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下华为百万年薪的年轻人:科研能力不是简单用论文来衡量

7月23日,华为给了8位2019届顶尖学生的百万年薪方案。8位博士来自6所高校:钟钊、何睿毕业于中国科学院;李屹、王承珂毕业于北京大学;其他四位分别毕业于香港科技大学、浙江大学、清华大学、中国科技大学。

时代周报记者 陈佳慧 发自合肥

8月12日,为期一周的“华为谢师宴”在武汉开启。被邀请的8位博导,正是20天前流出的华为百万年薪博士名单上那8位“顶尖学生”的导师。

此次华为做东,博导们除了聚餐、周游三峡,还将交流培养顶尖学生的经验。

7月23日,一封由任正非签发的华为总裁办电子邮件截图在网上流传。邮件正文显示,华为要用“顶尖的挑战和顶级的薪酬去吸引顶尖人才”。该邮件同时附有8位2019届顶尖学生的年薪方案。

方案显示,年薪在182万—201万元人民币的博士是钟钊、秦通;年薪在140.5万—156.5万元人民币的博士是李屹、管高扬;年薪在89.6万—100.8万元人民币的博士是贾许亚、王承珂、林晗、何睿。

时代周报记者整理发现,8位博士来自6所高校:钟钊、何睿毕业于中国科学院;李屹、王承珂毕业于北京大学;其他四位分别毕业于香港科技大学、浙江大学、清华大学、中国科技大学。

华为高薪聘请的顶尖学生究竟是怎样一群人?林晗的故事也许能让外界窥见其中一角。

这是一个对人生规划异常清晰的人。林晗的高中同学王晶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林晗像陶渊明笔下闲适、超脱的五柳先生,有隐士风度。林晗的博士导师、中国科技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教授安虹认同这一评价:“林晗有点‘学究’味道,他也不着急什么,慢悠悠地跟你说话。但他非常有韧劲,别人做不到的事情,他就可以。”

在谈及自己的年薪时,林晗的回应相当冷静。“我喜欢在人群中做一个不起眼的人,不太习惯聚光灯下的感觉。也希望自己不被外界影响,所以对相关消息其实关注不多。我之前也说过,就我个人来说,终身都需要不断学习与提高,只希望自己不忘初心,用心做事,不过分关注薪资收入。”他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母亲“喜忧参半”

年薪方案流出后,“华为年薪百万的应届博士都是谁”“怎么看待华为工作压力大”“华为顶尖应届生年薪200万,计算机科学前景光明”等一系列话题重新燃爆舆论场。和外界近乎狂热的氛围不同,舆论场中心却显现出异乎寻常的平静。

8月8日,在林晗攻读博士的中国科技大学先进计算机体系结构实验室(以下简称“实验室”),时代周报记者见到了一张再普通不过的书桌。

书桌的左手边有一个两层书架,除了《代码大全》等专业书籍外,还摆放着罗永浩写的《生命不息 折腾不止》、渡边淳一所著《我永远的家》等书籍;右手边的桌面上则堆放着一个半人高的棕色毛绒玩具熊,以及林晗的博士研究生学位论文的开题报告。

论文的题目是《异构融合平台上的数据流运行时系统研究》,指导教师是安虹,答辩时间是今年10月。开题报告旁边还摆着一本《程序员的自我修养—连接、装载与库》。

这间实验室面积大约120平方米,摆放了近30个工位,大门上贴着“事业爱情旺旺旺,家庭学业六六六”的对联。因为是暑期,只留下了七八个学生。

林晗的书桌在实验室的最里面,下午5点左右,夕阳从右前方穿透窗帘照进来。据安虹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实验室的主要研究方向是计算机系统结构设计、超级计算机、并行运算优化和智慧医疗。

林晗的高三班主任高学栋向时代周报记者回忆,7月23日晚8点左右,年薪方案流出当天,截图就传到了林晗所在的2009届山东临朐实验中学的班级群里。

高学栋说,看到截图后,自己特意给林晗打了一个电话表示祝贺。“我说,林晗你这么多年的辛苦没有白费,如果把这件事告诉你的学弟学妹,他们一定会很受鼓舞。当时林晗谦虚地回复说,自己也没想到能有这么高的薪水。”在评价林晗时,高学栋认为,“这是一个目光长远、性格沉稳、包容性很强的学生”。

林晗的父亲林洪刚和母亲刘法玉都是教师,分别任教于临朐县东城街道七贤初级中学和七贤小学,他们是看了同事群里的消息才得知此事的。“喜忧参半吧,”刘法玉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没觉得自己的孩子有多么了不得,“只要孩子在外面不太累就好,健康开心才是最主要的。”

谈及林晗性格时,刘法玉回忆,林晗三四岁时,奶奶带着他在大街上玩。卖西红柿的人拿了一个小西红柿给他,他拿在手里玩了半天又放下了:“他奶奶问,你怎么不吃呢?他说,奶奶你还没付钱呢。从这件小事,能看出孩子品性不错。”

