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奇艺财报电话会议实录:有些内容将停播 对会员增长有影响

划重点

  • 1上半年以及更早之前,演员片酬能达到八千万到1.2亿,现在大概在一千万到五千万,所以整个趋势是市场不断稳定、成熟,内容成本会进一步得到控制。
  • 2爱奇艺的原创内容越来越多,所以我们可以把这些内容发行到国内的电视台,也可以发行到海外的电视台,甚至是一些互联网电视的平台。
  • 3会员新增最主要的因素是独播的头部内容。但是在第三季度,因为停播,能吸引新会员、新用户的内容上不了线,还是受一定影响的。

腾讯科技讯 据外媒报道,爱奇艺(纳斯达克证券代码:IQ)周一盘后发布了该公司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第二季度未经审计财报。财报显示,爱奇艺第二季度总营收为人民币71亿元(约合10亿美元),同比增长15%;归属爱奇艺的净亏损为人民币23亿元(约合3.390亿美元),亏损幅度较去年同期的净亏损人民币21亿元有所扩大。

财报发布后,爱奇艺CEO龚宇以及CFO王晓东等公司管理层等出席了随后召开的分析师电话会议,解读财报要点并回答分析师提问。

爱奇艺第二季度净亏23亿元 同比亏损幅度扩大

以下为本次电话会议分析师问答环节主要内容:

华兴资本分析师:我的第一个问题是,现在整体环境有一个比较大的变化,这对上游和爱奇艺之间话语权有怎样的影响?怎么看待未来采购的方向或者采购的成本变化?也就是长期的时间段内如何看待长视频行业,爱奇艺和上游影视公司之间的博弈会变成什么样的状况?如果只看数字,这个季度付费会员的ARPU值下跌了,那平均的ARPU值有变化吗?

CEO龚宇:现在我们最大的上游方是content provider(内容供应商),这里面包括承制商、演员等专业人士。从去年开始整体的库存量达到了平稳的阶段,但是此前人民币市场的大量投资导致现在还挤压了不少的作品,特别是电视剧。因此这种情况下,眼前我们可选择的余地更多,当然也伴随着去年八月份以来价格的下降。

另一方面,从自制的角度讲,各种人才开始涌现。两年前,能做网剧等网络作品的人比较少,现在人才更多了,包括演员、导演、编剧等等,所以这个市场更趋于稳定。举例来说,在上半年和之前,演员片酬能达到八千万到1.2亿的这些演员的片酬,(就我所知道的与我们签约的演员中)现在大概在一千万到五千万,符合我们限价五千万的规定,所以整个趋势,市场不断稳定、成熟,所以长期来讲,我们的话语权会更多,内容成本会进一步得到控制。

去年八月之前,采购的内容在今年暑期的时候会播出,但是由于延期上线,能有一些比较贵的内容会延期上线,推迟到四季度甚至是明年一季度。

CFO王晓东:我来回答第二个问题,这个是多个原因共同作用的结果。但是实际上的ARPU的变化有一些是暂时的结果,浮动不超过5%,浮动非常小。

美国银行分析师:我想问一个中长期盈利模式的问题。除了广告收入和会员,我们也能看到其他的收入增长蛮不错的。那么中长期,你们管理层有没有考虑过,除了广告和会员,有没有什么盈利方式会在将来变得越来越重要?

CEO龚宇:第一个其他收入是发行收入。因为爱奇艺的原创内容越来越多,所以我们可以把这些内容发行到国内的电视台,也可以发行到海外的电视台,甚至是一些互联网电视的平台。当然,内容发行这件事算是中期,并不是最长远的一件事。因为随着爱奇艺原创内容被更多的人看到,其会受到限制,因为长期来讲,这跟我们自己的 业务是有一定的冲突的。

另外,第二个收入是在线游戏的收入。自从去年收购了天象互动以后,在线游戏收入飞速成长,特别是这一块的海外收入也在迅速成长。我们发现其和爱奇艺的绑定效率是非常高的。

其他的收入属于综合性的、累积起来的收入,其也在飞快地增长。比如说爱奇艺授权收入,虽然占比不大,但是毛利率是很高的。然后还有一些文学的订阅收入以及其他的收入,累积起来,增长比较快。

美国银行分析师:我想问一个中长期盈利模式的问题。除了广告收入和会员,我们也能看到其他的收入增长蛮不错的。那么中长期,你们管理层有没有考虑过,除了广告和会员,有没有什么盈利方式会在将来变得越来越重要?

