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直击 | 圆桌对话:科技对企业软件、零售和物流的变革

GGV Evolving是GGV纪源资本一年一度最重要的品牌活动,旨在邀请细分行业的领军人物就行业关注的话题做深度分享和行业交流。自2017年前起GGV纪源资本先后在中国举办过GGV Evolving Lifestyle和GGV Evolving Plus大会。

GGV Evolving Enterprise即GGV企业互联网变革大会,旨在邀请企业服务领域的领军企业带头人对中美企业服务行业纵览和对比、企业互联网以及产业互联网的机会和挑战、新技术对传统行业的变革等话题做深度分享。

以下为在2019GGV企业互联网变革大会上的圆桌对话:科技对企业软件、零售和物流的变革精彩对话实录,由云现场整理。

主持人:在产业互联网领域,我们看到数字化和信息化可以帮助企业在供应链里面做到更高的效率。我们也看到了Zoom,可以让我们通过手机和电脑实时跨洋的联系,开视频会议,还有一类公司,他们把软件和AI技术和硬件更好地结合在一起,而且正因为有了这些硬件的帮助,软件帮助这些硬件,可以完成我们人不太适合完成的工作,下面两位公司就是做这个事情的。首先有请Clobotics扩博智能创始人CEO严治庆。

严治庆:我写第一个代码的时候就想问自己,为什么大家用微软的Windows,为什么大家用高性能的计算?回到中国,一年半以后就被腾讯打失败了。我的代码写得一般,但是为什么在行业当中会有巨头产生,为什么我们可以做一件伟大的事情。对扩博来说,我们走到今天,让我们这些40岁的中年油腻男觉得做一些事情是很有意思的。我们觉得线上的世界和线下的世界还有很大的隔阂,是不是可以通过一些非常通用的技术,把线上线下真正地结合起来,创造一个世界。

但是我们在大平台做事情的时候并不知道怎么做,我们有三个概念。第一是人才,对于我们来说好的人才聚在一起是最重要的,所以我们要有全球人才。我们要有自主创新,如果这件事是可以做的话,我们在中国上海、北京、西雅图刚开始成立了研发团队,我们觉得人才不需要聚在一起,而是更好地在自己觉得舒服的场景当中做工作,这对我们来说更有意义。第二,如果要把产品真正地结合在一起,做一款东西在行业当中落地的话,我们需要把硬件和软件结合在一起,但是又必须深挖行业,深挖行业才能真正地把价值输出,所以我们专注两个行业,一个是零售,一个是能源。花时间讲场景,还不如看一下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事情。没有这款产品之前,有成千上万的50、60岁的老爷爷爬到烟囱上用望远镜去拍裂缝,这些裂缝的出现会导致整个风厂的效益降5到10%。所以用技术,用软件硬件可以在很快的时间帮助一个产业赋能。下面的产品我们在零售上也和大家分享一下。虽然这两个都是比较不同的场景,但是技术是通用的,通过硬件、软件和视觉的能力,只要深挖,当中的赋能点是非常多的,零售上我们遇到的只是冰山一角,能够把一个店里的信息变成一个数字化的双胞胎,其实当中给到品牌商和零售商的价值非常多。第三就是中国的市场非常大,但是在中国的环境当中,TO B的土壤不一样,它的量非常大,所以可以用非常多的地方去打磨产品。国外是相反的,如果在中国打好一个比较好的产品去国外,就像割韭菜一样,希望大家把整个的行业看作一个全球的行业,盯住这个大的客户一点点地做下去。

郑勇:大家好,我叫郑勇,是Geek+极智嘉的CEO。我们希望通过Geek+,能够打造全球领先的机器人跟AI技术的平台,我们现在在专注的事情,一个是我们希望打造一个基于机器人技术的智慧网络、智慧物流的网络。另一方面,我们希望从智慧物流的这个点上进一步地去延伸,能够用我们的技术帮助我们的客户在整个供应链上面形成一个技术的平台,能够真正打造一个数字化的、敏捷的智慧供应链。说得更具体一点,今天我们的技术是用物流机器人去帮助我们的客户重构他们的工厂或者是他们的仓库,或者是零售门店。Geek+在物流机器人的方向上一直处于一个领先地位,我们从2015开始成立这个公司,首次在国内发布了第一个机器人的捡选系统。从2016到2019年的今天,我们一直带着这个行业在整个中国,在整个全世界不断地去扩大我们物流机器人的应用,也创造越来越多的价值。

