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Work不顾软银反对继续推进IPO计划

WeWork的IPO承销商摩根大通和高盛正在测试人们对150亿至200亿美元估值的胃口——与今年早些时候软银对该公司470亿美元的估值相比,这一数字已大幅下降。

腾讯科技讯 据外媒报道,共享办公空间先驱WeWork仍在积极推进200亿美元的IPO股票发售计划,尽管该公司最大的私人投资者软银敦促其推迟该计划。

最近几周,人们越来越担心WeWork的巨额运营亏损、昂贵的租赁协议和高管支出。但该公司仍计划开始其投资者路演,并将于下周开始向投资者推销自己。

要求搁置此次发行计划的压力始于上月,此前该公司发布了一份招股说明书,显示该公司在过去3年亏损约30亿美元。该公司现在的名称是We公司。

据报道,已向WeWork投资逾100亿美元的软银受到了该公司估值大幅下跌的惊吓,而且软银的银行家们已开始讨论暂停其IPO。

WeWork的IPO承销商摩根大通和高盛正在测试人们对150亿至200亿美元估值的胃口——与今年早些时候软银对该公司470亿美元的估值相比,这一数字已大幅下降。

韦德布什证券(Wedbush Securities)的分析师丹-艾夫斯(Dan Ives)表示,投资者明显表现出来的犹豫不决,说明他们支持无利可图的科技公司的意愿出现了“分歧”。

他说,这种担忧也反映在打车服务公司Uber和Lyft的投资者需求均低于预期——这两家公司的估值自上市以来都有所下降。

“这是盈利能力和商业模式的问题。”艾夫斯说,“数学没有说谎,投资者说这些估值够高了。我们看到投资者对估值变得更加敏感了,这对缺乏盈利能力的公司产生了影响。”

MKM Partners研究机构的罗希特-库尔卡尼(Rohit Kulkarni)在上月的一份报告中表示,鉴于其亏损在不断扩大及其雄心勃勃的扩张计划,投资者将“不得不在信心上迈出一大步,才能相信WeWork将显示出可持续经济发展模式的迹象”。

WeWork报告说,截至6月30日,它有52.7万名用户,比前一年增加了90%以上。WeWork目前拥有528家门店,高于2019年第一季度末的485家。它还表示计划新开169家门店。

但WeWork面临着越来越多的复杂问题,尤其是在管理方面。WeWork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 在该公司IPO前通过出售股票和举债从公司套现逾7亿美元,这对一个创始人来说是不寻常的举动。他还拥有WeWork出租的房产,这其中存在潜在的利益冲突。

诺伊曼还热衷于将WeWork扩展到写字楼租赁之外的领域。根据诺伊曼最近的一篇博客文章,该公司新的“指导性使命将是提高世界的觉悟”。

他继续说,这“意味着成为生活的学生,并接受这样的观点:我们始终在成长当中,并且始终处于自我发现、自我成长和改变的过程中”。

诺伊曼还表示,WeWork将会重塑品牌和继续扩张,而且他认为WeWork是“空间即服务”等的“全球平台”。

在该公司的七人董事会中没有一个女性。对于注意到这一点的投资者来说,投资该公司意味着对诺伊曼有信心。

在复杂的股权结构下,诺伊曼通过公司的B股和C股控制了大部分的投票权。根据此次IPO,诺伊曼的持股可能会增加,WeWork租赁的办公空间包括他部分拥有的四栋建筑。

自9年前创立WeWork以来,诺伊曼已斥资逾8000万美元购买了至少5套住房以及商业地产和初创企业的股份,包括一家医用大麻公司。

公司治理专家查尔斯-埃尔森(Charles Elson)表示,WeWork在估值方面存在的问题以及它可能被迫搁置IPO的前景,可以直接归结为双重股权结构的问题。当一家公司采用双重股权结构时,投资者几乎不能对企业的决策产生影响,也就是说公司管理层可以自由做出任何决定而不受投资者意见的约束。

“普通股东基本上没有权力——一切权力都集中在创始人身上。”约翰-L-温伯格公司治理中心(John L Weinberg Center For Corporate Governance)主任、特拉华大学(University Of Delaware)公司治理主席小埃德加-S-伍拉德(Edgar S Woolard Jr)表示,“考虑到多年来WeWork发生的存在潜在利益冲突的交易活动,再加上双重股权结构,人们就会自然而然地担心这会存在问题。”(腾讯科技审校/乐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