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意涨价、产品过期、微商诈骗:口罩成为了疫情下的照妖镜

口罩稀缺,最直接的原因是库存过少,一方面是因为口罩有保质期,无论药店还是医院,都不会有囤货。更重要的是,近两年整个口罩行业疲软,销量呈下降趋势。

本文独家首发腾讯科技,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疫情当下,口罩资源稀缺。有人因此大发横财,有人因此受骗上当。

某种意义上说,口罩其实也算是疫情下的一面镜子。商业背景之下,人性的善与恶,也都得到了成倍的放大。

口罩紧俏滋生层出不穷的乱象

为了买到口罩,不少消费者都有被骗的经历。

复工在即的程序员胡伟,有一种很深的口罩焦虑,没有口罩哪敢乘坐公共交通上班。2月15日,胡伟看到苏宁易购发来留言:“你购买的商品,已经没货了,为了不耽误您的使用,请您申请退款!发货时间不确定,可能需要2-3个月。”

此前,胡伟还收到淘宝、京东、拼多多等平台多名商家延迟发货的通知。到处找口罩的胡伟甚至还发现一个名叫“海豚家”的奇葩网站,1分钱送一个N95口罩,但当购买时发现,这家网站却无法发货,有“以口罩的名头骗流量”的嫌疑。

聪聪购买口罩的经历更是“惊险”。作为公司的行政,她每次购买的物资量很大。在一位朋友的推荐下,聪聪结识了有口罩资源的热心大姐。热心大姐给她发了相应的检验报告、生产许可证,然后很强势的告诉聪聪,需要先付款,再发货,批发价4.5元/个。

在聪聪给对方转了4.5万元之后,热心大姐由热转冷。2月12日打的款,对方到17日还没有发货,中间各种理由,比如快递过不去、机器坏了停产、警察在严查。

提心掉胆的聪聪要求对方退款,一阵扯皮之后,最终退款成功。

事实上即便买到口罩,也存在上当受骗的可能。胡伟最终在闲鱼买到了他想要的N95口罩,竟薄得像纸片一样。而互联网公司员工金友,通过国内渠道拿到货的时候,拆开包装却发现,口罩已过期8年。

信不过国内厂商,只得寄希望于国外。经朋友介绍,金友后来又高价在韩国订购了一批口罩,拆开包装发现口罩质量没问题,但原产地在苏州。

据业内人士透露,不只是韩国,越南、泰国,甚至美国许多口罩都是从中国进口回去,“绕了一圈这些口罩又回来了,是真正的’出口转内销’。”

在正规渠道买不到口罩的消费者, 肯定会自己想办法,找非正常渠道购买,其消费者权益往往很难保证。

利益驱动经销商、微商们铤而走险

消费者买不到口罩,口罩经销商也有难言之隐。

陈丹是疫区湖北县城的药房老板,据其介绍,他们现在卖的都是一次性医用口罩,“现在口罩价格越来越透明了,没多少利润,卖高会被举报;卖少不赚钱,不少药店的同行已经不卖口罩了。”他说。

据中新网消息,呼和浩特市一家药店在1月21日购进30套“医用口罩”,当日销售15套,单价19.8元,但1月22日开始涨价,每套涨到32元、38元、48元,剩余15套也已全部售完。目前,呼和浩特市市场监管局已对该药店进行立案处罚。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表示,应该允许口罩价格适当上涨。因为在春节期间加班加点生产,以前一个人工6000元一个月,现在可能得2万元;原材料也是,以前2万一吨,现在有可能得十几万;特殊时期,运费也涨了近4倍,产出的口罩价格肯定会上涨。

消费者在线下买不到口罩,自然就会寄希望于线上。对于电商平台淘宝、京东、拼多多等电商来说,一方面关于口罩的订单量大大增加,以京东为例,1月19日至22日,京东累计售出1.26亿只口罩,仅1月22日一天,口罩销量环比上月日均增幅高达48倍。

另一方面,线上也存在各种发货不及时、假货的情况,导致平台的投诉量激增。一位淘宝客服电话表示,该店铺有支付后20天内发货的承诺,若未能履行承诺,可以投诉卖家。此外,她还谈到,由于平台的投诉量增多,自己早早地就提前上班了。

值得注意的是,在网上买卖医用口罩的商家,是需要资质的。医用口罩被列为第二类医疗器械,根据国家食药监局发布的《医疗器械经营监督管理办法》,经营第二类医疗器械需实施备案管理。

为了避开资质问题,不少店铺用“面罩”来代替“口罩”,作为关键词。而面罩不同于口罩,其原意是遮挡脸部,为了不让别人看到自己。一位知乎的网友解释道“不少商家并没有卖口罩的资质,只得‘挂羊头,卖狗肉’。”

在多个平台辗转买口罩的胡伟吐槽道,“作为二手交易平台的闲鱼,更容易买到假货,原因是里面的商家门槛更低。而对于淘宝、京东、拼多多这类平台,平台对商家的制约作用还比较强,主要问题在于发货时间较长。”

