幻,NBA越得复赛。

再说说美国时下的状况,现在到底有多乱,有多玄幻呢?

在各地民众游行一个多月之后,这场种族民权运动已经趋于妖魔化。所有与种族有关的事物,全都极致敏感,风声鹤唳。HBO一度下架了经典影片《乱世佳人》,在加了一段说明视频后才再次上线——承认电影用白人的浪漫爱情美化了那个时代,没体现当时黑人有多惨;

经典美剧《老友记》的制片人承认该剧的全白人主演阵容缺乏多元性,说“我希望我当时就知道我今天知道的事情”——我要知道的话怎么也得是七人行了吧;

谷歌积极开展自我批评,取消“黑白名单”,改为“屏蔽名单”——以后黑名单都不能叫黑名单了,黑森林蛋糕估计也得改名了;

沃尔玛积极自查,宣布不再将黑人美容护理产品锁进玻璃柜——必须像副食品一样摆出来;

《Vogue》杂志主编、时尚界巨头安娜-温图尔公开道歉,称没有给黑人足够的工作机会——以后时尚圈记者里必须有更多黑人;

《体育画报》记者工会自查,称没有黑人记者是彻底的失败——运动员那么多黑人,为什么写字的不是黑人?

甚至连黑人牙膏,这样一个土生土长的中国品牌,都在被母公司高露洁考虑改名事宜——为什么不叫白人牙膏?

第一波打砸抢过去了,美国各地还掀起了一股摧毁与奴隶贸易有关的名人雕塑的热潮,连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斐逊的雕像都未能幸免。暴民们要么根本不知道杰斐逊是谁,要么就是开砸的时候压根没看是谁,这位《独立宣言》的主要起草人、亲手写下“人人生而平等”、公开谴责奴隶制的美国开国元勋,冤呐!

特朗普在23日发推警告:“我已授权联邦政府逮捕任何破坏、摧毁美国纪念碑、雕像或其他此类联邦财产的人,并根据《退伍军人纪念保护法案》或其他相关法律判处10年以下有期徒刑!” 他还补充道:这项规定立刻有效执行,也可能适用于已经发生的破坏案件!没有例外!

再往下,就更夸张了。愤怒的美国人,看上去要彻底改写他们的国家象征。雅虎音乐编辑林德赛-帕克在当地时间24日发表专栏文章,题为《为什么到了最终换掉国歌的时候了》,指出《星条旗》已经不再适合作为美国国歌。这首歌的歌词原来是一首诗,其中“胜利的星条旗将永远飘扬,这自由的国土,是勇士的家乡”的收尾词句,非常著名。词作者弗朗西斯-斯科特-基在1814年参与了美国与英国之间的一场战争,某天清晨,当他透过敌军的炮火,看到高高飘扬的美国国旗时,诗兴大发,写下了这首传唱至今的歌词。

但问题也就出在这名词作者身上,基是一位记录在案的种族主义者。基本身就是一位奴隶主,奴役过无数黑人;还和反废奴主义者有着密切的联系;甚至还写过一首关于奴隶的诗。他还说过“黑人是和白人不一样的劣等人”这样的话,要求把获得自由的黑奴都送回非洲去。基在担任律师期间,还曾和废奴主义者对簿公堂。于是上周,旧金山的抗议者已经推翻了基的雕像。

那既然国歌都要改了,那首都的名儿是不是也得换了?美国首都的全称是“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华盛顿指的是美国的国父,哥伦比亚则是指“发现”美洲大陆的哥伦布。显然,这哥俩在今天的环境下都有问题。哥伦布作为第一个“发现”美洲大陆的航海家,长时间被视作美国精神的代名词。即使您不知道他,哥伦比亚影业的电影肯定看过吧,就是一出来就是个高举火炬的女神。但随着抗议运动的发展,很多人将目光投向了哥伦布奴役美洲土著人民的历史上。哥伦布不仅是最早在欧洲践行种族主义的人,也是开启白人奴役美洲和非洲人苦难史的人。您说这么一个罪孽深重的人,怎么能作美国首都的名字呢?

于是三天前,美国众议员提出了一项决议:将“哥伦比亚特区”更名为“道格拉斯邦”(Douglass Commonwhalth),这样简写还是D.C.,就是和原来的简写一样。您要是不喜欢新名字,可以假装这个名字没有改。这位道格拉斯,则是美国历史上有名的黑人民权运动家,也是最早为黑人权益战斗的黑人。

那如果事情这样发展下去,大奴隶主华盛顿的名字早晚也会被从首都中移除。毕竟一个18世纪的历史人物,无论如何也是不符合21世纪的价值观的。您以为砍棵树承认了他就是好孩子了?华盛顿一样奴役黑奴,一样是个种族歧视者。最早的美国宪法中规定了黑人不算人,他作为第一任总统也一样没有提出过异议。您看看,以后没准儿华盛顿奇才不能叫华盛顿奇才了,得叫打倒大奴隶主华盛顿奇才队了。

哎呀,您看见没有,咱们这儿50年前破四旧那套,美国人现在也学会了,眼看就该斗资批修了(这词儿我不确定年轻的同志们听得懂啊)。还有地儿说理去吗?全乱套了!

就在美国这种社会环境下,再加上疫情肆虐,您说,把这些世界最顶尖的运动员集中在一个园区里,装进一个大气泡,让他们哪儿也别去,重新把精力集中在自己的专业上,好好打球,他们自己也挣钱,天天火上房又闲的没事儿干的老百姓们也有球看,大家享受一下体育的竞争和美感,尽量从疯狂的现实里抽离一些——要是这么看,NBA复赛这件事是不是还挺好的?

当然,比赛开打了,运动员们该坚持民权运动还可以继续坚持。其实不光美国运动员参与民权运动,英超的也有啊。英超在6月17日满血复活,前12场比赛中,所有球员球衣背后的姓名都替换成了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部分场次赛前还进行了球员围绕中圈单膝跪地的仪式,以声援这场席卷西方世界的平权运动。

于是,在利物浦和埃弗顿的一场比赛之后,马来西亚有一家报纸在图说当中是这么写的:“图为利物浦与埃弗顿的比赛中,埃弗顿球员西古德森被张伯伦、亨德森和Black Lives Matter三人盯防”。

那一瞬间,我不禁想起了敬爱的韩乔生老师和他的名言:曼联队现在控球的运动员是夏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