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谷歌首席法律官 谷歌最有权势的“隐形人”

通常情况下,公司律师不会像年轻的科技创始人那样激起公众的兴趣。但在过去四年里,沃尔克已悄然成为谷歌内部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不过,这也使他成为硅谷最重要的参与者之一,因为该行业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政治危险时刻。

图:谷歌首席法律官肯特·沃尔克(Kent Walker)

腾讯科技讯 11月8日消息,据外媒报道,谷歌可能已经感受到了来自美国政府机构审查的压力,但其却并没有表现出来。不久前,这家搜索巨头宣布斥资21亿美元收购苦苦挣扎的健身设备制造商Fitbit。这笔交易是谷歌在过去几个月里进行的第二笔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收购,尽管政府官员反复批评大型科技公司通过收购初创企业来扼杀竞争。

领导国会对科技领域反垄断问题进行调查的民主党众议员戴维·西西林(David Cicilline)在一份声明中说:“通过在这个时刻尝试完成这笔交易,Alphabet子公司谷歌发出了信号,表明尽管受到了巨大的审查压力,但它仍将继续调整和扩大自己的权力。”

熟悉谷歌的人士表示,推进收购Fitbit的决定代表着谷歌主要领导者的意志,包括谷歌首席法律官肯特·沃尔克(Kent Walker)。通常情况下,公司律师不会像年轻的科技创始人那样激起公众的兴趣。但在过去四年里,沃尔克已悄然成为谷歌内部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不过,这也使他成为硅谷最重要的参与者之一,因为该行业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政治危险时刻。

“律师的律师”

与社交网络巨头Facebook不同的是,谷歌在过去一年中继续保持低调,并照常开展业务,而Facebook却在大部分时间里都在试图向持怀疑态度的公众解释其政策。今年9月,当来自美国48个州的总检察长宣布对谷歌展开反垄断调查时,沃尔克领导的法律部门没有向员工发送电子邮件解释情况。

游说公司富兰克林广场集团的马特·塔尼利安(Matt Tanielian)说:“你需要认真对待调查,但不要反应过度,像沃尔克这样的人能够很好地应对。”沃尔克的支持者将他的领导风格视为企业成熟的一个受欢迎标志,而其他人则认为这是公司没有调整其方法以适应不断变化的环境的象征。乔治敦技术法律与政策学院研究员吉吉·索恩(Gigi Sohn)表示,谷歌历史上第一次不乏政敌,但它似乎不愿与他们接触。

她说:“他们已经习惯了胜利,所以他们不一定会尽最大努力向前推进。人们没有意识到他们已经不在另一个时代了。现在不是10年前,不是五年前,甚至与两年前的情况也已截然不同。”

认识沃尔克多年的索恩称他为“律师的律师”,这是对与他共事过的人的普遍称赞。但谷歌的创始人已经从公众视野中消失,其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也只是在通常意义上保留了硅谷首席执行官的头衔,显然谷歌缺乏一个魅力超凡的领导者。不过该公司有最好的律师。

与谷歌共同成长

沃尔克现年58岁,在进入哈佛大学和斯坦福法学院之前,在一系列军事基地度过了他的童年。他的早期职业生涯是联邦检察官,2006年加入谷歌之前曾在eBay公司、网景通信公司和美国在线(AOL)任职。起初,谷歌的法律部门很小,始终受到版权和隐私方面的法律挑战所困扰。

但在沃尔克任职几年后,该公司开始面临反垄断调查的首批挑战。沃尔克没有专门学习过反垄断法,他也没有监督谷歌2013年与美国监管机构就竞争问题达成的和解。但他有足够的机会学习这方面的知识和经验。曾于2005年至2018年担任谷歌董事会成员的雪莉·蒂尔曼(Shirley Tilghman)指出:“坦率地说,沃尔克真的是在与公司共同成长。”

在硅谷与世隔绝的顶级律师圈子里,沃尔克已经成为了一个显赫的人物。他的门生已经开始领导Twitter、Pinterest、Dropbox以及其他硅谷公司的法律团队,许多人进入了奥巴马政府。他在许多方面也是典型的谷歌高管。几位朋友和前同事称他是个热切的博学者,一个执着的、喜欢亲身参与的管理者,也是个铁杆儿科幻迷。

沃尔克的朋友们说,他有以数据为武器来支持其论点的名声,他认为“深思熟虑”这个词是最高的赞美。在谷歌政策部门工作了12年的亚当·科瓦切维奇(Adam Kovacevich)说:“他总是告诫每个人,要认真对待谷歌的批评者。”