当然,我们做这样的事情,背后需要很多的技术人员。我们的技术跟扩博的一样,我们需要有机器人,就是硬件的技术,另外我们也需要大量的软件、算法、AI,如果大家看我们的机器的话就会发现我们是移动式的机器人,但是我们也会关注机器人跟机械手结合的应用。更重要的是我们会在不同的场景里面去挖掘最适合客户的解决方案,当然在这个解决方案的背后,因为我们需要管理几十台几百台的机器人,不管是在仓库还是工厂,或者是在各种零售门店的场景,它需要形成一个整体的系统,多个机器人之间需要相互协作,形成一个最高效的产出,所以背后需要有机器人的大脑,我们的算法,然后支持我们做到一个机器人的调度,以及库存的管理、订单的执行,来实现一个最优。今天我们不断地在整个全球范围内为我们的客户创造价值,到目前为止我们的机器人出货量超过7千台,我们部署的仓库和工厂的面积超过70万平米,同时我们也在运营着超过20万平米的仓库,通过我们自己对于仓库的理解,然后给客户赋能,不光是赋能解决方案,同时也赋能我们运营的经验。今天我们的业务也实施了超过20个国家。虽然我们的技术是冷冰冰的,但是我们做的事情很有热情,我们可以让梦想不再等待。今天Geek+也在通过一个CARE的目标做一个三年的战略,Geek+的发展会以客户为中心,但是我们做的事情一直是通过AI来驱动的。机器人会变成我们的一种服务,不光是有更多的技术服务进入我们的生态,同时我们会在整个物流供应链的产业里面去构建生态,最后赋能我们的客户。

李宏玮:大家好我是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李宏玮,大家听到了企业的变革和改造,围绕的是消费应用,就是我们可以感觉得到的。今天我们不要谈硬科技,虽然硬科技可以创造新的产品,新的方案。但是我今天很想让大家看到的是我们在这些伟大公司,或者科技创新公司的背后,都是很感性的创业者和投资人。我看到视频之后挺感动的,我们下一个十年、下一个二十年、100年以后,没有科技我们的生活会非常单调。怎么可以跟科技一起共同前进,让它帮我们在业务上,在生活上做得更好、更适合,这是我们大的目标。我想聊三个不一样的点,第一是创业,第二是产品,第三个是市场。第一个问题我很想让你们分析一下,当时你们为什么要创业?Geek+极智嘉创始人郑勇创业的时候是2014年,大家都在说Uber的模式,谈到的都是服务。扩博智能创始人严治庆2014年的时候还在微软,我跟你们认识的时间比较久了,分享一下当时为什么要决定出来创业?

严治庆:主要是其他的东西不懂,我只懂TO B行业,只懂技术,懂一些市场,这个东西比较适合,然后就做了自己适合的事情。对我们来说,在一件事情上可以深挖下去,如果可以深挖五年十年十五年,这当中一定会挖到油,我写第一个代码的时候就是高性能技术,然后一点一点做下去,你会发现这个行业的变革和创新就像乐高一样,可以搭配在一起,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国外,不管是硬技术还是软技术,你有了这个DNA,然后就是千变万化的,我们希望我们可以专注下去。还有就是年纪大了,我三个月前才知道了抖音,后来我就把它卸载了,因为那玩意儿有毒。

李宏玮:你出来创业的时候我们还聊了很久,我说一般在大企业下游来创业,需要把自己的位置和心里的预期、想法,各方面都要有变革,心路历程必须要有经历,跟你真正下海的时候,你感觉这个海看似是蓝的,但其实是黑的,你当时花了多少时间说服了自己,说服了太太,说服了小孩?

严治庆:最主要的是要说服自己,当中的两个字就是放下。在大的企业当中,不管你的等级多高,你做了什么样的事情,其实都有很大的舞台在支撑你,你真正做的事情就是5%到10%。但是出来以后,能力只是5%到10%,需要你的合伙人、你的团队,愿意帮助你。我记得我们在微软的时候建立一个高级领导,因为一些事情,我们要去拜访小职员,结果我在门口等了两个小时,在这两个小时当中对我的改变是最大的。那个时候我就在自我寻找,我是否有那种勇气,真正地从大的平台上跳下来,在一无所有的时候是否可以找到相信自己,相信我们做这件事的兄弟们,然后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如果你可以过了这个坎,后面的事情就会更加顺利。

李宏玮:我认识郑勇的时候你应该还是投资人吧?