CEO龚宇:第一个其他收入是发行收入。因为爱奇艺的原创内容越来越多,所以我们可以把这些内容发行到国内的电视台,也可以发行到海外的电视台,甚至是一些互联网电视的平台。当然,内容发行这件事算是中期,并不是最长远的一件事。因为随着爱奇艺原创内容被更多的人看到,其会受到限制,因为长期来讲,这跟我们自己的 业务是有一定的冲突的。

另外,第二个收入是在线游戏的收入。自从去年收购了天象互动以后,在线游戏收入飞速成长,特别是这一块的海外收入也在迅速成长。我们发现其和爱奇艺的绑定效率是非常高的。

其他的收入属于综合性的、累积起来的收入,其也在飞快地增长。比如说爱奇艺授权收入,虽然占比不大,但是毛利率是很高的。然后还有一些文学的订阅收入以及其他的收入,累积起来,增长比较快。

Jefferies分析师:感谢管理层接受我的问题。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是,我想看一下,在2019年第三季度以及从长远角度来看,我们的付费会员数的预期。

第二个问题是关于内容成本的。目前,初步的内容成本方面的成果比大家的预期得都要差,想问一下,我们怎么来看今年第三季度或者说2020年的内容成本?

CFO王晓东:我认为,我们没有给出特定季度的付费用户量的未来预期,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今年的整体预期。我认为,可能会比我们之前预期的要低。但是,今年将是付费订阅业务迅猛增长的一年,我们相当有信心,我们仍保持着国内该业务部门的先锋地位。

另外,关于内容成本的问题,如果我们看一下去年的发展规律,你会发现在去年下半年,效率是有一定程度下降的。原因是,我们在去年下半年生产了更大量的内容,通常,当上线的内容更多的时候,效率有时候是会下降的。总体来说,我认为,我们今年的内容成本会如预期的那样,但是,会接近预期范围的高点。

高盛分析师: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是关于我们对下一个季度的预期。关于下个季度,我们可以看到,截止到今年年中,年对年增长大概是在7%的、相对前一个季度来说比较慢的增长水平。我想请问一下,在营收方面,下个季度可能面对的压力会来自于广告方面还是会员方面?

第二个问题呢,我们也想知道,在近期内容上线比较迟缓的情况下,在我们的用户时长方面,你们可以看到怎样的变化?

CEO龚宇:我先来回答第二个问题。上半年时长相对于去年的增长是超过10%的,增长率比2018年还高,因为2018年比2017年的增长率其实是不到20%的。所以时长的增长情况还是挺好的。

然后,关于第一个问题,我们遇到的问题或者说最大的挑战还是品牌广告,主要是,品牌广告的宏观环境不太好。广告主紧缩品牌广告的预算,这是一个最重要的原因。第二个重要的原因是,一些内容,无论是剧也好,还是综艺节目也好,延迟上线的情况比较严重,它们是吸收最主要的品牌广告最重要的内容。而信息流广告占爱奇艺收入的占比不高,另外,对于爱奇艺来讲,以及较为平缓,预计在第三季度将有环比的增长。

然后,会员新增最主要的因素是独播的头部内容。但是,在第三季度,因为停播,能吸引新会员、新用户的内容上不了线,还是受一定影响的。因此,这一块相比年初的预计要慢。总体来说,主要是这些因素。

我再补充一下另外一个信息,我相信,不少人也会问,就是这种内容延迟上线受政策影响时间长度的问题。按照现在短期的一些管理的规定也好,一些指令也好,最多会影响到10月中旬(大概是10月15号左右)。这些短期的指令跟建国70周年有关,会影响一些头部内容。

综合何种信息来看,10月中旬以后,会有一些更大的空间,让我们来播出这些头部内容。但是,有些约束可能会持续下去。然而,我相信,这些约束还是给播出和内容创作留下很大的空间的。

现在被动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现在的这些控制是短期发生的,但是内容的制作周期非常长。拿剧来举例,从立项,到开机以后,再到播出,通常历时12至18个月,所以,这是一个短期内的被动。随着最近我们一两个季度的准备,未来新的管理空间下,会有更多的、创新型的、符合要求的内容会播出。这种约束的影响会减弱。

花旗银行分析师:有两个小问题。一个是关于我们第三季度每用户平均收入(ARPU)值的情况,你们觉得会不会受到你们合资这一举措的影响?会不会给每用户平均收入(ARPU)值带来一定程度的压力?另外呢,在对内容的投资这一块,对于体育题材,你们是否感兴趣?然后呢,在竞争格局上有没有什么变化?