通电话那晚,高学栋要求林晗写一段话送给学弟学妹,林晗答应了。他写的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提高主动性,养成终身学习的习惯,让未来充满更多可能性。加强自身思想修养,努力开阔视野,培养奉献精神。但行好事,无问前程;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科研能力≠论文能力

顶尖学生拿百万年薪,首先被质疑的是这8位博士的论文发表数量和质量。

时代周报记者整理发现,除了毕业于香港科技大学的秦通没有被质疑外,名单上的7位博士,论文都被质疑“配不上华为开的薪水”。

林晗以第一作者身份在国际并行程序设计期刊《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arallel Programming》上发表过一篇论文,但该期刊不属于国际一流期刊,且仅在并行计算领域有一定知名度。

“发表高水平论文不代表你水平就高,不发表高水平论文也不代表你水平就低。”安虹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坦言,“其他课题组靠论文去申请项目,我们不靠论文,国家的科研任务我们都快承担不过来了。而且计算机系统结构的学习周期很长,学生毕业时学校有论文发表要求,本来有些论文可以发在更好的平台,但是审稿时间特别长,学生等不了。”

据安虹介绍,她今年共4个博士生毕业,一个留校做了老师,另外三个均被华为录用,一个是林晗,还有两个不在高薪名单上,董家铭(化名)是其中之一。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董家铭表示,华为在2018年年初找到他,没有笔试环节,只经历了两三轮面试和心理测试,“华为在2018年年底找的林晗,他的流程也是一样”。

据董家铭介绍,面试主要是问一些基础知识和参加过的一些项目。之所以没有笔试,是因为“像林晗研究的领域,全国只有几个实验室里的几个人知道是做什么的,华为没办法考”。对于林晗出现在高薪名单上而自己没有,董家铭称一开始的确比较惊讶,但很快释然:“我和林晗的研究领域差得挺远的。林晗的论文题目‘异构融合平台’是研究国产芯片的,华为可能更需要这个。”

目前,林晗尚未去华为报到,他忙得马不停蹄。

8月8日晚,林晗从北京回到中科大的实验室,第二天则要去湖南参加某场学术会议。此前,林晗被安虹安排到北京参与一个国家级的超算项目,项目要到今年10月才完工。安虹强调,林晗此次参加的项目是国家级的。

国家级的项目林晗不止参加一次,安虹介绍,此前,林晗带领其团队实打实地研究一个暂时保密的国家项目两年,该项目将会在明年下半年或后年上半年发布,“林晗在一个国家级的超级计算机系统上做一个全新的系统软件,全中国有几个人能做?这不能用论文来衡量”。

“我喜欢在人群中做一个不起眼的人”

和一般人印象中木讷的“书呆子”不同,1990年出生的林晗快要当爸爸了,太太的预产期在明年。

林晗的朋友圈封面就是自己和太太站在海边的背影,简介则是:人生苦短,但求好玩。

林洪刚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儿媳是林晗的高中同学,他们是“自由恋爱,已经领证了,还没办酒席”。“还抱得动我的大孙子。”刘法玉在电话那头掩饰不住开心。

安虹认为,此次华为给中国科技大学抛了一个绣球,幸运地砸到了林晗头上。“很感谢华为的好意,认可我们科大培养出来的学生,”安虹说,“同时,这也让大家看到了中国计算机的核心技术被卡在了哪里—计算机的系统结构。”

“现在很多孩子觉得学习系统结构太苦了。”安虹打比方,就像在体育这条路上发展,大家更倾向于选择乒乓球,而不是踢足球。“现在学生一窝蜂地选择人工智能、数据挖掘等热门专业,但是这些专业没有计算机系统根本做不成,计算机系统才是计算机领域的核心竞争力。”

1997年出生的易会特,将于今年9月份就读于中国科技大学研究生部,目前正在林晗所在的实验室准备“并行应用大赛”的参赛项目—智慧医疗,具体领域为鼻咽癌放疗靶区和危及器官的自动勾画。

易会特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直系学长林晗被华为高薪录用一事“并不羡慕”,但是对自己能够在培养出这么优秀的人的实验室里进行科研感到荣幸,并对个人未来的发展充满了信心。

“其实不应该机械地理解‘顶尖学生’,”安虹说,“实际上它只是一个名称而已,你也可以叫它‘杰出青年计划’或者‘优秀员工计划’等。希望华为能够好好培养林晗,林晗自己也能够正确对待这件事情。”

实际上,林晗对接下来要走的科研道路看得很清楚。“我当了二十多年学生,有一点书生气,想法上可能有些理想化。”林晗说话的风格,果然如五柳先生般散淡,“我对自己的定位很简单,就是能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有意义的事,把这两件事做好,就够了。

在具体的方向上,我希望自己能在技术领域尤其是系统底层技术深耕,不断学习和打磨,加深理解,以求可独当一面。如果幸运,能做出来一点小小的成绩,甚至通过自己的劳动改善了一些人的生活或者是影响到一部分人,那就最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