郑勇:我是创业之后跟你认识的,我不是典型的技术男,我在创业之前也在投资公司工作。我觉得那段经历确实是我能够出来创业很重要的一个基础,就是在做投资的那段时间,真正了解到了创业是怎么回事,融资是怎么回事。而且在那段时间里,我学会了去看行业、去看发展的趋势,也让我更加认真地去审视,从互联网时代之后,下一个时代是什么。因为我跟严治庆都是40岁的人了,大家都做软硬结合的事,也是做TO B的。我经常安慰自己,做TO B的年纪要大一点。所以,在做投资的过程当中,我觉得未来人工智能时代有非常多的机会,要抓住新的机会,其实我创业最主要的并不是说想要去成为一个CEO,甚至最开始的时候没有想过带着公司上市,最开始的想法更纯粹一点,希望把自己觉得对的东西,觉得有价值的产品,能够实现出来,最想做的就是成为一个好的产品经理。但是没有办法,因为自己提出来做这个事情,所以后面也只能带着我们的合伙人、我们的团队大家一起往前冲,所以我担任了CEO的角色。最开始创业的时候是最纯粹的想法,希望能够把我们想到的事情、好的技术、好的产品,真正地能够为这个社会产生价值。

李宏玮:为什么选择低毛利率的市场?物流和零售PK的都是业务运营的能力,所以其实毛利率很低,可以说一下你们当时选择的领域是怎么考虑的吗?

郑勇:其实刚开始做的时候不知道毛利率有那么低,物流市场真的不容易。当时的想法是这样的,我们先决定了是要做一个机器人的公司,因为我们看到,今天的人工成本越来越高了,还有人口老龄化。最近有一个很重要的市场洞察,也是非常重要的。以中国为例,我们是靠3.6个年轻的劳动力来去赡养一个老人,年轻劳动力跟老人的比例是3.6比1。但是再过20、30年,到那个时候老年人的比例会需要一个中青年劳动力去赡养三个老人,有一个10倍的效率提升,才能支持社会发展。为什么选择机器人方向?我觉得机器人跟AI结合的时候,我们能够为今天的社会发展做很多有价值的事情。但是,技术的发展是循序渐进的,我们看到物流是一个相对简单的工作,也是今天我们的年轻人最不愿意干的事情了。所以我们觉得,这个事情应该是最能够落地的,这也是我们一个理念。当时我们做公司的时候,我们的想法是把公司做成一个落地的公司,能够把我们的手段、技术迅速地转九成商业价值,然后再积累我们的团队,积累我们的技术,去做更加前沿的事情,这是我们公司发展的方向。

李宏玮:所以走着走着就把低毛利率实现了智能化。

郑勇:是的,其实后来我们发现物流行业很苦,但是也值得高兴。我觉得越苦的领域,可能做起来的话,我们也希望参与的人不那么多。行业里面积累的技术,真正打造出来好的解决方案,可能这个实现的价值也是巨大的。Geek+的竞争力就在于我们有几百位工程师,而且工程师不仅能够在实验室,在办公室里工作,他们在仓库、在工厂里面可以待几个星期,甚至一两个月,去了解客户的场景,了解客户的需求,真正能够把他们的技术转化成生产力,这是我们最大的竞争力。

李宏玮:Clobotics扩博项目是在GGV孵化的,从微软出来的可以进入很多领域,所以当时可以选择很多领域,我们怎么走到了今天这两个感觉上不一样的市场?

