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网丨校园贷梦断,P2P折戟,罗敏能否再造趣店?

划重点:

  • 1趣店发布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看上去不错的业绩增长,股价却大跌21%。
  • 2诞生不到一年便贡献了九成以上的净利润,开放平台业务暴露了趣店的隐患。
  • 3利用历史积累的优势,罗敏似乎为趣店找到了新的业务增长点,但本身就陷入用户增长困境,兜售流量更非长久之计。
  • 4趣店仍未撇开更多的质疑,重归沉默的罗敏还是那个充满争议的罗敏。

作者:李越

编辑:康晓

11月18日,趣店发布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看上去不错的业绩增长却未能阻止股价的大跌。

报告显示,趣店在第三季度营收25.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4.3%,净利润10.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2.9%。

其中,开放平台业务实现9.9亿元人民币的收入,环比150%的增速让趣店另两大业务(金融和贷款便利化)黯然失色。CFO杨家康更将其视为趣店的未来:“第三季度,开放平台贡献利润占比达趣店净利润90%以上,已成为趣店最重要的增长驱动力。”

事实上从今年5月开始,“开放平台”便成为趣店在战略上强调的高频词汇。第一季度末,开放平台贡献了1.59亿元人民币收入,环比增长435%,二季度实现收入近4.0亿元人民币,环比增长150.8%。

爆发、强劲、大幅……趣店本季度的业绩对于开放平台的介绍亦不乏溢美之词,然而这样的数据下,股价开盘依然大跌21%。

诞生不到一年便贡献了九成以上的净利润,开放平台业务收入持续翻番的同时,也暴露了趣店的隐患。核心业务发展停滞,从“暴露用户信息”到 “强搭保险变相收取砍头息”,关于趣店的开放平台战略,质疑也从未停息。

股价过山车

2014年3月,罗敏已先后尝试了十多个项目均无一成功,当山西老乡肖文杰将分期乐的模式向罗敏和盘托出,后者转身复制出趣分期。从一台iPad开始,印着“不用卖肾也能买苹果”的传单,裹挟着分期消费的风气刮进了数千所校园。2016年迫于监管政策压力,趣店关停校园贷转向白领市场,接受蚂蚁金服投资后接入支付宝“九宫格”,一年营收爆增514%。

快速决策、快速执行是罗敏带领团队所具有的风格,趣店是众多试错后存活至今的唯一案例。趣店前人力负责人张青青说:“趣店其实不是一家公司,它是一个创业的压缩包。”

在创业路上,罗敏曾遇到三个“贵人”,分别是梅花天使创投创始人吴世春、源码资本创始人曹毅和昆仑万维CEO周亚辉。按照罗敏的话来说:“这三个人在趣店集团发展壮大的资本运作中都曾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趣店上市当日,周亚辉公司公号上写了一篇万字长文,回顾了投资趣店的前前后后。

然而迈入2018年,罗敏的三大贵人逐渐淡化出趣店。吴世春参与管理的凤凰祥瑞大量减持,曹毅直接退出趣店董事,昆仑万维频繁减持逼得趣店回购全部股票。

2018年8月,趣店发布二季度财报披露了一则公告内容:趣店与蚂蚁金服的战略合作将在8月结束时终止。既包括支付宝App内的“来分期”入口,也包括对芝麻信用评分系统的使用。

从2015年入股趣店开始,支付宝为了推广蚂蚁积分近乎免费地向趣店提供流量入口,在获客、风控上均给趣店提供了一个绝佳的超车机会。虽然在这个季度,趣店的财务数据达到了自己的历史新高,与行业内其它公司的同期业绩相比,营收和利润上均位列第一,但终止合作的消息一出,股价应声大跌超过20%。

罗敏屡次强调“趣店已经没有那么依赖蚂蚁了,合作协议的终止不会对趣店的运营产生显著影响”,却无法掩饰趣店用户流量逐渐枯竭和坏账率持续攀升的现实。如今,趣店的用户增速维持在12%左右。

趣店在2018年尝试的新项目多达数十个,表现出的是对用户增长的焦虑,却无一成功。2019年,放弃寻求用户的趣店实行开放平台战略,转向对廉价获取的用户进行深度挖掘。

“7300万用户注册,授信三四千万,大部分人处于没有被完全唤起阶段。”趣店预算总监曾告诉《深网》。

一位普通用户告诉《深网》:“几乎每个月都会接到几次趣店打来电话问要不要借钱,频率比以前高很了很多。无法直接授信的用户往往会被推荐给更高息和不合规的平台,趣店从中获得没有风险的利润。”《深网》也发现,用户在21CN聚投诉、黑猫投诉等平台中的投诉帖从未间断,大多数投诉都聚焦在“暴力催收”、“强搭保险”、“高利贷”。