2015年,当谷歌重组成立母公司Alphabet时,沃尔克的权限扩大了。重组后,谷歌联合创始人和长期的法律主管大卫·德拉蒙德(David Drummond)退出了谷歌的日常运营。谷歌的政策主管雷切尔·惠特斯通(Rachel Whetstone)同年加入了Uber,沃尔克接手了她的政策团队。

负责处理有争议问题

去年夏天,沃尔克成为谷歌的首席法律官和全球事务负责人,负责监督公司政策、网络安全和慈善事业。现在,谷歌几乎每个有争议的问题最终都会落在沃尔克身上,比如欧洲的反垄断争议,关于数字数据隐私和人工智能伦理的辩论,与谷歌员工在性骚扰和合同工问题上的对峙等。沃尔克还在维护与政府的关系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而这项任务通常是首席执行官的职责。并不是每家公司都会把这么大的权力赋予其首席律师。

英特尔公司前总法律顾问道格·梅拉米德(Doug Melamed)说:“对谷歌来说,这是个非常非常庞大的投资组合。事实上,他的成功证明了他对董事会和其他高管的尊重。然而,也有紧张的迹象。法律和政策团队成员的流失已经够严重的了,以至于一位前谷歌高管将沃尔克称为‘唯一剩下的人’。”

为了管理全球事务,沃尔克聘请了前奥巴马驻华盛顿官员卡罗琳·阿特金森(Caroline Atkinson),但她工作了不到两年后离职。沃尔克又花了一年时间寻找接班人,然后在去年6月聘用了前布什政府官员卡兰·巴蒂亚(Karan Bhatia)。今年春天,沃尔克向他的朋友、前科技律师梅拉米德透露,他觉得自己“有点儿势单力孤”。

沃尔克近年来也成为了现任和前任员工的目标,他们认为谷歌牺牲了自己的理想主义文化,转而支持传统的商业主义。前员工描述了公司的法律和政策部门曾经是如何围绕敏感话题展开激烈辩论的,但他们表示,随着沃尔克巩固权力,这种来来回回的辩论逐渐消退。

前谷歌研究员梅雷迪思·惠特克(Meredith Whittaker)现已成为该公司的著名批评者,她认为,这一点特别重要,因为谷歌的政策对公司外部产生了巨大影响。她说:“沃尔克在那里是为了保护公司免于承担责任,这也意味着保护谷歌不对其员工和公众负责。通过这种方式,他正在对我们所有人造成极大的伤害,包括那些使用谷歌服务和在那里工作的人。”

自从谷歌被曝参与开发美国国防部Project Maven项目以来,该公司管理层与员工之间的信任已经恶化。Project Maven是国防部的绝密项目,使用计算机视觉软件来分析无人机图像。谷歌去年表示,将停止参与该项目,这在华盛顿引发了一轮相互指责。

不愿与议员沟通

根据他的批评者所说,沃尔克已经表现出了阻止那种导致谷歌退出Project Maven项目的激进主义的倾向。沃尔克在今年早些时候发出的一份全体员工备忘录中提醒员工,获取某些“需要知道”的文件是一种极具煽动性的犯罪行为,不过有些员工将这解释为一种压制激进主义的企图。

谷歌的一位代表当时表示,这并不代表一项新政策。8月份,该公司向员工发出了新的“社区指南”,警告他们不要花时间讨论“非工作主题”。几名现任员工抱怨称,他们认为沃尔克想压制政治表达的想法,是想要安抚指责谷歌存在偏见的保守派批评者。

沃尔克的默默无闻可能会削弱他在公司之外的影响力。谷歌前首席执行官兼执行主席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在任职期间主要担任谷歌的公众形象代表。施密特于2017年离职,他的继任者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则低调行事。沃尔克现在参加了施密特曾经参加的许多高级别会议,但他这样做时并没有获得作为首席执行官的威望。

去年夏天,当沃尔克计划在国会关于俄罗斯干预选举的听证会上作证时,参议院要求谷歌派遣皮查伊出席。但谷歌根本没有代表出席,委员会工作人员在皮查伊应该就坐的地方放了一把空椅子。国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民主党工作人员在讨论私人事务时说,沃尔克比其他科技巨头的同行更不愿意与议员沟通。索恩表示:“说出你对Facebook的看法,至少他们会道歉。但在谷歌,他们没有承认任何错误。而这本身就可能是个错误。”(腾讯科技审校/金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