严治庆:选择行业的时候很重要,在我见投资人之前,其实我们在微软或者是其他的地方根本不需要想这个市场,这个目标已经定好了,市场大小也定好了,只要在市场当中做这个事就可以了,所以对于市场的敏感度是不高的。选择很多也不是好事情,这个技术可以做十几个行业可以吗?刚开始的时候我们想的就是把这个技术在行业当中复制下去就可以了,但是没有那么简单,你做一个产品和做一个方案,很多时候的一个一个项目是不可复制的。从你的商业模式来说是不存在的,你最后就是一个卖人头的一个方向。所以到底怎么聚焦地去做一款产品,而这款产品当中用技术可以一点一点把它复制起来,复制好了以后,不但在中国可以落实,而且在全球可以推广,这是我们的一个目标。如果你对这个目标做的话,你会筛选掉很多你觉得貌似比较适合你这个团队去做的事情,所以我们在筛选行业。我觉得行多时候这个行业的利润点很高,但是对于商务的壁垒,或者是国界的壁垒,对于敏感信息的壁垒,这是一个问题,我们就放到一边去。所以,哪个事情是通用的,技术真的可以去替代,或者真正地帮助到我们的客户,而我们的技术能力跟你又是符合的,做了这个筛选以后,最后我们才选择了零售,我们的技术和技术能力正好又匹配这两个能力,又有全球的人才,可以在全球的范围当中释放出我们的能量。

李宏玮:当时我记得我们董事会讨论的两个很重要的话题,一个东西能不能产品化,找到的行业能不能快速地产品化,只有产品化才能快速规模化,在你们的新型的行业定位里面可以打造出一个领导的位置。当然,第二个就是找到一个足够大的市场,如果市场不够大,产品做得再大也没有意思,所以我们选择了一个特别大的零售的行业,然后也选择了第二个特别窄,但是很深的行业。有时候我们在做科技创新的时候,往往不知道前面的路怎么样,因为没有可比性,我不知道这个产品怎么样,也不知道这个商业模式应该怎么样,其实有一个探路的过程。25年前我也是工程师,我是做战斗机的,我一手设计、搭建,后来这个飞机飞起来的感觉是很不一样的。所以我其实很希望你分享一下你们第一个产品出来的感觉跟感受。

严治庆:做了一辈子产品,第一款产品在微软做的是Windows 2000,我在扩博做产品的时候,微软在大公司里面做产品,跟现在做自己的产品,感觉是不一样的。你有一个假设,然后你实现假设,过程当中不断地推翻自己,拉着团队,说你怎么定的方向又改变了?然后做一定的迭代,跟客户聊,然后再一代一代地迭代你的产品。当客户看着你跟你说不错的时候,这两个字就够了,这是产品经理最最想听到的词。当然,客户跟你说不错的时候,这种经验是整个创业的里程上最最欣慰的,而且是我最愿意感受到的事情,最后的结果是我们有GGV,不会太差。但是过程当中的享受、起伏,产品推倒再来一遍,那种经验是最最最宝贵的。

郑勇:刚才说到了很多做产品出生的喜悦,创业之前我有很多的Idea都没有实现,在外企我做了很长时间,但是那个产品都是海外做的,然后我们在中国做生产、销售,后来做投资的时候,看到很多很棒的创业者把他们自己的产品做出来,也让我内心里蠢蠢欲动,到了自己真正去创业做这件事的时候,整个的过程确实是非常开心的,虽然遇到了很多挫折,但是非常值得一辈子怀念。对于我来说记忆比较深刻的事就是我们从2015年正式地辞职出来创立这个公司,7、8月份的时候融资,也还算比较顺利,9月份我们拿到了天使融资。拿到融资之后,我们有了第一个客户,我们在当年双11的时候要在天猫超市的仓库里发布我们的系统,真正地在仓库里面使用起来。但是其实我们在融资的时候拿的是一个软件,只是做了一个系统的仿真版本,根本就没有到使用的版本,机器人只有一台,可以说是一个实验样机。但是当我们双11发布的时候,我们要至少拿出20台真正地在商业环境里面使用的系统,所以那两个月真的是非常辛苦。那个时候公司的人很少,基本上那两个人大家没日没夜,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就是到了11月1号的时候,按照我们原计划应该是带着20台完好的机器人跟系统到客户的仓库里面调试运转。但是实际上到11月1号的时四我们带的是一堆零件和一台装起来的机器人,所有公司的人全部都搬空了,我们公司所有人都去做了机器人的装配,然后在现场进行调配,在仓库里面熬了十天。我是70后,现在感觉创业的话体力非常重要,细节就不说了。最后有很多的困难,但是我们还是顺利地发布了我们的产品,顺利地抓住了我们的第一个客户,然后运转,过完双11之后,我们从天津开车回来,在路上差点睡着好几次,每次睡着都很惊心动魄,差点就出了车祸,但是这个过程当中,这是值得一辈子回忆的事情。

