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首席执行官回应网约车性暴力报告:这不是Uber的问题

Uber首席执行官科斯罗萨西称:“我认为现在的Uber正是我们社会的写照。性侵犯,不当性行为是一个社会问题。”

Uber首席执行官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

腾讯科技讯 12月7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本周美国叫车服务公司Uber发布了其首份安全报告。报告统计了从2017年到2018年间美国市场叫车服务过程中发生数千起司机和乘客遭受性侵犯甚至致人死亡的事件,并提供了许多详细数据。

但这份长达84页的报告也有很多问题没有回答。Uber首席执行官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去年在Uber位于旧金山的总部曾接受采访,当时他表示安全是自己的第一要务。在Uber发布首份安全报告之后,科斯罗萨西阐述了自己所了解到的内容,Uber业务对现实世界的影响以及公司该承担何种责任。

当有人在叫车服务过程中被强奸,Uber的义务是什么?科斯罗萨西的回答有些顾左右而言他。他表示,Uber正在努力引领整个行业,将事故率降至尽可能接近零的水平。科斯罗萨西还称Uber是第一家将如此程度透明度引入安全问题的公司。

然而科斯罗萨西说性侵犯是一个“社会问题”。Uber认为并不需要向警方汇报叫车服务过程中已经被举报的事件。Uber称,在已知的性侵案中,执法部门只参与了其中的37%。到目前为止,Uber甚至还没有为那些成为受害者的司机支付医疗账单和工资损失,其并没有将司机视为公司正式员工。

目前,Uber对许多性侵案件的了解比当地警方还多。这使得它成为关于技术能否解决严重“社会问题”的重大实验。

以下是经过编辑的采访节选:

问:安全报告称2018年有3000名Uber司机和乘客遭到性侵犯。当你第一次听到这个数字时,你有什么感觉?

科斯罗萨西:当你第一次看到它的时候,会感觉这个数字很大。事实上,这个绝对数量的确很大。3000起侵犯报告让人难以接受。但这是数十亿次叫车服务的前提下,我们99.9%的叫车服务从头到尾都没有任何事故发生。

作为一个公司,如果我们想要代表安全,我们首先必须是透明的。透明度推动问责制,然后问责制能够推动行动。

问:报告中有三分之二的性侵案并没有报告给警察。为什么报警的比例这么低?

科斯罗萨西:因为性侵犯通常是最不常向警方报案的犯罪行为之一。我们认为应该由受害者决定是否向警方报案。我们将提供所有的工具来协助受害者报案。但我们的政策最终是以受害者为中心的。

问:这些人已经向Uber举报,这意味着他们已经迈出了第一步。那Uber为什么不鼓励他们去报警呢?或者以某种形式让警察知道?

科斯罗萨西:我们当然鼓励他们联系RAINN(全国强奸、虐待和乱伦网络),确保他们得到正确咨询和下一步该怎么做的正确信息。然后由他们来做决定。

我认为我们的责任是巨大的,影响范围巨大。但我绝不会假装独立做出这些决定。我们与200多个倡导团体合作,了解该怎么做。我们运行一个平台,但它最终从倡导者那里获取信息,并理解什么是以受害者为中心的最佳响应。他们的建议是:受害者应该做出决定。

问:如果发现司机有相应的侵犯行为,在受害者没有报案的情况下,你们是否曾经就这样一个特定司机而去执法部门报案?

科斯罗萨西:我不清楚。如果我们确实得到一个报告,我们会将司机从系统中暂时移除,直到我们能够准确了解报告性质。

问:据报道,大约一半的侵犯事件涉及司机。考虑到这些人不是你的员工,他们没有Uber的医疗保险和其他保险,你会怎么支持他们?

科斯罗萨西:我们支持我们的司机,就像我们支持我们的乘客一样。首先我们确保他们能够使用所有相同的工具,比如说911工具、检查工具等等。

在我们考虑我们司机的未来时,我们确实认为该有第三种方式,就是为我们的司机提供最低工资保障和某种程度上的医疗保健和保险。你知道,当地的法律规定,如果你是一名雇员,你会得到很多保护。如果你没有,你就得不到保护。我们对第三种方式的对话持完全开放的态度,这种方式也适合新的零工经济。

问:但是现在,你没有向那些成为受害者的司机支付医疗费用吗?

科斯罗萨西:没有那么具体。他们得到了所有需要的帮助,但他们要为医疗账单自掏腰包。

问:在他们恢复期间,你也没有为他们失去的工资或其他任何东西做出补偿吗?

科斯罗萨西:据我所知没有。

问:不同种类的背景调查,比如说指纹调查能阻止这些事件发生吗?

科斯罗萨西:我们已经做过调查了。我们有车辆检查,犯罪记录筛查,还有持续的背景调查。因此,如果在最后一次背景调查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就会停用我们的司机。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全面的解决方案,我们并不认为加上指纹识别会有实质性地改变。

问:问题在于这些人是如何被漏掉的?毕竟已经有了几千次事件。

科斯罗萨西:当你处理数十亿次叫车服务时,总会遇到数千次潜在事故。我们的工作就是把上千次的事故降到零,或者尽可能接近零。Uber在安全工具、犯罪背景调查工具等方面的投资,我认为在整个行业中无人能及。

问:怎样才能降低侵犯事件发生率?

科斯罗萨西:有很多方法。我们正在测试很多东西。

我们正在投资一些潜在的有争议技术,比如允许乘客或司机录下乘车过程中的声音,或者是当事人寻觅黑暗环境时,就推测有可能发生犯罪事件。我们正在非常小心地试验这些技术,因为其中牵扯到隐私问题。

问:你用过摄像吗?

科斯罗萨西:我们也在美国部分地区试用行车记录仪录像。这可能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也可能是在其他解决方案的基础。

问:Uber的设计中有什么不安全的地方?毕竟你们通过软件把未经培训的非正式司机和乘客联系起来。

科斯罗萨西:两个人在任何时候相处,都可能发生很好的互动,也可能很糟。人类原本就很复杂。人们会在酒吧里互相联系。他们也会在酒店里联系。他们当然也会在车里联系。

我认为还有比Uber问题更广泛的问题,但我们必须尽自己的一份力。第一步是帮助不同的人开始对话。

问:一个软件平台真的能建立信任吗?

科斯罗萨西:不仅仅是软件。我们进行车辆安全检查。我们实施背景调查。我们持续进行背景调查。已经有超过一百万的司机想要加入我们的平台,但是都被拒绝了。自从我们开始持续背景调查以来,已经有4万名司机被移出平台。

随着我们在技术上的投资,这个平台变得越来越安全。

问:你认为这些攻击是社会的问题还是Uber的问题?

科斯罗萨西:我认为现在的Uber正是我们社会的写照。性侵犯,不当性行为是一个社会问题。

我们是一个把人们联系起来的平台。我们必须继续进行各种投资,以确保这些联系具备建设性和安全性。

问:让我们具体一点。假设现在是凌晨一点,你在派对上,你的一个朋友喝醉了。你愿意让她单独乘坐Uber吗?

科斯罗萨西:我会的,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事故发生率低得令人难以置信。但作为朋友,我可能会和他们一起走在街上,也可能会把他们送到家里。所以我不认为这是Uber的问题。如果有人喝醉了,我认为无论他们去哪里,都应该由朋友来照顾他们。

问:你对那些做出这种决定却引来侵犯的人说些什么?

科斯罗萨西:我们的工作是做得更好。我们对这些问题持开放态度。它们继续困扰着社会,而我们是社会的写照。我们正在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我们会变得更好。(腾讯科技审校/皎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