黑市中各显神通的口罩经销商

相比闲鱼,更难管理的还是微商。这些微商的特点在于:

一般很难证明自己的口罩是真货,哪怕拥有所谓的营业执照或生产许可证,也很难证明发的货和有证的货是同一批;

不少能力强的微商可以暗中从厂商进货,要么是从被管控的厂商利用私人关系进货,要么从未被管控的口罩作坊进货。对于这点,微商们大多讳莫如深,因为前者违法违规,后者口罩质量不合格。

在暗访中,《锐问》也接触了多位微商。由于口罩处于卖方市场,根本不愁销路,所以微商们的态度也比较傲慢,问多了,直接就拉黑了。

乱象背后:口罩产能、原材料供应严重短缺

口罩表面上的乱象,实际上还是口罩稀缺的一种表现。

口罩稀缺,最直接的原因是库存过少,一方面是因为口罩有保质期,无论药店还是医院,都不会有囤货。更重要的是,近两年整个口罩行业疲软,销量呈下降趋势。

业内人士杨生表示,近几年在政府的治理下,雾霾减轻,很多人疏于防范,不用口罩。另一小部分人在之前雾霾严重时储备得多,也不用买,所以口罩销量减少,订单都是走库存,产的比较少。

“中国消费者对口罩需求认知还是不够,教育新消费者是很难的。我们之前给所有人讲口罩,人家都笑我,你做这个有几个人戴?跟他讲雾霾对你呼吸有影响,他不会听的。我们跑了7-11、罗森,这两年线下布了好多局,但去谈的时候人家都认为做口罩没市场。”在口罩行业坚持了近10年的杨生说道。

库存再多,也有用完的一天,产能才是口罩稀缺根本原因。工信部官方表示,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口罩生产和出口国,年产量占全球50%。我国口罩最大产能是每天2000多万只,目前已恢复40%,产能达800万。

然而,即便是世界上最大的口罩生产国,口罩还是不够用。华创证券研报预计,若全面复产,按每人每天一只口罩计算(注:湖北等疫情严重地区医护人员消耗量每天可能在5只以上;执行4小时更换建议,则每日消耗更多),至少需要每天5.3亿只口罩。

紧张复工中的口罩厂商

面对这样巨大的缺口,口罩厂商的复产复工迫在眉睫。

“所有有证的、能在册看到的口罩厂商大多是由政府统一调配的,由政府主导生产、采购和配送,销售环节基本由政府统一调配。”陈磊说道,他是湖北仙桃的一家口罩生产厂商负责人。他补充道,“哪怕是对年前收了对方定金的老客户,特殊时期,也只能说抱歉。”

陈磊认为限制工厂产能一共有三方面原因:

一是人工,防疫需要隔离,不少工人回村出不来,即便到工厂的工人仍有14天的隔离期;

二是原材料,无纺布很简单,主要是缺滤材。N95、医用外科口罩实现“防病毒”的手段都是依靠“过滤层”吸附、阻隔病毒等微颗粒,过滤层主要由聚丙烯熔喷超细纤维构成,而这个原材料主要由中石化等化工公司出产;

三是生产车间,制造口罩的机器便宜的只要几万元,贵的也只要几十万,而医用口罩核心是洁净车间。建立一个正规的医疗车间或者接触嘴鼻的口罩车间,没有大几百万,三个月左右时间,是建不好的。

尽管要求严格,但目前来看,口罩厂家增长速度还是很快。天眼查数据显示,以工商注册变更信息为标准,2020年1月1日至今,全国超过3000家企业经营范围新增了“口罩、防护服、消毒液、测温仪、医疗器械”等业务。

然而,在医疗产商增长的同时,也有不少不和谐因素渗杂其中。一位业内人士透露,“有些假口罩是半成品根本没有滤芯,或者中间加了层纸,更有甚者有人回收二次口罩。这些假口罩共同的特点是便宜,有的恨不得几分钱一个。”

在口罩供不应求的情况下,口罩厂商的资质显得极为重要。“医疗生产厂商的资质管理是防疫工作的核心,对于有资质的工厂,国家一路开绿灯,一两天就能拿到二级医疗资质。而对于那些小作坊,审批仍然很严格,宁缺毋滥。”爱瑟思咨询董事长张松给多个医疗厂商做过企业咨询顾问,对医疗企业资质非常了解。

解决口罩稀缺,以已有的医疗器械生产厂商是很困难的,转产是不得已的选择。

据比亚迪内部人士透露,比亚迪于2月8日对外公布援产口罩的信息,“3天出图纸,7天出设备,10天出产品”。其口罩已于2月17日量产,预计到2月底,可达500万只/天。

在生产口罩这件事情上,不少接受《锐问》采访的业内人士都非常看好中石化、比亚迪、广汽这类石油和汽车厂商。——他们有大量的熟练工人,高科技的无菌车间,充沛的资金等各类条件。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随着更多社会力量的加入,口罩将不再成为问题。