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起源CEO接受媒体专访:新格伦重型火箭2021年实现首飞

蓝色起源自2000年成立以来,一直在开展各种项目,这些项目都体现了该公司的宏大愿景:人类太空飞行能力。这将有助于建立人类殖民太空的基础设施。

【编者按】近日,蓝色起源首席执行官鲍勃·史密斯接受了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记者摩根·布伦南的专访,史密斯畅谈该公司的各方面话题。蓝色起源自2000年成立以来,一直在开展各种项目,这些项目都体现了该公司的宏大愿景:人类太空飞行能力。这将有助于建立人类殖民太空的基础设施。蓝色起源几乎完全由创始人杰夫·贝索斯资助,该公司一直在为亚轨道新谢泼德太空旅游服务做准备,该服务最早将于明年与新上市的维珍银河展开竞争。

蓝色起源正在开发的新格伦火箭,目标是2021年实现首飞。该火箭希望赢得国家安全发射合同。该公司最近还提交了美国宇航局月球着陆器竞赛的投标,与老牌巨头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和德雷珀公司合作,并作为团队的主承包商而带头努力。

蓝色起源公司还忙着开发其火箭发动机。在未来,该发动机不仅为新格伦火箭,还会为美国联合发射联盟的下一代火神半人马座火箭提供动力。发动机业务是该公司首批收入来源之一,也是该公司投资2亿美元在阿拉巴马州亨茨维尔建造18万平方米发动机工厂的一个关键原因。该新工厂与附近的马歇尔太空飞行中心达成协议,将翻新一个历史悠久的试验台。

曾经超级神秘的蓝色起源正在揭开神秘的面纱。

以下为史密斯接受采访的实录:

蓝色起源CEO鲍勃·史密斯接受专访

问:我们首先应该谈谈摆在对面的是什么东西。这个东西为什么对蓝色起源的未来如此重要?

史密斯:这是“蓝月亮”(Blue Moon),是我们研究了好些年的月球着陆器,研究它是为了持续的月球探索以及资源开发。美国宇航局(NASA)表示,我们可以参与他们重返月球的阿尔忒弥斯计划(Artemis program),我们对此感到兴奋。作为“国家队”的一员,我们将与洛克希德·马丁公司(Lockheed Martin)、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Northrop Grumman)和德雷珀公司(Draper)合作,真正地生产一个综合着陆系统以使我们重返月球,而且这次是留在月球上。

问:这支刚刚亮相的“国家队”确实备受关注。这项工作进行多久了?蓝色起源将在阿尔忒弥斯计划中做些什么?

史密斯:我们的工作日程非常紧凑,我们正在尝试做一些我们近50年来从未做过的事情。所以,我们想接触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该公司多次参与登陆火星,取得了惊人的成就。我们“国家队”还有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该公司能定期向空间站运送补给,同时也是阿波罗计划中的第一家月球着陆器供应商。而德雷珀公司则是国际上著名的制导、导航和控制领域的领导者。这是一个强大的令人难以置信的团队,这让我们能够快速前进,能让我们真正去生产制造。

问:我认为,有时人们会对所谓的新太空公司和“老牌”太空公司有些看法。亲历蓝色起源与一些历史悠久的太空公司合作,你认为这是错误的对话吗?

史密斯:我一直讨厌这种二分法。你所拥有的是像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这样令人难以置信的成功组织,你经历了他们所做的一系列事情,这绝对是令人震惊的。他们已经这样做了几十年了。每个人都应该为他们在太空中的成就感到骄傲。还有一些公司,像蓝色起源,有更长远的战略眼光,因为我们是私人投资的。实际上,与那些公开交易的公司相比,我们可以处在一个不同的层位,以一种不同的步伐来前进。这样,我们就不会有他们所面临的一些压力。我们可以把这些能力结合起来,一起做得更好。

这张航拍照片摄于11月初,显示了蓝色起源在亨茨维尔建造的发动机工厂的规模和现状

问:我们坐下来讨论的原因之一是亨茨维尔市。BE-7发动机(应用在月球着陆器

Blue Moon上)正在亨茨维尔接受测试。为什么蓝色起源选择在那里投资?