李宏玮:找到第一个客户不容易,郑勇可以说一下,我们的第一个客户是怎么找到的?然后我们后续怎么去搭建一个可以持续去开发更多客户的一个销售的团队。

郑勇:我觉得在我们那个时候的话,其实找客户也不算太难,说实话,我们这个领域有一个非常大的好处,就是当时有亚马逊,大家对于物流机器人的系统,在零售行业里面的价值,大家有了一些比较基础的信心。但是需要检验的是这样的机器人系统在中国是不是也有相应的投资价值。另外我们做这件事情,是不是可以做得非常好。大家做零售、物流、电商的痛苦了很久,一直都是用人工的方式,然后每次双11、618,对于行业来说非常痛苦,如果应对不好双11,可能你的公司就垮了。直到今天,像阿里巴巴这样的大公司双11之前,大家都在公司里面通宵加班,每次双11业绩的突破,可能对于整个行业的公司都是一次挑战,特别是物流领域的公司。所以我觉得整个行业非常需要好的解决方案,我们当时拿着解决方案出来的时候,很多行业的头部公司都愿意跟我们接触。不管是阿里还是菜鸟,或者是天猫超市,还有唯品会、京东,大家都非常想跟我们做交流。在客户的选择方面,最重要的是要看什么样的客户能够跟我们在最开始的这段时间里建立最好的信任,因为第一个种子客户,肯定我们的产品会有很多问题,就像我刚才不提到的双11这么赶的两个月的时间,把系统迅速地拼凑出来,虽然组装好了,但是里面还有很多的问题,我们需要好的种子客户跟我们一起打磨这个系统,所以我们当时最重要的是做这样的选择,很高兴,最后我们还是达到了客户的希望。

李宏玮:我记得几年前,做第一个客户的时候我收到了很多微信照片,你说一下照片的内容。

严治庆:TO B行业的第一个客户,就是拼体力。因为你的产品一定不完整,一定有很多问题,一定不能真正地满足你客户的需求,这个时候就是整个团队都做这个事情。我们第一个客户是天津能源。有很多的无人机公司说我可以做巡检、自动化,在那边发生过炸机的事情,然后飞机碰到了风机的叶片。这个风厂非常搞笑,一旦有炸机,他就埋在风机里面了,管理人员跟我们说,你看你们的飞机在不在这里?你能够做的就是跟客户去磨,去耗,我们帮他送酒,跟他交流,帮他接送他的孩子,什么事情都做,就是为了有一个机会可以做一个小样,但是这个小样的机会非常不容易,一个风机要停机,每天都会有损失,因为风机转的时候就会发电,在冬天的时候可能会结冰,所以他们有这个时间点,他们会把风机停下来做检修,我们必须让他们的总经理看到我们可以做这个事情。那个时候我们创业6个月,根本没有准备好。机壳用了大疆的600,飞行的计算是我们自己写的,云台要自己设计,相机后来的系统要自己写,边缘计算的处理系统要自己写,但是你必须做完这些事情,最后才有结果。

6个月就给客户一个小样,其实我们每次做小样都会拜一个神,所有创业的同事们必须要做这件事。会看到我们的研发团队聚在一起,那个时候是12月份,天津已经是零下2、3度了,冬天的时候飞飞机的问题是电池的寿命会缩短,我们只有15分钟要把一个风机的叶片飞起来,怎么办?棉袄脱下来去裹着电池,可以让它多飞一会儿,这就是做产品。后来天津能源的老总过来也惊呆了,他看到了这样的团队,我们当时有8个工程师,就为了做这样的小样耗在那边,而且当中有很多不确定性,比如APP跟风机断接了,这就黄了。如果那个时候的光线对不准,我们的曝光率太高的话这件事就黄了。如果风稍微大一点,我们今天可以支撑每秒12米的风速,当时是每秒6米的风速,还要祈祷这个风速不要太高,这样才能把事情做好。这么一个环节全部都要打通的情况下你才有机会做这个事情,这就是创业做第一款产品,能够取得第一个客户下来的艰辛,所以概率是很低的。我相信这里一定有一个创业的神在里边,会帮助大家去克服这些困难。之前我们做的所有的尝试全部都是失败的,但是就在那个时候,老板过来了,在那边要看着我们要飞了,我们咬咬牙要上了,那时候我们的计算机的同事手都不能握摇控器了,所以大家会捏一个拳头,把拳头放在嘴里,然后再拿出来,为的就是握住你的飞机。就在那时候,老板过来了,我们点击了一下,然后就飞上去了,正好一朵云也过来了,我们的曝光度就降下来了,然后就把这个叶片飞下来了。老板看了20秒,他说不错,然后就走了。一周以后单子就拿过来了,这是一点一点积累下来的。今天任何的风电展,只要这家公司有风机有叶片的,没有人不知道扩博,做产品,做第一个客户,在一个行业当中,TO B行业最重要的就是口碑,产品的口碑很重要,但是服务的态度也很重要,如果你愿意在你的产品没有非常完整的时候,为想做这件事,那就是一个时间的问题,你肯定可以把这个客户磕下来。

