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娃前两天冷水中训练!38岁宝妈9年集齐金银铜,奥运圆梦带全家上发布会

撰文:奥拜尔、刘嘉

策划:刘嘉

38岁的马亚伦-乔劳特缓缓放下自己的浆板,背对着湍急激流的水道,缓缓地对着镜头送上了深情一吻。

马亚伦忘情亲吻奖牌

她知道,被她视作珍宝的女儿一定会在家中电视机前享受着独属于自己的这份甜蜜。

“这是我们8年以来第一次分开”,马亚伦带着些哭腔并有些不解和抱怨说道。她和丈夫(是她的教练)本希望带着女儿阿内一起来到东京,但因为疫情,国际奥委会拒绝了她的要求。阿内不得不被留在西班牙。自女儿出生以来,她甚至连训练都会带着阿内,这是马亚伦第一次长时间与她分离,每次谈到女儿,她都忍不住落泪。

马亚伦女儿阿内

为了尽量与女儿多呆几天,马亚伦甚至推迟了前往东京的时间。对她来说,女儿不在身边的每一天都是痛苦的。

“阿内知道为了来到这里,我付出了多少努力。同样,她也做出了很多牺牲。我非常期待回家看到我的女儿。”从她怀孕起,这位掌上明珠就成为了她水道旁的第二见证者。

剖腹产前两天,她还在冷水中训练

备战里约奥运前夕,已经是30岁老将的马亚伦怀上了自己的女儿,和很多运动员宝妈选择暂停训练或是直接终止职业生涯不同,马亚伦在运动生涯中按下了“继续”键。她深知,北京和伦敦的相继失利一次次激发出她对荣誉的渴望。

怀孕后的日子里,她像往常那般一次又一次地奋力挥桨,在激流环绕的水道中敏捷地闪转腾挪。显然,她压根停不下来。

“我希望成为一名母亲,并且继续成为皮划艇运动员。我这么做是为了让我在分娩之后恢复状态时不会那么困难。”这是一个运动员妈妈的倔强。然而,随着肚子一天天隆起,本就狭小的皮划艇同样束缚着身体的每一次摆动,她面对的不仅仅是眼前湍急水流和一个个障碍门,还有肚子里那个幼小生命一次又一次地晃动。为了保持状态,她甚至在分娩前两天还在湍急的水流中擎着桨和惊涛骇浪勇猛搏斗。

当然很多事物往往不会按我们原本设想的那样进行,比如一场剖腹产手术。这打乱了她原先的所有的计划,她不得不用更久的时间才恢复训练。

“我的原计划是15天之后恢复训练,但(剖腹产)我不得不花费更多时间。然而,我的身体始终没有恢复到理想状态。在接受剖腹产之后,皮划艇就像是20或者30公斤,而不是9公斤。”

由于在长时间小腹隆起的情况下训练,马亚伦的技术动作已经变形。好不容易摆脱月子的“束缚”恢复训练后,她不得不重新纠正自己的划桨姿势。

西班牙第一位妈妈冠军,带着全家出席发布会

女儿的出生,让这个家庭成了一个有些另类的运动员家庭。父亲是教练,母亲是运动员,女儿阿内自然是这个运动团体中的头号粉丝。

不论是训练,还是参加国际大赛,这个家庭都一起参加。阿内甚至在没诞生时便已经预定过观众席上的最忠实会员,即使是奥运会也不例外。

2016年里约奥运会,马亚伦终于没有让自己的努力付诸东流。预赛出现失误没能让她就此沉沦,决赛里她用完美的98.65秒夺冠。在33岁的年纪,她终于拿到了梦寐以求的金牌。这是西班牙历史上第一枚女子皮划艇奥运金牌,也让她成为了第一位拿到奥运会金牌的西班牙妈妈选手。

在夺得金牌之后,马亚伦带着仅3岁的女儿和教练员丈夫一起出席了夺冠新闻发布会。或许对一位33岁宝妈来说,这是比挂上金牌更为弥足珍贵的甜蜜时刻。

故事到这里本该画上最完美的句号,但是作为卫冕冠军,在走下里约领奖台的那一刻起,她便已经将下一个障碍水门设置在东京,带着全家冲击东京奥运会的种子早已在马亚伦的心里生根发芽。

不过,当她登上职业生涯顶峰的时候,老天爷开始和她开起玩笑。

挫折,永远都是突如其来的

“对她来说,奥运会结束之后的几个月太难了。她先是头晕,因为剧烈咳嗽引起肋部剧烈疼痛,这让她好一连几个月都不能划船,直到3月才好了起来”这样的情况让身为丈夫兼教练的艾克萨尼斯也无比心疼。当然,这还不算糟。