CFO王晓东:我来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我认为,第三季度的每用户平均收入(ARPU)值,我不认为会有什么主要的因素会极大程度地导致ARPU下降。我之前确实有提到,每个季度的营销活动会稍微给ARPU带来一些负面的影响。

但是,总体来说,我认为,第三季度的每用户平均收入(ARPU)至少是保持不变的,其甚至会比去年还要更高。所以,我认为我们的合资和营销活动不会给ARPU带来显著的影响。

CEO龚宇:体育,无疑是互联网视频非常重要的一个赛道。它也是内容成本极高的一个赛道。其第二个特点是它无法自制。其最主要的、有价值的内容是赛事。我们作为一个线上的娱乐公司,我们自己创办一个赛事,而这个赛事还要有价值,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去年我们成立了合资公司,我们甚至不是控股股东。这个合资公司,从它自己的角度,财务判断的角度,来选择采购内容。据我们了解,体育内容,相对于两年前,价格肯定是下降的。但是,具体到某个内容的价格,有增、有长,如果内容合适,合资公司会采购的。

我再补充一下,竞争格局的问题。现在,格局没有发生很大的变化,去年下半年和今年上半年的情况差不多。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我推荐大家看三个第三方数据(当然,大家也可以看其他的三方数据),前两个是艾瑞和QuestMobile,这两个更多的是平台之间的市场份额。三个重要指标,活跃用户(AU)、月活跃用户(MAU)和时长。如果颗粒度细致到频道、或者是内容类型,比如剧的类似或综艺节目的类型,甚至是到某一个节目,看云和数据。主要是看这些第三方数据看得比较清楚。

PH资本分析师:我的问题有两个。一个呢,就是第二季度或第一季度政府对内容的控制比较严格,那么三季度会不会稍微好一点?或者说,在整体的第三季度播放的内容数量上,会不会比第二季度多一点?成本的变化趋势是怎样的?

另一个问题呢是,现在很多的视频平台,尤其是短视频平台,有很多和用户之间的互动。我想问,我们在长视频的平台上,是否也实践一些和用户的互动?

CEO龚宇:第三季度播出的内容肯定会比第二季度更多。但是,我们要和去年同期,或者往年同期的暑假相比较,那么相对来说,内容数量是较少的。

关于第二个问题,关于互动,你肯定对标的是那些短视频的应用。我们主要从两方面提升互动能力。第一, 是在长视频里面的广告创新。比如,原来的广告全部是不能关掉的那种,这是中国传统的视频网站。但是,我们采用的是真实播放率(True View)的方式。这是可以关掉,而通过用户关掉而产生一个与用户的互动。那么,长期积累下去,我们将实现更精准的投放。我们现在已经大量地采用这一方式,我们也尝试了9年的时间。今年开始,中国市场开始使用这一方式。

再一个,其实互动还是追求的是结果嘛。这一方式可以通过结果来衡量广告的效果。那么大部分的广告的预算集中在APP的安装类的,比如说游戏,或者是其他一些互联网需要下载APP的行业。我们也用各种各样的问答、点击广告等互动方式,以及植入到综艺节目里这种形式,这些是品牌广告的。

第二个呢,虽然我们是长视频起家的,爱奇艺APP里面还有一块是“热点”,这里面是短视频的内容。最近的半年以上的短视频的流量,还有小视频,小视频通常指的是小于一分钟的视频,这两类的流量均大幅上涨。其实,这一块跟那些短视频应用没有什么差别,有很多互动方式及营销方式都可以用到。

CFO王晓东:另外我想补充一下,关于第三季度的内容成本。我们相对于去年同期的内容量是下降的,而不是内容成本下降。如果你看的是实际的成本数额,我认为会略微升高,因为剧和其他内容的成本是在升高的。但是相对于前面几个季度,内容成本的增速绝对是逐渐放缓的。

瑞士信贷分析师:我想问一下我们这次的销售及行政开支(SG&A),其实很多其他的互联网公司在报业绩的时候,都可以看到,不管是从比率上还是在绝对额上,销售与市场方面的开支其实是在下降的。所以,我想问一下我们这一季度的销售及行政开支(SG&A)还是蛮高的,我想问一下,主要花在哪些方面?

CFO王晓东:销售及行政开支(SG&A)增长的主要因素是销售与市场方面的开支。我们在游戏和其他一些我们在最近的几个季度在推的APP上花费得比较多。

如果你有注意到,其他的一些营收增长是极其显著的,这其实意味着我们正在试图通过提供内容带来流量,并利用这些流量实现盈利,这也意味着我们在像我们的用户提供各种服务。短期内,我们会在新服务的推广上进行投资。

另外,另一个因素是,开支的增长还源自对Skymoons Inc.的收购,这带来了每季度2亿的额外的成本。这也是另外一个销售及行政开支(SG&A)上涨的原因。(编译/张晶、朱天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