史密斯:亨茨维尔被称为“火箭之城”,可谓当之无愧。美国火箭能力正是源于此地。回到五六十年代,一切从这里开始。这里拥有巨大的人才宝库,你可以利用上,而且这里经过了几十年的建设。我们想去人才所在的地方。在这里能到政府的大力支持,从州长凯·艾维(Kay Ivey)到参议员理查德·谢尔比(Richard Shelby)再到市长,他们都大力支持发展太空经济。我们将在那里建一个世界级工厂,每年生产40台发动机,就用于航天器而言,这是一个非常可观的数量,然后在那里的一个历史性站点进行测试。马歇尔太空飞行中心的4670号试验台,曾测试过土星5号运载火箭以及航天飞机的发动机。我们要让发动机再次轰鸣起来。

根据一项商业太空发射协议,蓝色起源将升级和翻新位于阿拉巴马州亨茨维尔的马歇尔太空飞行中心的4670测试台,以支持测试BE-3U和BE-4火箭发动机。4670测试台建造于1965年,曾对阿波罗计划土星五号推进器进行测试

问:你们什么时候能达到一年生产40台发动机?

史密斯:我们会按序进行,快要发射飞行时,也就是2022或2023年。我们的工厂将在即将到来的第一季度开工。

问:你能顺利地利用那儿的劳动力资源吗?这个地区有什么特别之处?

史密斯:嗯,那里的人受过良好的教育。就火箭发动机而言,不需要做很多培训。那里的就业状况本身就能给人一种直观的感觉。

BE-7发动机在接受测试

问:如果月球着陆器Blue Moon赢得了NASA的合同,你们会在亨茨维尔生产该着陆器吗?

史密斯:我们正在研究BE-7发动机将在哪儿生产。我们今天在那进行了测试。

问:就BE-4发动机而言,你们在为自己的轨道火箭新格伦建造该发动机,也为美国联合发射联盟(ULA)生产该发动机。就生产制造而言,你如何看待这种细目分类?向另一家公司供货的盈利机会有多大?

史密斯:客户总是让你变得更好,所以我们很高兴联合发射联盟选择了我们。如今,联合发射联盟是国家安全方面发射任务的首要提供方。我们将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东西,所以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不仅可以很好地制造新格伦需要的发动机,而且也可以成为他们的一个很好的供应商。这实际上能使我们成为一家更能自我维持的企业,这就是蓝色起源的发展方向。这是我们的第一个大合同之一,再加上我们开始签署的其他卫星运营商合同以及新格伦发射合同,因此,我们开始取得一些进展。

问:我问过联合发射联盟CEO这个问题,现在也问下你,即,蓝色起源和联合发射联盟之间的关系是亦敌亦友吗?

史密斯:我认为航空航天工业一直都是某天与某公司竞争而另一天又与该公司合作。这个领域总是有这样的环境,总有一天要和他们展开激烈的竞争,而其他地方则不是这样。波音和洛克希德是我们潜在的大客户。我们将一直保持这种动态,我们的关系非常好,他们的挑战也将使我们成为更好的供应商,我们对此表示欢迎。

图注:新格伦(New Glenn)火箭与其他火箭对比

问: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在新格伦的客户方面,你认为最大的机会在哪里?

史密斯:我们已经看到市场出现了一些不错的起色。6大卫星运营商中的3家已经签约了新格伦。美国空军就是三个大奖中的一个。我们希望在未来几年内扩展与空军的关系。我认为这两个领域(的发射任务)对我们来说属于基本载荷。此外,我们也可以考虑情报系统,我们较大的运载器很适合一些较大的有效载荷。我们正在提议发射这些较大的载荷。所以,这些对我们来说也是非常非常大的机会。

问:最近几周,你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建议空军可以在发射服务采购方面以及如何为未来的火箭提供便利方面多做一些创造性的思考。

