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鲜电商行业痛点待解:高损耗、仓储压力大 狂奔之下盈利难

根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生鲜电商市场交易规模达2103.2亿元,2019年市场交易总额可突破3000亿元。

本报记者/许礼清/李向磊/北京报道

2019年的冬天,来自于生鲜电商市场的消息不绝于耳。不少生鲜电商在这个冬季遇冷,同时也有人在此时就做好了迎接春天的准备。

12月11日,在盒马开出第200家门店的前一天,由易果生鲜的运营主体上海易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全资控股的生鲜电商我厨官网和APP均不能正常打开页面。而就在前不久,生鲜电商“呆萝卜”“妙生活”“吉及鲜”都相继陷入关店、裁员等风波。

尽管生鲜电商市场接连受挫,但还是无法阻挡企业对“菜市场”的青睐。12月6日,上海苏宁开启菜场业务,主打“今天订,明天取”的运营模式;早前盒马也孵化出“盒马菜市”,以此加入到社区菜市场的争夺战中。永辉超市在今年一季度以新开93家mini店的攻速抢占社区生鲜,此外美团买菜、每日优鲜等都在持续加码。

“买菜是刚性需求,其市场空间很大,尤其是互联网的发展以及消费者消费习惯出现变化,让不少企业看到了生鲜电商市场的机会和潜力。但尽管市场空间不小,要将其变现却极不容易,虽然不少企业有资本的不断加持,但单靠外部的输血,缺乏内部造血能力的生鲜电商平台岌岌可危。”和君咨询合伙人、连锁经营负责人文志宏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很多生鲜电商看似扩张迅速,规模巨大,但仍难实现盈利。高损耗、仓储压力大以及管理落后始终是行业的痛点。

赛道火热

生鲜电商早就不是什么新鲜词汇,在2012年前后,各路生鲜电商便瞄准“线上菜场”的机会开始大举涌入。近年来,生鲜电商市场进一步扩容。根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生鲜电商市场交易规模达2103.2亿元,2019年市场交易总额可突破3000亿元。

在不少“掘金者”进入有着刚性需求的消费属性和庞大市场空间的生鲜电商领域时,一众资本也开始将目光投射进来。成立于2017年的叮咚买菜,就在2018年获得了来自高榕资本、今日资本、红杉资本等著名VC投资机构的多轮投资,其估值超过百亿元。

而在前不久陷入欠债风波的呆萝卜同样获得不少资本的青睐。根据天眼查信息显示,呆萝卜曾获千万级美元的天使轮融资,以及高瓴资本与晨兴资本领投的6.34亿元A轮融资;刚刚关闭上海所有门店的妙生活也在上月底拿到今日资本2亿元的加持,不过这笔资金是否到位,其企业变更信息中并未提到;另据媒体报道,我厨最近的一轮融资为2016年12月的千万级美元B轮融资,本次融资由LB乐博资本领投,Jafco集富等多家机构跟投。而像每日优鲜等行业头部企业,其背后资金更是雄厚。记者查询发现,多家生鲜电商平台背后都有资本的驱动。

零售业管理专家胡春才告诉记者,资本的进驻并不意外。总体来说,这个领域的市场空间很大,而且随着网络的发展和年轻消费者的崛起,以及此前少有布局者,这就成为企业争夺用户的一个渠道。

资本给生鲜电商持续不断的输血,本应是如虎添翼,但是这个行业的不少“掘金者”却并未因此迎来盆丰钵满的局面,反而始终是在负重前行。

以呆萝卜为例,2015年末,呆萝卜成立之初便在资本的驱动下快速扩张,从安徽合肥到南京、芜湖、马鞍山等全国多座城市,呆萝卜仅仅花了3年时间,其门店数量就达到上千家。但即使有资本的加持,仍承受不住烧钱的速度,以至于陷入欠薪欠债困局。而据每日新闻报道,同样面临资金困局的生鲜电商吉及鲜因融资失败出现大规模裁员和关仓。此外,成立4年的妙生活也在同期关闭上海所有门店。