由于年龄的增加和皮划艇运动对身体长年累月的劳损,晕眩、骨裂、腰痛这些病症接踵而至。

习惯了逆境的马亚伦不仅要克服身体上的疼痛,心理方面的疾病也接踵而至。“入水恐惧症”似乎成为了她职业生涯中的又一个障碍水门。

“她开始不愿意浸入水中,更无法在冬天的冷水中参加训练”对一名皮划艇运动员来说,在水里打滚是家常便饭,如今这样的心魔让丈夫和马亚伦自己都变得束手无策。

即使对皮划艇运动员来说,34岁也已经算是老将,拿到了奥运会金牌,在遭到身体、心理双重折磨的艰难时刻,退役或许是自然而然的事情,甚至是唯一的选择。

然而,马亚伦的字典里没有放弃这两个字。

马亚伦在室内恢复练习皮划艇

“她开始尝试在注满温水的泳池里训练,而不是习惯性地去冰冷的河流里训练。她甚至戴上了护目镜、鼻夹,不断做出跳入水中、起身的动作。”俨然,在丈夫眼里,那个曾经的世界冠军在此时成为了一名正在练习皮划艇的新手。

在她努力克服身体心理双重病痛折磨将近胜利之际,又一次打击袭来。马亚伦的父亲伊纳基不幸去世,这时距离2020东京奥运会已经不足1年。

此时,马亚伦做了一个令人诧异的决定,她放弃了优越的训练基地,而是回到塞巴斯蒂安家乡的海滩上训练,在那里有着她和父亲的回忆。

“就像很多父母一样,他一开始完全不支持我参加这项运动。”11岁时,马亚伦更喜欢在圣塞巴斯蒂安的海滩上消磨时光而不是安静的读书,这让她开书店的父亲很不满意,“她总是能找到借口”伊纳基抱怨道,希望女儿能够读书成才当然是父母最大的夙愿。然而,阳光充斥的沙滩和奔涌的海浪才是这个塞巴斯蒂安女孩的心之向往。因为常常在海边玩耍,自然会接触到皮划艇这样一个惊险刺激而又富于挑战性的项目,马亚伦和皮划艇的缘分就此结下。

每一个夕阳西下,地中海的海风伴着落日余晖吹着伊纳基家书店门口的风铃窸窣作响,正站在书店木梯上繁忙地整理着顾客们散落的书本,他大概不会知道不远处海滩上“不务正业”的女儿,未来将成为这个国家万人瞩目的英雄。很快,马亚伦很快就展露出她的运动天赋,12岁加入圣塞巴斯蒂安竞技俱乐部之后一炮而红,早早进入了国家队。

2004年,21岁的马亚伦在欧洲青年锦标赛里拿到了第一枚国际赛事奖牌,在这届锦标赛之前六个月,马亚伦因为右肩脱臼而接受了手术。而在锦标赛结束之后短短两周,她的左肩脱臼,再次接受了手术。6个月之内连续两次手术让马亚伦痛苦不已,此时那个倔强的书店老板父亲摒弃了对女儿职业的“偏见”,主动担当女儿的后勤,并且鼓励她振作从头再来。此刻开始,那个开书店的中年男人,自然而然成为了他的忠实粉丝。

我想让大家看到一个强壮的马亚伦

“能够参加奥运会,我就很满意了,即使无法拿到奖牌我也会很高兴,这就是我希望看到的。五年过去了,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奥运周期,我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腰肌劳损、心理问题、丧父.....克服重重挫折和磨难后,马亚伦终于站在东京奥运会的赛场上,她的目标并不是卫冕金牌,而是再一次证明自己。为自己,也为了全家。

比赛中第四顺位出场的马亚伦用了106.64秒,全程零罚秒,最终仅以1.13秒的微弱劣势输给了德国老将芬克。尽管是一枚银牌,她依然流下了宣泄的泪水,四次出战奥运会,马亚伦又一次超越了自我,成为了真正的传奇。

不过,马亚伦并不喜欢当明星的感觉。她的注意力完全集中于皮划艇、激流和家人。运动和家庭让她心无旁骛,完美地兼顾了顶级运动员和宝妈两个身份。

这就是马亚伦,一个拿到了所有奖牌、创造了历史的顽强运动员,一个为无法见到女儿而落泪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