史密斯:我鼓励大家进行这样的对话,因为我们忽略了一个简单的问题。只有一个难题,那就是进入轨道。一旦进入轨道,我们就可以做很多事。如果你回到六七十年代,我们有很多火箭,我们有大量运载能力。但我们现在已经缩小了下来,而我们认为市场还会扩大。如果你看看现在的市场,大约25%是关于NASA和安全发射,75%是商业发射。这就是美国供应商的潜在市场。我们的观点是,就算你要为国家安全功能着想而挑选,你也会考虑一些具有商业利益的,因为你想把那笔巨大的固定成本分摊给尽可能多的客户。除非你绝对需要,否则你不应该去买一个定制的系统。数据显示,那里有一个可行的商业市场,能容纳许多不同的供应商。这样你就可以从一个好的供应商那里获得竞争力、价格和其他你想要的东西。

问:由不同的公司提出了很多卫星星座的设想,这将包括成千上万颗卫星,以用于宽带服务及通信。这些是否都已成为可行的商业模式?如果是的话,这对发射可能性意味着什么?

史密斯:发射的可能性很大。他们的商业计划有多少真正转化成功的?对此,我没有足够的详细资料。我认为,当我们和更多的这些公司交谈时,他们都有不同的时间选择和不同的方法来进入市场。我认为这个市场的基本面非常棒,这些公司预设背后的基础是,全球对数据的需求在不断升级。我不知道其中有多少将通过地面网络传输,有多少将在太空中传输。我所知道的是,数据需求很高。在世界范围内获取数据的最快方式是通过自由空间,实际上就是去太空,是在近地轨道,这样就不会有太大的延迟。

问:蓝色起源的兄弟公司——亚马逊,实际上已经提出了“柯伊伯项目”(Project Kuiper)。最近通过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的文件得到了更多的细节。蓝色起源火箭将把这些卫星送入轨道吗?

史密斯:我们希望如此。亚马逊是一家上市公司,我们将继续与其合作,同时仍会与其他卫星星座提供者合作。我们是一家商业发射服务提供商,我们希望赢得他们的业务。

问:这两家公司之间有很多对话、工作或合作吗?

史密斯:亚马逊是个上市公司。如果我们也是,情况就不妙了。我们会合作,就像我们与任何卫星运营商合作的方式一样。

问:就亚马逊而言,它是公开交易的。有没有这样一种情况,在这种情况下蓝色起源也会被公开?

史密斯:你要公开的唯一原因是你确实需要获得资金。老实说,我认为这对我们来说不是问题。我的意思是,你可以用一些控制权来换取资金。我们的道路是真正成为自我维持的企业,这样我们就不必依赖私人资金。

问:比如说,蓝色起源会向投资者或风险投资开放吗?

史密斯:我们有可能,但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但是,除非我们不能成为一家自给自足的企业,或者我们需要一些其他的资金注入,否则我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问:我想知道新谢泼德的最新消息。预计明年将进行首次载人飞行吗?

史密斯:我们计划今年,不幸的是,今年不太可能实现这一目标。我们还需要几次飞行,以确保我们都对验证感到满意。我们对自己要求非常非常高,除非我们完全准备好了,否则我们永远不会去飞。我认为,我们对这个系统本身非常有信心,我认为它运转得非常非常好。但是我们必须去看所有的分析,然后说服自己说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所以可能是明年。

问:票价一直就是数十万美元这个范围,还是最初定为这个范围?

史密斯:任何一项技术的起步都是在一个高的价格点上,所以我们将从一个高的价格点开始,然后会有降价,但最初票价将是数十万美元。

今年5月,蓝色起源创始人杰夫·贝索斯对外展示月球着陆器Blue Moon

问:最后,蓝色起源5年、10年以及20年的长期愿景是什么样?你希望公司发展到什么程度?

史密斯:我认为我们今天所做的事情首先是基于每一个人,这是雄心壮志,很了不起。我的意思是,我们将用新谢泼德号上的亚轨道旅游工具把人送上太空。我们将建造一个非常非常大的新格伦运载工具,我认为其整体能力将真正撼动市场。我们有自己的发动机,我们刚才聊亨茨维尔时谈到过,那里有大型的现代化设施。我们要去月球,那会让我们很忙。当我们真正去开发所有这些能力时,我们将成为一个更能自我维持的企业,这也是我们需要达到的一个目标。因此,我认为这些就是我们将要实现的愿景。(腾讯科技编译/羽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