事实上早在8月1日,新浪财经就发文《趣店违规收集用户信息,被监管通报后仍未整改》,直指趣店通过“开放平台”将数以千万计的用户信息暴露给“714高炮”。一周后,华夏时报发文《年化利率直逼60%!随手记福贷“砍头息”变身保险费 只能靠投诉退还?》指出其更多问题。

趣店APP导流界面

利用历史积累的优势,罗敏似乎为趣店找到了新的业务增长点,但本身就陷入用户增长困境,兜售流量更非长久之计。

2018年3月12日,罗敏在他第35个生日立了一个flag:趣店市值千亿美金之前不再领薪水和奖金。

这位“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连续创业者悟出了一个道理:创业从来不是为了钱,而是为梦想。

梦想是什么?罗敏曾对《新经济100人》说过:“我不怕你嘲笑我,我也不怕别人嘲笑,我希望做成一家受人尊重的企业,我本人希望成为一个受人尊重的人。”

35岁生日,罗敏没再提到“尊重”,趣店的舆论危机并非挡在通往伟大路上的一座小山丘,而他高估了自己的攀爬能力。那天,趣店市值52亿美金,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市值又缩水大半,往后,“我是罗敏”再没更新。

2018年1月,趣店以2000元一平米的均价购得厦门5.3万平方米的土地。7个月后,罗敏将总部迁往厦门,按照他的话来说:“根本不是出于短期利益的考虑,而是因为厦门优美的自然环境和良好的营商环境。”

特战队的另类创新实验

“一直以来,我有一个心愿,就是组建一支趣店自己的‘特种兵战队’。”

2018年2月26日,“我是罗敏”推出第5篇文章。罗敏计划在全球范围内搜索18个高材生,许以100W+的年薪,并取了个响亮的名字——CEO特战队。

18年前,这位出生于江西黄农村的年轻小伙考入江西师范大学,18年后,身价百亿的罗敏回到母校“慷慨”捐赠1000万元共建趣店足球学院,趣店官方公号连续两天转载。钱虽不多,可罗敏却想在这里造就中国贫民窟里的罗纳尔多、卢卡库和C罗。

一年后罗敏不只向厦大捐了2000万,还“入赘”了整个公司。

无论是走出师大,还是重回母校,印在罗敏心中的精英情结似乎愈加沉重。

2004年,为了考取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研究生,罗敏不愿放过北大任何一个和经济、管理、创业相关的讲座。每场讲座的提问环节,他都会举手向嘉宾提两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创业?你觉得创业是不是要等时机成熟,比如考研成功或者毕业之后才创业?

马云、李彦宏都被他问过这两个问题,两人都给了他相同的答案:创业不需要等,去做就行了。悟到了“选择有时比坚持更重要”的罗敏不再执着于北大研究生,而是一头扎进互联网创业潮。意外结识的北大毕业生许龙则被其视为创业路上的第一位领路人。

罗敏最终也未能圆了自己的北大梦,转而安排一群海归和名校毕业的高材生围在自己身边。香港大学、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清华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等等。

“这批CEO特战队其实就是罗敏的亲信,一旦公司要做什么新的项目就是这一批特战队的人去做调研,然后再执行。”趣店一位离职员工告诉《深网》,他们基本都是刚毕业的90后,没有任何社会经验,行业里也没有积累,“基本上就是公司在花钱做实验”。

另一内部员工向《深网》透露,2018年趣店搬到厦门,CEO特战队中很多人都跟着去了:“只是表面光鲜,以他们的资历和经验在其他公司很难拿到那么高的薪酬。”

2019年,趣店公关负责人杨彬彬就职不到一年便选择离开,接替他的正是趣店CEO特战队队员之一。“趣店公关水平一直饱受诟病,现在公司的外部形象交到了一群没有经验的90后手中打理。”一位趣店内部员工告诉《深网》。

罗敏在内部被称为“罗大”,其出生日期、籍贯、毕业院校甚至喜欢的运动均被视为趣店的企业文化。

“趣店曾经搞过一个叫‘春眠’的项目类似国内的蛋壳,但没做起来,现在他们又开始新项目——东南亚的蛋壳。”知情人士告诉《深网》,“东南亚市场都没调研过,报告里的内容很多都是从百度上找的,像过家家。”

一位趣店内部员工告诉《深网》,罗敏和许龙带着CEO特战队折腾,新项目做了一个又一个,却没一个成功的。

上述人士透露,趣店2018年做了一个高品质生活服务的项目,动员全公司上下去奢侈品店买包,再回来放到自己平台卖:“有的人甚至跑到了香港的专卖店、旗舰店和柜台去买,然后带着发票回来报销,奢侈品店管理层得知此事决定不再卖给趣店员工任何东西。”

从未停下的争议

2017年10月18日,纽约证券交易所,罗敏少有地穿上了黑色西装,站在簇拥的人群中央,敲响了趣店上市的铜槌,实现了8年前他在东戴河止锚湾放孔明灯时许下的愿望。

当天,趣店开盘价报每股34.35美元,较发行价上涨43.13%,市值一度飙升至113亿美元。罗敏当即决定个人捐出520万股趣店ADS股票成立慈善基金,帮助中国贫困青少年、大学专项课题研究和青少年足球发展等.