文志宏表示,零售业本身是讲求规模效益的,如果没有足够的规模做支撑,它的边际成本会很高。所以在众资本的驱动下,生鲜电商基本都在快速扩张,占领市场。但生鲜商品一般毛利不会太高,发展期自身造血能力不强,一旦资金链断裂,其整个运营都会崩溃。

行业痛点待解

从2012年开始,各路生鲜电商就不断在探索,试图找到发展路径。但经历几年的调整,从纯线上菜场到线上线下结合,再到前置仓模式的打造,无论是背靠互联网巨头的生鲜业态还是区域型、中小型连锁的生鲜电商平台,都在经历着行业的阵痛,面临着市场严峻的考验。

既有市场又有资金的行业,为何不少生鲜电商哀嚎连连,究其根本就是成本问题。胡春才告诉记者,生鲜电商发展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成本。当成本始终高于盈利的时候,即使有资本支撑也难以为继。

据记者了解,发迹于安徽合肥的呆萝卜主打“线上订线下取,今日订明日取”的“自提”经营模式,这就需要铺设大量的贴近消费者群体的门店。而主攻社区生鲜市场的妙生活为了提高送货效率,甚至开始斥资组建自己的物流团队,同样也需要密集的网点作为支撑,而同类企业情况基本如此。

胡春才表示:“不难看出,生鲜电商盈利难的第一个原因就是,大范围的开设店铺、建仓等耗费企业大量的资金,让原来造血能力就低的生鲜电商更难实现盈利。”

文志宏告诉记者,这样的模式最基础的就是数据的驱动。根据大数据形成算法,比如每个区域的网店布局、品类布局、存货、补货等都需要依靠算法做出精确的预测。但对于一些缺乏互联网技术的生鲜电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也就是说,除去前期开设门店的投入,由于技术、人工等原因带来的高损耗以及高物流成本,是生鲜电商难以盈利的第二个重要原因。”

据了解,我厨就是一家致力于提供都市餐桌一站式解决方案的生鲜电商平台,其特色之一就是全自配同城冷链功能,对冷链技术及物流体系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记者从生鲜电商行业人士陈先生处获悉,一般情况,像以蔬果为主的连锁经营店的生鲜损耗率正常情况应该不超过5%,但损耗率高达10%的也有,如果是这样的情况就说明生鲜现场管理存在问题。规模较大的连锁型社区生鲜电商,中间的货物需要经历多次转运和分拣,这就加大了生鲜的损耗。

毛利率低也是生鲜电商面临的难题之一。胡春才告诉记者,以盒马为例,尽管它扩张很快,但实际目前只有一线城市的几家门店处于盈利状态,其余大多数的门店仍处于亏损状态。消费者对于生鲜的价格敏感度高,因此生鲜的毛利不会太高。即使是像永辉能将损耗率控制在4%甚至更低,其毛利最多也只有16到18个点,这还是行业中比较高的数据,很多生鲜电商的毛利只有12个点左右。

即使快速规模化会带来更大的风险,但还是让不少生鲜电商选择了这样的发展方式。文志宏分析认为,其原因在于,企业门店的员工工资以及水电费、租金等是硬性成本,一般无法缩减,所以企业想要盈利,规模化经营是一个突破口。

以背靠阿里巴巴的盒马为例,自诞生以来,盒马就开始迅速抢夺全国市场。记者从盒马公关腾浩处获悉,12月12日,盒马在南京开出第200家店。明年盒马将进入全国更多城市,“盒区房”将进一步扩容。

在这种快速扩张、员工急速增长之后,摊子大、环节多,企业难以做到直接管理以及严格把控每个细节,因此在盒马身上出现的各种食品安全等管理问题接连被曝,在一段时间内集中出现了“标签门”等事件。对此,盒马方面对记者表示,目前已经在商超工作区域建立了全程视频监控体系。

面对着上述行业痛点,在谈到生鲜电商未来发展时,文志宏和胡春才都表示,现在生鲜电商市场整体属于快速扩张期,各家企业都在跑马圈地的阶段。但这是一门慢生意,想要盈利,就需要熬过漫长的发育期。在格局未定的今天,来自同行以及传统菜市场的竞争也让生鲜电商的市场竞争压力不断增大。未来在一番大浪淘沙后,企业分化也会更加明显,到时候就是“剩者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