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直击 | 主题演讲:BOSS直聘创始人及CEO 赵鹏

GGV Evolving是GGV纪源资本一年一度最重要的品牌活动,旨在邀请细分行业的领军人物就行业关注的话题做深度分享和行业交流。自2017年前起GGV纪源资本先后在中国举办过GGV Evolving Lifestyle和GGV Evolving Plus大会。

GGV Evolving Enterprise即GGV企业互联网变革大会,旨在邀请企业服务领域的领军企业带头人对中美企业服务行业纵览和对比、企业互联网以及产业互联网的机会和挑战、新技术对传统行业的变革等话题做深度分享。

以下为BOSS直聘创始人及CEO赵鹏在2019GGV企业互联网变革大会上的精彩演讲实录,由云现场整理。

BOSS直聘是在C跟B当中做事情的一个平台,我们在这个领域吃饭。中国有2亿坐办公室吃饭的人,他们被称之为“白领”。上世纪60年代美国人发明了白领,指的是脑力劳动者,“蓝领”指的是体力劳动者,这个词放到现在已经不太适用了,但是没有人发明一个新的词。有4亿的蓝领,3亿人在城市服务业工作,还有1亿多是在加工制造业,也就是传说中的第二产业,中国有6亿人上班,中国的企业有多少在经营?这是个谜,大家都是引用,既然引用,就看你引用的源头吧,这个源头也是一个谜,所以我觉得2400、2500万个公司是有的,大概有一半公司是城市服务业的企业。加工制造业的企业不是特别多,像现代服务业,包括金融、互联网都算现代服务业,我觉得有大几百万的样子。大概两千多万个公司,6亿人上班,BOSS直聘是在市场里做连接的人,这是我们干的活。这坚定了我的一个信念,就是工作这个事特别重要。人为什么工作?第一是为了吃饭,第二是为了改变一些让他觉得不爽的环境,第三就是你做事情的时候是比较自由的,要么你的想法对了,要么你的想法不对,要么动作到位了,要么动作不到位,总归这个过程是让你感受自由的感觉。很难想象你把一个人捆着拿起,什么都不用干,面前放了很多钱,他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所以我对工作的事还是比较有信仰的。

我们是怎么做的?2014年的时候我们的产品上线,大概有三句话可以说一下。第一就是“Mobile”,这件事有点诡异,曾经很多人认为找工作,一个城市白领大概两年找一个工作,这是80、90年代出生的人的平均值,但是现在新毕业的孩子7、8个月换一个工作也挺常见的,当然这不是好现象。大家觉得这是一个低频的东西,低频的东西搞到手机上是不是不对?这个事经过了很久的讨论。当时觉得可以试一试,所以就没有做网站,直接就做了一个APP。第二个是“Data的技术”,如果这个人比较知道找什么的话,越用搜索就越靠谱,前提是搜索是靠谱的,如果你的搜索不靠谱,那他就会觉得不靠谱。但是一个人约莫知道要干什么的话,用搜索是不靠谱的,这是一个坑。找一个工作或者找一个人,我们的理解就是约莫知道,很难有一个人说我出门雇一个人之前,我就完全能知道要雇一个什么人了。往往是聊着聊着觉得这个不错,不管是请人的人还是找老板的人,都是在这个过程当中,在互动当中一点点地去提炼自己的需求。过程当中就是用搜索解决的,传统的招聘网站、所有的招聘网站本质是一个职位垂直搜索器。而找一个职位或者是找一个厉害的人,或者是找一个候选人,不是那么清楚地知道干什么,这个小小的洞察在2014年以来,我们确信是这样的。第三个是“坚信”,其实管理者就是招聘者,管理者要么就是有用人权,要么就没有用人权,如果他有权的话他会出现在某一个环节,如果你有办法让他把这件事解决的话,那他是不是出来?其实管理者就是招聘者,自古以来就是。所以我理解的管理者就是要有用人权,有用人权的人就会有招聘权,招聘权出现在某一个环节,如果你把它的时间节约的话,他就是你的招聘者。所以第一次在一个平台上以百万数量级出现,这是我们干的,并没有什么创新,就是还原了一个用户已经有的需求,给他一个环节就可以了。

从Mobile来看,大家可以看一下苹果商店的商务榜,第一是钉钉,第二是腾讯,第三是BOSS直聘,在企业服务的APP当中,我们一直在前三,有时候是第二,有时候是第一。实践证明,虽然是一个低频的刚需,但是在Mobile已经把人类淹没了的情况下,做Mobile还是不一样的。2007年的时候我们买了一个域名,叫做zhipin.com,因为还是有一些人喜欢用网站的。有两种科学家,一种是科学中的科学,发明源头技术,比如曾经的微软北京研究院。更多的科学家是在工业上找灵感,找需求,找机器,然后找帮他做具体工作的人。我们厂一直在坚持做推荐匹配的工作,所以我们也有特别多的科学家。于是在工业上就会有一些发现,今年我们的科学工作者像KDD还有EMMP,还有三个国际上的论文。好科学家到工业上去干活,不缺钱、不缺机器、不缺安静的书桌,也不用评职称,其实还是特别有意思的,所以我们在这个事情上也算实现了这个领域的突破。就是把推荐技术、把深度学习的技术用在一个6亿人要上班、2千多万人要雇人的环境下,工业上是有成绩的。科学界也给了一些认可,这件事是一个积累的结果。然后就是让管理者以招聘者的身份,通过过滤,让人变少,然后让他聊到一个人的概率变大。这件事情我们做了五年,到2018年11月的时候,前程无忧发布了直聘的产品,因为其他人已经这么做了,去年中国网络招聘最大的上市公司发布了他的直招产品,我觉得这代表了这样的模式让中国的整个互联网领域进入到了新的年代,所以我们是一个这样的公司。最近在菲律宾、马来西亚,有一些中国人在做当地的产品,所以我们给行业带来了变化,让更多的人可以感受,就是你可以拍板的话我们就聊一下,我们可以让更多人有选择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