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债台高筑 70万亿美元贷款令所有人夜不能寐

腾讯证券7月18日讯,据国外媒体报道称,美国如今的债务负担即将创下纪录,由于廉价资金和不断飙升债务的结合帮助推动了长达十年的经济扩张和牛市,但如果这一脆弱的经济平衡发生变化,美国的经济前景足以令人担忧

根据国际金融研究所(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研究,2019年第一季度,美国公共和私人领域债务总额已接近70万亿美元。其中,联邦政府债务和私人企业(不包括银行在内)的负债都创下新高。

应该说,债务本身并不坏。借款来的资金可以通过注入重要项目和服务帮助政府和企业发展,从而使国家经济变得更加强大。现在,美国仍然有能力处理自己的债务负担,国家经济规模约为21万亿美元,美联储则正准备降低利率,使贷款变得更加廉价。但有分析指出,美国接近创纪录的债务负担在不久的未来可能会十分危险。

恶化的财务数据

如今的美国经济已经开始出现一些裂痕。虽然美国仍然全球是最具吸引力的投资地点之一,其主权债务对投资者来说仍然是一个安全的投资目标。但如果经济发展放缓,美国将不得不继续依赖投资者,尤其是外国政府购买其债券来维持经济增速。

而且,这种情况很可能会发生,且美国政府似乎并没有做好应对之策。

美国财政部上周五表示,联邦政府资金可能在9月初国会复会之前耗尽(去年12月和今年1月,美国政府在资金耗尽后部分关闭了35天,创下了纪录),这就是为什么财政部长史蒂文·努钦(Steven Mnuchin)敦促议员们在月底离开华盛顿之前提高联邦借款上限

美国财政部周一表示,姆钦与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之间的会谈“富有成效”。

由于国会规定的借款限额,政府自3月份以来一直无法筹措到资金。如果本届政府无法提高或暂时取消债务上限,美国可能会出现债务违约,从而提高借款成本,并可能使全球经济体系陷入混乱。

数据显示,现在美国有很多债务需要偿还。财政部报告指出,从10月到6月底,预算赤字跃升了23%以上,达到了7471亿美元,同比增速高达23%。。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政府2017年实施减税政策的影响。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表示,由于政府贷款的增加,美国政府债务与GDP比已经飙升至101%,远高于法国、加拿大、瑞士等国。

以国际金融协会分析师、全球政策倡议副主任埃姆雷·蒂夫蒂克(Emre Tiftik)为首的分析师们表示:“从长期来看,包括美联储在内各国央行更宽松的财务状况将支持政府进一步堆砌债务,此举也会加剧人们对偿债负担和主权债务可持续性的担忧。”

美联储预计将在月底降息

更低的利率对降低美国的债务利息负担或许仅能起到有限的帮助,美国第一季度利息负担折算约为8300亿美元。国际金融协会表示,如果美联储将利率下调100个基点,即1%,这笔账单每年可能会减少200亿至250亿美元。这虽然会略有帮助,但利息仍然会是美国沉重的财政负担。

去年,投资者已经开始担心所谓的“双赤字”(包括美国预算和经常账户赤字)情况。尽管如今市场可能已经转向其他问题,但“双赤字”的情况仍然存在,而且还在不断扩大。

不断增加的企业债务

同时,美国企业的债务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根据国际金融协会的数据,不断高筑的银行贷款帮助非金融企业债务攀升至新高,已经占到GDP的74%。

随着美联储准备降息,这一趋势不太可能逆转。较低的利率可能会让已经负债累累的公司松一口气,因为它们再融资的成本会变得更低,但也可能会引诱本就信用状况不佳的公司在公开市场上继续以更低的代价寻求借款。

华尔街分析师预计,美国公司第二季度的利润将迎来连续第二个季度下降。这意味着,如果市场和经济情况转冷,一些公司可能会无力偿还债务。

分析师们写道:“对(企业)盈利前景的日益担忧突显了高杠杆公司面临的风险。”

全球经济风险加剧

事实上,对债务水平上升的担忧并不仅限于美国。

数据显示,目前全球借款总余额超过246万亿美元,比上季度增加了3万亿美元,接近全球GDP的320%,仅略低于2018年第一季度达到的历史最高水平。如果按照这一速度下去,全球债务规模很快就会超过2018年初的峰值,目前离历史巅峰仅差2万亿美元。其中,非金融机构的企业债务规模最大,占GDP总值的91%;其次是政府债务,占比87%;之后是金融机构的债务和家庭债务,分别占比81%和60%。

这意味着,总体来说,全球正在借入比自己所能创造出的更多资金。换句话说就是,入不敷出。如此大量的债务使全球,尤其是新兴市场面临着市场情况突然发生变化带来的巨大风险。

如果市场情况迅速恶化,信用质量较低的国家可能面临更难为未偿债务进行再融资的窘境。因为新兴经济体债务,无论是总额还是其债务总额占GDP比值,都创下历史新高。

随着发达市场央行将其政策立场重新转为宽松模式,全球债务总额预计还将迎来增长。国际金融协会表示,这可能会破坏“全球的去杠杆化努力,并重新引发全球经济增长将长期面临逆风的担忧”。(德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