李宏玮:科技男跟科技女并不高冷,我们也不是码农,我们希望通过科技改造这个世界,最后希望你们分享一下你们对公司的期望,对你们行业的期望,就是五年之后十年之后,我们再坐在GGV舞台上的时候,我们是什么样的公司?

郑勇:首先第一个是公司上市什么的,但是它不是我们比较重要的事情。我觉得我们的产品系统,将来真正地能够发挥它更大的价值。我们有一个自己的梦想,就是我们希望在全球能够打造一个机器人的网络,不是虚拟的网络,而是我们的机器人能够遍布全世界。这里面有一个思考,我们觉得机器人这样的设备,如果说我们卖给一个客户,每个客户的业务都是有波动的,他们的需求会有变化,按照自己的需求去投资一套自动化的机器人系统,那很可能就会有很多浪费,要不就是没有办法在波峰的时候面对自己的需求。所以我觉得就像买车一样,有人会买车,但是也有出租车公司,有很多的服务。我觉得将来的机器人要形成这种服务,我觉得将来带给客户最好的是机器人在不同仓库、不同客户之间的共享,能够更好地提高这些机器人的使用效率,换句话说就是帮助客户降低他们对于服务的使用成本。另外,我们觉得将来对客户来说最重要的不仅仅是成本的降低,而是说什么样的公司能够在需要精神服务的时候,把他们的精神仓库、他们的工厂,把他们的产能提高一倍两倍,我们迅速地响应这个需求,一两周之内我们就帮助客户实现这个变化,帮助客户最快地抓住市场机会,这是我们实现的最大的价值。但是这节需要有一个庞大的机器人网络来去实现了,这样的机器人网络未来不光是在我们的这些TO B的B端企业里面能够提供服务。未来我们的个人、我们的家庭,可能也是靠这样的一个机器人网络,让我们的生活更加美好的。所以我们会从物流开始。

李宏玮:希望五年以后十年以后我们任何物流,背后的仓库公司都可以看到Geek+的产品。

严治庆:我们的愿景是希望通过最普通的技术、硬件,可以在整个行业当中做成一个行业格局变成的撬板,你可以识别这么多产品之后,你可以想像到这个行业以后会有很大的变化,一定不是亚马逊独大,线下有一个沃尔玛等等,这个行业的格局一定会变,希望我们的技术可以做这样的主导。品牌商可以做的变革今天也在一点一点演变,五年十年以后,我希望等我的孙子孙女说,今天我们在线下的购物体验是这么不一样的,爷爷当年你到底做了什么?那个时候我可以告诉孙女,来,爷爷告诉你一个故事,这是我们创业人对外的一个梦想。我今天开始深刻地意识到了组织能力、文化、战略,对一个公司有多么地需要,而对于我们之前在外企的同学来说,那真的只是口号,真正地落到实处,就能够把大家聚在一起做一件伟大的事情。在这个过程当中是非常艰难的,我们做创业公司两件最难的事情,一个是把客户的钱放在你的口袋里,而不是投资人的口袋。第二就是把你自己的想法放到别人的脑子里面,所以对内做这件事情,我们把我们的想法、理念、情怀灌输到所有人当中,这是我们在一点一点打磨的,也希望扩博能够在所有的创业里面公司能成功。

李宏玮:大家都说AI,我们看不到AI伟大的公司,看不到落地的方案,实际上我们的理念是科技是好的,可以成就很多很多很好的场景,也可以释放出很多很多的能量,让我们更多伟大的创业者有空闲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