寒门逆袭,饮水思源,一片欣欣向荣,罗敏本以为敲钟就算完美了人生,没曾想到随后却是人设的一路崩塌。外界议论的焦点分为两派:要么认定趣店不值百亿美金,要么觉得百亿美金带着原罪。

靠着现金贷业务,趣店盈利能力颇为惊人,其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2014年、2015年的营收分别为0.24亿元、2.3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14亿元、-2.33亿元。而在2016年转做现金贷后,营收达到14.34亿元,比上年增长514%,净利润也达到5.77亿元。

风潮涌起之时趣店并未做出回应,而是发表了一份措辞强硬的声明:立即启动一切必要的法律手段进行维权,让造谣诽谤者付出应有的代价。

律师函非但没有灭火反而引起了业界更大的关注,罗敏也在第一时间站了出来,面对置疑,回应采用Q&A的方式原汁原味地呈现,否认了趣店的利率高于监管红线36%。

但在趣店英文版招股书中有明确提到:需要注意的是,关于现金贷及其对我国商业法律的适用性,并没有明确的证据表明我方所收取的资金服务费是利息。历史上,我们的大量交易年化收益率都超过36%。在2016年趣店促成的交易中,有59.5%的业务年化收费率超过36%。如果这些贷款的年化利率降低到36%,那么趣店2016年的收入将减少约3.07亿元人民币,占2016年总收入的21%。

“凡是过期不还的,我们这里就是坏账,我们的坏账,一律不会催促他们来还钱。电话都不会给他们打。你不还钱,就算了,当作福利送你了。”

过于完美的回应令公众眼镜大跌,网络上掀起铺天盖地的质疑,股价很快跌破发行价。“不认为与公众沟通是属于CEO必做的三件事之一”,罗敏不料自己的言语犯了众怒,开始选择沉默。

身边人告诉罗敏:“要跟公众进行平等的沟通,既然你要享受聚光灯下的掌声,也需要接受随之而来的质疑和批评。”

2018年1月14日,一个叫“我是罗敏”的公众号更了第一篇文章——《趣店罗敏回应一切,我犯了哪些错?》,罗敏亲自讲述自己“突然醒悟”的故事。两天后,一场被罗敏称为“迟到了2个多月”的沟通在趣店位于慧忠北里的办公室召开,这也是趣店IPO之后罗敏首次正式面对媒体。

备受争议的声明、删除媒体人微信、临时取消的见面会.....罗敏很爽快地承认了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这两个月内,至少有五个人在这方面给了我影响”,“我终于意识到,过去是我错了,是我做的不成熟,我需要改变”,“我用两个多月时间,把这个问题解决了”……客套的言语,黑白相间的头发,都让这个男人看起比之前成熟了许多。

然而,这并不是一次道歉会,在快速回应所有的指责之后便进入了这次见面会的主题——介绍趣店的新业务。2014年将校园贷推向小白用户,2016年转而对准白领,新业务则取了个对应的名字:大白。罗敏在当天透露,趣店自行开发的答题直播“百万答人”将正式以进驻大白汽车App,初期投放亿元起。

本想乘着2018年的第一个风口廉价圈取流量,但在短短2个月的时间就变得异常冷清。百万赢家、冲顶大会、百万英雄、答题赢钱、百万选择王……计划的一场春节大战却最终宣布“节目调整,暂停上线”,最终化为泡影。

那年年初,大白汽车产品负责人许龙豪言要在一年内卖掉10万辆车,达到100亿的交易规模。一季报显示,大白汽车当季销售型融资租赁收入为5.46亿元,占总收入的1/3,而在二季度报中却将年销售目标改成了2.5到3万辆。随后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又经历了大规模的关店和裁员,大白汽车从趣店版图中的一颗棋子沦为弃子。

大白最终没能实现罗敏200万辆的销售目标。

如果放在以前,趣店的负面消息还会引起罗敏的注意,必要时还会发个律师函。如今的罗敏决定不再接受任何采访,并选择了让趣店在厦门安静地存在。但趣店仍未撇开更多的质疑,重归沉默的罗敏还是那个充满争议的罗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